首页   积分排行榜   注册   登录
Mises Circle
Time for Mises's Privat Seminar.
现在注册
已注册用户请 登录
Weibo login btn
3c5044a2611
Mises Institute

Austrian Economics, Freedom, and Peace

7caf96a5eb7
Master Program of URJC

Study Austrian economics under the direction of Prof. Jesús Huerta de Soto.

VerifiedRADL large avatar
Mises Circle  ›  中文

简读《社会主义》 第二章 - 社会主义

RADL Jiav · 11 个月前 · 240 次点击 · 11.89645541

一、国家和经济行为

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是消除生产资料的私有制,代之以公有制,或曰国有制。从私有制到公有制的转变可以无视已有的产权规则,只求“公有”这一结果即可。

所有权的本质是处置权,虽然在公有制下个人手上还可能留有一些生产资料,但是如何使用这些生产资料(即生产什么、生产多少及如何生产)的决定权在于国家,其支配权从根本上说还是由国家掌握。

除了本书中主要论述的社会主义及与之对立的自由主义之外,米塞斯在本节还提到了无政府主义。他所理解的无政府主义不同于后来罗斯巴德所倡导的无政府资本主义,而是没有法律没有秩序的丛林社会。因没有秩序,这样的社会处于混乱之中,生产与合作也就无从谈起。

自由主义承认法律和秩序的必要性,但要限制国家的活动范围,执行这一任务的就是“守夜人”政府。在此意义上,国家不是恶,更不是什么必要的恶。恶是美好社会的敌人,“必要”和“恶”在逻辑上是不相容的。

社会主义则要由国家管控一切,不只法律、秩序,政府还要控制生产,甚至干涉个人的生活方式。

社会主义理论家们声称自己的学说是为了追求大众的福利,而自由主义却只有利于掌握了生产资料的少数人。通过划分阶级,他们对自由主义者实施蛮不讲理的栽赃陷害。其实自由主义者同样关心所有人的福利改善,其与社会主义的区别不在于目标,而在于实现目标的手段。以生产资料私有制为基础的自由主义经济体系能够生产出远比社会主义体系丰富的产品,从而达成目标。无须考虑道德立场,仅从科学角度分析,自由主义远优于社会主义。
 
二、社会主义理论中的“基本权利”

作为一种社会体系的学说,社会主义需要具体化的目标。创造一些简短易记的口号会有很好的效果。

奥地利人安东·门格尔(竟然是奥地利经济学派奠基人卡尔·门格尔的弟弟)归纳了社会主义的三项基本经济权利:对全部劳动产品的权利、生存的权利和工作的权利。

对劳动成果的权利建立在劳动价值论(亚当·斯密对此贡献颇丰)的基础上,即价值来自于劳动。“不劳而获”这样的词语可以唤起劳动人民的愤慨,将掌握了生产资料的资本家置于不义之地。虽然对主观价值稍有了解的人就可以看清这种理论中的谬误,但广大人民不愿去动这样的脑筋,或者选择把个人利益作为思考的首要出发点。于是所有人都应该成为劳动人民,而生产资料应当收归公有。

“生存权”也建立在同样的逻辑之上,它受到欢迎在很大程度是由于人们憎恨贫富差距——岂能富者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维持生存”这个概念无法被准确定义,不同人的需求及其迫切性也无法被确定和比较,因而“生存权”最终只能被解释为平均分配消费品。要想实现这一目标,答案仍然是:生产资料社会化。不需要什么有说服力的论证,马克思断定社会主义社会最终将实现的分配标准是——各尽所能,按需分配。

“劳动权”与前两项权利一脉相承。既然生存是基本权利,而价值由劳动创造,那么劳动自然就是人的基本权利了。社会主义劳动者们每个人都会从事一份符合自己兴趣和能力的工作,并挣得用来维持生计的工资。至于什么人做思想家,什么人当矿工,社会主义理论家们没有给出合理的依据。如果没有足够的工人自愿从事繁重而条件恶劣的工作,就只有通过权力来强制执行劳动力的转移(赫胥黎在《美丽新世界》中描绘的定向基因培育和种姓制度倒是提供了一个可以借鉴的办法)。
 
三、集体主义和社会主义

基于一种向往浪漫主义和神秘主义时代的政治理想,社会主义预设个人和集体之间有不可调和的冲突。集体的利益关乎于人类整个物种的未来,自私的个人在这一宏大目标之前只能做出牺牲。集体的利益由如柏拉图设想的“哲人王”一般的领袖代言,他代表了超越人类的“世界缔造者”(或曰上帝)的意志,引领人类走向正确的方向。任何与之不符的个人意志都将被粉碎。

而按照科学的自由主义观点来看,社会由个人组成。通过分工与合作,个人之间能够实现和谐一致的共同利益。社会存在的必要条件是个人在其中可以使他的自我和愿望得到强化。

“……社会中独立个体的利益是彼此相容的,个体与社会之间没有冲突,所以它不必借助神明和英雄就能理解社会制度。一旦我们认识到社会联合体对个人予多取少,我们就能把那个强迫人们违心地接受集体主义的造物主抛诸脑后了。”

集体主义在科学的社会理论面前没有还手之力,只是翻来覆去地编制一些格言和概念,诸如“国家的意志”、“人民的意志”和“人民的判断“等,却无法解释社会协作中的集体意志是如何产生的。集体主义者对集体意志有多种多样的解读,这取决于他们各自的政治、宗教和民族信念。他们可以把集体意志解释成国王或神父的超自然力量,亦或特定阶级与人民的品质,但终究无法用科学来证明这种信念的真实性。集体主义是政治而不是科学,它所传播的是蛮横的价值判断。

比特币打赏地址: 13DUaAm6GXm5HMWXnAVRVSPr7tZ1u2v5rH

目前尚无回复
Tu ne cede malis, sed contra audentior ito © 2015 - 2019 MisesCircle.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1.5.4.6
Inspired by V2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