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积分排行榜   注册   登录
Mises Circle
Time for Mises's Privat Seminar.
现在注册
已注册用户请 登录
Weibo login btn
3c5044a2611
Mises Institute

Austrian Economics, Freedom, and Peace

7caf96a5eb7
Master Program of URJC

Study Austrian economics under the direction of Prof. Jesús Huerta de Soto.

VerifiedRADL large avatar
Mises Circle  ›  中文

简读《社会主义》 第三章 —— 社会秩序与政治制度

RADL Jiav · 11 个月前 · 282 次点击 · 11.89645541

一、暴力政策和契约政策

史前人类靠武力生存,冲突是人际关系的常态。没有财产,没有法律,只有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这样的状态一直维持到人类智慧发现分工合作是比暴力掠夺更能有效提高自身福利的手段。于是社会从最小的协作团体开始发展,历经数千年的岁月,终于形成覆盖人类绝大部分的国际法共同体及和平联盟。

财产的概念得到了普遍的认可,国家之间解决争端的方式也渐渐从战争转变为外交。和平的价值已经高于军事的胜利,哪怕是最强大的军阀,也要为自己的战争行为寻求一些“正当”理由。公然信奉暴力原则的政策会招致全世界的联合反抗,并终将落败。

在自由主义的哲学中,人们认清了自己的行为,明白了和平原则优于战争原则:

“……战争不仅有害于被征服者,也有害于征服者;社会产生于和平的努力;社会的本质是缔造和平;和平而非战争才是万物之母,唯有经济活动为我们创造财富;不是战争而是劳动带来幸福;和平是建设,战争是毁坏。”
 
二、民主的社会功能

在一国之内,和平优于战争的原则同样成立,政治即因此而产生。自由主义所要求的民主政治体现为:个人应享有表达政治观点的充分自由;政府应当根据大多数人的意志组成;应通过人民代表进行立法;政府作为人民代表组成的委员会应当受到法律的约束。

米塞斯认识到,按照自然法的原则,彻底的自由主义与民主之间存在着对立。他也承认民主不能保证会选出最杰出的精英来充当政治领导人,在这方面有时独裁政体或贵族政体甚至做得更好。但米塞斯认为,民主政体最重要的意义是维持和平,避免暴力革命。

无论任何政体下,当权者总是少数人,他们必须要获取多数人的支持。只有多数人对政府心悦诚服,统治者的政权才能得以维持。在民主政体下,失去民众支持的人会退出政治舞台,被人以和平的方式取而代之;非民主国家的统治者一旦失去多数人的支持,将会被扫地出门,付出鲜血和金钱的代价。暴力革命对整个社会造成毁灭性的的打击,使经济活动陷入停滞。民主在内政中实现的功能与和平主义在外交中的作用是一样的。
 
三、平等的理想

民主基于一种追求平等的理想,但对平等的理解不应偏离自由主义的原则。人与人天生有别,自由主义主张的是法律面前的平等,而不是结果上的平均分配。

平均分配的原则在民主社会中大受欢迎:

"……正是这种平等原则,博得了那些在财富的平均分配中有望得多失寡的人的喝彩。这是政治煽动家的沃土。煽动穷人仇富心理的人,定能听众如云。民主政治为这种尽管隐蔽但无时无处不在的精神创造了最适宜的初步条件。过去的所有民主国家都是毁在这一点上。我们这个时代的民主也正在奔向同样的下场。"

尽管清晰地洞察了民主政体的这一弊端,米塞斯并不认为这是民主自身的问题。换言之,这种平等观念也存在于其他政体,只是在民主国家更易得到认可。
 
四、民主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

有些社会主义者也讲民主——至少在特定的时期,以特定的方式。在社会主义尚未得势之时,民主是争取大多数人支持的有力武器。在当政之前,马克思主义者要求全部基本的民主自由权利,但不是因为理解了这些权利的精神,而是将其作为一种实用的策略。一旦掌权,他们决不允许反对派享有那些曾被他们热情讴歌的权利。

聪明的马克思主义者们玩起辩证法来得心应手,他们以模糊表达的话术,制造出一种词语崇拜,并故意把语义弄得暧昧不明,然后根据需要将其诠释成有利于自己的含义。奥威尔的小说中对此有非常精彩的描写:“所有的动物生来平等,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

然而,社会民主党人利用民主的口号招摇撞骗毕竟收效较慢,激进的社会主义者没有这个耐心。他们在布尔什维克革命中摘下了面具,直接以暴虐的面目示人。
 
五、社会主义社会的政治制度

在社会主义者构想的无产阶级专政最高阶段,生产高度发达,财富多如泉涌,人和环境都已彻底改变。在这天堂般美丽的新世界中,社会制度都已经无关紧要,不必劳神了。

然而问题不会因为不加讨论而消失,以什么原则来管理物品和领导生产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这实质上还是人与人之间如何实施管理的问题。

在米塞斯撰写《社会主义》之时,尚需从古代埃及法老或巴拉圭耶稣会士国家等具有社会主义色彩的史料中寻求例证。在近百年后的今天,无须见多识广,任何人(如果不是选择性失明)都知道上个世纪在主要的社会主义国家都发生了些什么。

比特币打赏地址: 13DUaAm6GXm5HMWXnAVRVSPr7tZ1u2v5rH

目前尚无回复
Tu ne cede malis, sed contra audentior ito © 2015 - 2019 MisesCircle.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1.5.4.6
Inspired by V2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