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积分排行榜   注册   登录
Mises Circle
Time for Mises's Privat Seminar.
现在注册
已注册用户请 登录
Weibo login btn
3c5044a2611
Mises Institute

Austrian Economics, Freedom, and Peace

7caf96a5eb7
Master Program of URJC

Study Austrian economics under the direction of Prof. Jesús Huerta de Soto.

VerifiedRADL large avatar
Mises Circle  ›  中文

简读《社会主义》第五章 —— 经济行为的性质

RADL Jiav · 11 个月前 · 237 次点击 · 11.89645541

一、论“经济活动”概念受到的批评

经济科学源于对商品和服务的货币价格的探讨。货币是经济核算的基础,是人类头脑理解经济行为的必要工具。但“经济行为”并不是只与货币相关,而是关系到理性行为的一般原理。只有理解了主导着人类所有理性行为的一般准则,才是抓住了经济学的本质。
 
二、理性行为

人之所以行动,乃基于一个意图——趋乐避苦。这里所说的苦乐,并非通俗意义上的“快乐”和“痛苦”,而是指人要改变对当前处境不满意的状态而采取行动的这一本质。人对处境不满,是因为能够支配的手段是有限的。即使物质财富极其充裕的人,其时间和精力也是有限的。因此,人为了满足最为迫切的需求,就要尽可能消耗最少的资源(包括物质、时间和精力)去实现目标。

“理性行为的范围和经济行为的范围是一致的。所有的经济活动都是理性行为。所有的理性行为首先是个人的行为。只有个人才会思考,只有个人才会推理,也只有个人才会行动。”
 
三、经济核算

人的理性行动都表现为(广义的)交换,即用可支配的经济品、时间和劳动来换取更为满意的状态。改善自我状态的前提是价值判断——分辨自己的需求及其迫切性。

人对使用价值的判断是主观的,且无法量化,只能比较和排序。人在较为简单的条件下,可以很容易地在不同消费品之间做出选择,进而在预期的成果和要付出的成本之间进行对比。但是在多人参与交换的经济环境中,涉及到复杂的生产过程和诸多不能直接消费的中间物品,个人无法仅单凭物品本身的使用价值来进行经济核算。

在复杂的交换经济中,商品的客观交换价值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门格尔在《国民经济学原理》中阐述过,物品对当事人既有使用价值又有交换价值时,他对此物的评价取决于二者中带来满足更多的一个。而在经济交换得以发生的场合,物品的经济价值就是其交换价值。】不同人的主观评价之间不能直接比较,但通过交换行为,市场中形成了货币价格,使人可以考察参与交易者的价值判断,并以此做为经济核算的基础。通过基于市场价格的核算,生产者还可以衡量自己的生产效率,从而使生产资料得到合理的使用。

关于货币,要认清它的局限性。货币是一般交易媒介,而不是价值尺度。货币也起源于商品,并与其他商品一样有着供求关系的波动。货币的客观交换价值是其所具有的的属性,但人对这一属性的评价仍然是主观的。人与人交换的本质是双方都认为交换后自身的状况会得到改善。如果在当事人看来,一种商品(货币)的价值与另一种商品的价值完全相等,交换行为不会发生。在(主观判断为)同质的物品之间进行选择只是在浪费时间和精力。

货币作为一般交易媒介,只适用于交换经济这一范围之内,即仅在当事人以货币收益作为首要选择的前提下。尽管这在商品经济中非常普遍,但货币终究不是人的全部追求。货币只是人为实现自己的欲求而采取的一个中间手段。人在生活中对很多事物的评价是无法以货币来衡量的,比如荣誉、健康、尊严、真挚的情感……。人把极其珍贵的物品称为“无价之宝”,这很好地说明了主观价值和货币价格之间的区别。

“货币算计只对经济核算有意义,而核算是为了使商品的配置符合经济的规则。这种核算只涉及到商品在特定条件下的一部分用途——与货币交换。任何对货币核算范围的扩大都是一种误导。在历史研究中把它用于对以往产品的价值测定是错误的;用它来评估国家的资产或国民收入是错误的;用它来评估不可交换的事物的价值,例如评估移民或战争的损失,也是错误的。凡此种种皆是半吊子的表现——哪怕它是由最优秀的经济学家所为。”

货币核算固然有其局限,但在其所适用的范围之内,它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它使人可以评估复杂生产过程中高阶生产资料的价值,而不是仅仅局限于评价直接消费品或少量初级生产品。

要实现货币核算,有两个必要条件:1)被核算的物品必须是可交换的,不管是消费品还是高阶的生产资料。2)必须有一般的交换媒介(即货币)来把所有的交换关系简化为一个通用标准。只有在经济核算的指导下,人们才能找到合理的方式把手段运用于目的,才不至于在纷繁复杂的原料和方法前陷入茫然。

“社会主义社会可以用实物核算代替货币核算的设想,是一种天方夜谭。在不进行交换的社会里,实物核算绝不可能超出消费品的范围。只要一涉及生产性产品的生产,这种核算便彻底失效。社会一旦放弃生产性产品的自由定价制度,就不可能有合理的生产。从生产资料私有制和使用货币每脱离一步,就离合理的生产远了一步。”

在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制度下,每个人都既是消费者,也是生产者。作为消费者,他的价值判断通过交换行为得以体现;作为生产者,他试图以最有效的方式来利用生产要素。消费和生产过程相互作用,并形成准确的价格分级体系。在这一体系中,个人可以遵照经济的方法确定自己的需求。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没有价格指导,个人的需求无法确定。经济管理部门只能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制定生产目标,或者充其量自以为是地揣测社会成员的需求。

假设社会主义体系中允许在消费品一端部分地进行货币交换,以便更好地了解需求,而生产要素不以货币价格来表示,仍然实行公有制。没有货币这个统一的核算单位,能源、机械、劳动等各种生产要素是否得到有效的利用,某一生产阶段的产出是否足以抵消成本,生产工艺是否有待改进,这些都无从知晓。在完全的社会主义公有制体系下,复杂而漫长的生产过程变成盲人瞎马,胡乱应付。

在历史上曾经存在过的社会主义国家中,也曾实现过一些生产,这是因为:1)在某种程度上,这些国家可以借鉴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的价格体系和生产过程;2)有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之前的私有制下所积累的生产经验可资利用,但这样的社会只能存在于停滞的状态。而真实的世界是不断变化的,且社会主义的目标本就是改变之前私有制下的生产模式,因而社会主义的生产体系终究难以为继。
 
四、资本主义经济

“资本主义”一词本来是社会主义者炮制出来的,用于谴责掌握了生产资料的人,描绘出一幅残酷剥削的画面,树立阶级矛盾。但是抛开其煽情式的批判意味,考查这一术语的真实含义,我们就会发现:资本的作用只是用于经济核算,它来源于会计学——合理经营的必要工具。而工具本身没有道德属性。

从生产结构的角度来看,资本主义是社会主义的对立面。而从道德的角度,社会主义者还有一个批判对象——个人主义。他们称个人利益和社会利益之间存在矛盾,社会主义的目标是公共福祉,而个人主义则服务于特定人群的利益。这是一个逻辑上经不起推敲却流传甚广的社会学谬误。社会由个人组成,社会利益即由个人利益组成,二者之间是一致的。矛盾并非来自于个人利益本身,而是来自于一部分人为获取利益而付诸暴力与欺诈的不正当手段。个人(自由)主义与社会主义的不同之处不在于所追求的目的,而在于为达到目的所采取的手段【米塞斯在《自由与繁荣的国度》中对此有相当精彩的论述,读来酣畅淋漓,强烈推荐】。
 
五、狭义的“经济”概念

本节与第一节相呼应,再次明确了经济学的范围。经济学家们曾习惯于将人的行为划分为“经济”行为和“非经济”行为。米塞斯指出:人的所有理性行为都是以“获得最大满足”为目标的,目标决定着经济,并赋予其意义。因此,所有的理性行为都是经济行为。

在所有的经济行为中,又可以将“纯经济”行为(可以用货币进行评估的交换活动)与其他形式的行为加以区分。

米塞斯后来对行为的概念又进行了详细阐述,并发展成为人的行动学,写就了传世巨著——《人的行动》。

比特币打赏地址: 13DUaAm6GXm5HMWXnAVRVSPr7tZ1u2v5rH

目前尚无回复
Tu ne cede malis, sed contra audentior ito © 2015 - 2019 MisesCircle.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1.5.4.6
Inspired by V2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