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积分排行榜   注册   登录
Mises Circle
Time for Mises's Privat Seminar.
现在注册
已注册用户请 登录
Weibo login btn
3c5044a2611
Mises Institute

Austrian Economics, Freedom, and Peace

7caf96a5eb7
Master Program of URJC

Study Austrian economics under the direction of Prof. Jesús Huerta de Soto.

Verified人的行为 large avatar
Mises Circle  ›  中文

【人的行为】第十九章 利率

人的行为 Jiav · 11 个月前 · 273 次点击 · 11.89645541

米塞斯 著
夏道平 译

一、利息现象

我们曾经指出:时间偏好是人的行为中固有的一个元范。时间偏好出现于原始的利息现象,也即,未来财相对于现在财的那个折扣。

利息不仅是资本的利息。利息不是来自资本财之利用的特定所得。古典经济学家所敎的三个生产要素(劳动、资本和土地)与三类所得(工资、利润和租金)之间的对称,是站不住的。租金不是来自土地的特定收益。租金是个一般的交换现象;它在劳动和资本财方面与在土地方面发生同样的作用。而且,古典经济学家所说的那种利润,也不是同样来源的所得。利润(企业利润的意义)和利息所具有的特征,资本的并不比土地的更多。

消费财的价格,经由市场上各种力量的相互作用,分派给在它们的生产过程中合作的各种补助要素。因为消费财是现在财,而生产要素是生产未来财的手段,又因为现在财的评値较高于同类、同量的未来财,因而被分派的数额落在有关的消费财的现在价格之后。即令在假想的均匀轮转的经济结构里面也如此。这个差额就是原始的利息。它与古典经济学家所区分的那三类生产要素的任何一类,都没有特殊的关系。企业家的利润和亏损是发生于一些有关的变动,以及由这些变动所引起,而在生产期中出现的价格变动。

天眞的推理看不出那种来自渔猎畜牧农林等的经常收入中的任何问题。自然产生些鹿、鱼、家畜,并且使它们成长,使母牛给乳、母鸡生蛋,使树木成林结果,使种籽发芽。有权把这种循环发生的财富据为己有的人,享受着一项稳定的所得。正像一条滔滔不绝的河流一样,这个「所得流」不断地流,一而再地带来新的财富。这全部过程,明明白白地是个自然现象。但从经济学家的观点来看,却出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关于土地、家畜、和其他等等价格决定的问题。假若未来财不是相对于现在财的价值打个折扣来买宾的话,则购买土地的人所支付的价格,就要等于全部未来净收益的总额,因而就没有留下什么可孳生一而再的所得了。

土地和家畜的所有者每年发生的收入,与那些来自在生产过程中迟早会消耗掉的生产要素的收入,在交换科学上没有什么不同的特征。对一块土地的处分权,也就是对这块地在生产中与其他要素的合作加以控制;对一个矿区的处分权,也就是对它在开采中的合作加以控制。同样地,一部机器或一捆棉花的所有权,也是对它在制造中的合作加以控制。凡是以生产力(productivity)和用处(use)来研讨利息问题者的基本错误,是他们把利息现象追溯到一些生产要素在生产中的用处(productive services)。但是,生产要素的用处只决定要素本身的价格,并不决定利息。这些价格,把那有某一要素合作的程序所提供的生产力,与那没有这种合作的程序所提供的生产力,两者之间的全部差额统统支付了。补助的生产要素的价格总额与产品价格的总额两者间的差额,是现在财比未来财有较高评値的结果。这种差额即令有关的一些市场情况没有变动,也是会发生的。随着生产的进行,生产要素变化到或成熟到较高价值的现在财里面。这个增加量就是流到生产要素所有者手中的特殊收入的来源,也即原始利息的来源。

物质的生产要素(示别于企业精神)的所有者们,得到交换科学上两个不同项目的收入:一是对他们所控制的要素间的生产合作所给的报酬,一是利息。这两个项目决不可混淆。在解释利息的时候,不容涉及生产要素在生产过程中提供的用处。

利息是个同原的现象(homogeneous phenomenon)。利息没有不同的来源。耐久财的利息和消费信用的利息,与其他利息一样,都是现在财的评値高于未来财的结果。

人的行为 medium avatar
1
人的行为 Jiav    11 个月前

二、原始利息

人们对立即的欲望满足所给的价值,与对将来的欲望满足所给的价值,是不同的。利息是这两个价值的比率。在市场经济里面,利息表现于未来财相对于现在财打个折扣。利息是些物价的比率,而其本身不是物价。在所有的货物当中,这个比率有个倾向于一致的趋势。在假想的均匀轮转的经济结构里面,原始的利率对于所有的货物都是一致的。

原始利息不是「对资本的用处所付的代价」[1]。庞巴卫克和后来的若干经济学家,在解释利息时所说到的迂回生产方法的较高生产力,没有解释这个现象。相反地,解释「为什么迂回的生产方法虽可产出较多的产量,但花时较少的生产方法却还有人采用」这个问题的,倒是原始利息这个现象。而且,原始利息这个现象还解释一块可利用的土地会在有限的价格下买卖。假若对一块土地所可提供的未来的功用,也和对它所提供的现在的功用一样评値,则有限的价格无论如何无法高到足以使它的所有者愿意出卖它。在这个假设下,土地旣无法用有限的金钱数量来买卖,也无法与那些只提供有限功用的财货直接交换。一块土地只能与另一块土地直接交换。一幢在十年期间每年可产生一百元收益的建筑物,在这期间的开始时估价一千元(不管它的地基),在第二年的开始则为九百元,以此类推。

原始利息不是在市场上由资本或资本财的供需相互作用而决定的价格。它的高低不繋乎这种供需的程度。倒是原始的利率决定资本和资本财的供需。它决定把多少财货用于立即的消费,多少用于较远的将来。

人们不是因为有利息而储蓄、而累积资本。利息旣不是储蓄的促动力,也不是对于不立即消费这个行为的报酬或补偿。它是现在财与未来财彼此评价间的比率。

贷放市场不决定利率。它是把放款的利率调整到与那个表现于未来财的折扣的原始利率相适应。

原始利息是人的行为的一个元范。任何对外在事物的评价,都有它在发生作用,原始利息永不消灭。假若有一天大家相信世界的末日就要到来了,大家就不为未来的欲望满足打算。生产要素在他们的心目中成为无用、无价值的东西。这时,未来财相对于现在财的折扣不仅是不消失的,而且这种折扣还要大大地提高。另一方面,原始利息的消灭就是意谓人们完全不重视立即的欲望满足。这是意谓,他们愿意放弃今天、明天、一年或十年当中可得到的一个苹果,换那一千年或二千年后可得到的两个苹果。

我们甚至于无法涉想一个没有利息的世界是怎样的情况。不管有没有分工和社会合作,也不管社会繊是基于生产手段的私有或公有,原始利息总是存在的。在社会主义的国家,原始利息所发生的作用,无异于在市场经济里面的作用。

庞巴卫克曾经断然揭发生产力说的一些错误,也即,「利息是生产要素的生产力之表现」这个想法的一些错误。可是庞巴卫克自己的论据也有点生产力的说法。在讲到迂回生产在技术上的优越性时,他避免了天眞的生产力的谬见所表现的那种粗疏。但是,事实上他转到生产力的说法上去了,尽管他说得微妙。后来那些忽略了时间偏好的经济学家,只重视庞巴卫克理论中所含的生产力观念,因而得到这样的一个结论——如果有一天生产期的延长再也不能使生产力增高,那时原始利息就会没有了[2]。这个结论完全是错的。只要满足欲望的东西是有限、只要人们有行为,原始利息就不会消失。

只要这个世界不变成一个无所不有的安乐乡,人们总是要面对「稀少」这个问题,而必须行为,必须讲求经济;他们不得不在立即的满足和较远将来的满足之间作选择,因为:前者也好,后者也好,都是不能充份得到的。把生产要素从那满足立即欲望的用途撤走,转而用之于较远将来的欲望满足,这一变动必然是有损于现在,有利于将来。如果我们假定情形不是如此,我们就陷入一些无法解决的矛盾混乱中。我们最想象这种情况:技术知识和技巧已经达到了再也不能进步的那一点,以后再也不会发明使每单位投入的产出得以增加的新的生产程序了。但是,如果我们假定有些生产要素是稀少的,我们就不可假想所有那些最生产的程序(不管它们所用的时间)都充份利用了,而且,为每单位投入提供较少产生的那种程序也没有被采用的,只因为它比那些较生产的程序更快地产生它最后的结果。生产要素的稀少,意谓我们有些福利因为可用的手段不足够而不能实现,我们可以设法改善。正是这样可欲的改善之不能实现,构成了稀少。生产力说的现代支持者,其推理被庞巴卫克的「迂回的生产方法」这个名词的一些内涵,以及它所暗示的技术改进这个观点所误导。但是,如果有「稀少」,那就总有一个未用的技术机会,靠延长某些生产部门的生产期以促进福利,不管技术知识是不是有了改变。如果手段是稀少的,如果目的与手段在行为学上的关系还存在,那么必然有些未满足的欲望,这些欲望旣有属于立即的,也有属于将来的。总有些财货是我们必须放弃的,因为走向生产它们的那条路太长了,因而妨碍了我们满足更迫切的需要。「我们不为将来准备得更丰富」这个事实,就是我们在立即的满足与将来的满足之间,权衡轻重的结果。经过权衡而得到的比率,就是原始利息。

在这样一个具有完全技术知识的世界里面,有一位发起人拟定一项计划A,要在风景优美、但交通不便的山区建筑一座旅馆,同时,要筑一条对外交通的马路。在检讨这个计划的可行性时,他发现,可用的资力不足够执行这个计划。估计这项投资所可获致的利润,他得到这样一个结论:预期中的收益不会大到足以抵补材料费、工资、和利息这些成本。于是他放弃了计划A而实行另一个计划B。按照计划B,这个旅馆建筑在交通较便利的地区,但没有计划A所选择的那样优美的风景。可是,在这里建筑旅馆,或者是建筑费较低,或者是在较短的时期内完成。如果不计较投资利息的话,就会发生这样一个幻想:以为市场情况——资本的供给和大众的评値——容许计划A的执行。但是计划A的执行,就要把稀少的生产要素从那些可以满足消费者所认为更迫切的欲望的用途拉过来。这就显出是一项错误的投资,也即资源的浪费。

生产期的延长会增加每单位投入的产出量,或者会生产在较短生产期里面根本不能生产的财货。但是,如果说这增加的财富所具有的价值,转嫁到那些为延长生产期而必要的资本财里面,因而产生了利息,这就不对了。如果有人这样说的话,他又是回到庞巴卫克所已推翻的生产力说极粗鲁的错误了。一些补助的生产要素对于生产的结果有贡献,这是它们之所以被认为有价值的理由;这解释了对它们支付的价格,而且,在这些价格的决定中充份地顾及到它们的这种贡献。此外,再也没有什么未经说明而可用以解释利息的东西了。

有人说,在一个假想的均匀轮转的经济结构里面,不会出现利息[3]。但是,这个说法显然是与均匀轮转的经济结构所依据的那些假设不兼容的。

首先,我们把储蓄区分为两类:单纯的储蓄与资本家的储蓄。单纯的储蓄只是为着后来的消费而堆积的消费财。资本家的储蓄是那些将用以改进生产程序的财货之累积。单纯储蓄的目的是后来的消费;它只是消费的推迟。所累积的财货迟早是要消费掉的,没有什么东西遗留下来。资本家储蓄的目的首先是生产力的改进。它是累积那些用在将来生产的,而不单是为后来消费的资本财。来自单纯储蓄的利益,是些当时未立即消费而累积下来的储藏品的稍后消费。来自资本家储蓄的利益,是资本财的数量增加,或者是没有这种储蓄的帮助就根本不会生产的那种财货的生产。在构想一个均匀轮转的(静态的)经济结构时,经济学家不考虑资本累积的程序:资本财是旣定的,而且根据那些基本假定,也没有变动发生。旣不经由储蓄而累积新的资本,也不由于消费超过所得(也即,当期生产减去保持资本的必要的资金),而消费到可用的资本。现在,我们的工作就是要说明:这些假定与没有利息这个想法是不相容的。

在这里,我们用不着从长讨论单纯的储蓄。单纯储蓄的目的是储蓄者为将来准备,在将来他可能比现在收入较少。可是,使假想的均匀轮转的经济结构有其特征的那些基本假定之一,就是未来与现在没有任何的不同,行为者完全知道这种情形,并根据这个情形而行为。因此,在这个结构里面,单纯储蓄这个现象无遗留之余地。

至于讲到资本家储蓄的成果、资本财累积的存量,那就不同了。在均匀轮转的经济里面,旣没有储蓄和额外资本财的累积,也不会消耗原有的资本财。这两个现象等于情况的变动,因而騒扰了均匀轮转的假想结构。再说,过去的——也即在这个均匀轮转的经济建立以前的时期的——储蓄和资本累积的数量,已适应利率的高度而调整。如果——随着均匀轮转经济的条件之建立——资本财的所有者不再收到任何利息,则那些在为满足不同的未来期之欲望而作的财货配置中发生作用的条件就被搅乱了。改变了的情况需要一番新的配置。而且在均匀轮转的经济里面,对于不同的未来期欲望满足的评値之差异,是不会消灭的。在这种假想的经济结构中,人们给今天的一个苹果的评値,也是高于十年或几百年以后的一个苹果的评値。如果资本家不接受利息,则近期与远期欲望满足的平衡就被扰乱。一个资本家把他的资本保持在刚好十万元,这是因为现在的十万元等于十二个月以后的十万伍千元。这个伍千元在他的心目中足以胜过当时立即消费掉这个金额的一部份所可提供的利益。如果利息消灭了,资本的消费就跟着发生。

这是熊彼得所描绘的那种静态制度的基本缺陷。只假定这样的制度里面的资本设备已经累积,现在是就这已累积的数量来利用,嗣后保持这个水平不变,这个假定是不够的。我们也要在这个假想的制度中认定,那些使这个水平得以保持不变的力量所起的作用。假若有人消除掉作为利息接受者的资本家的任务,他就是用一个作为资本消费者的资本家任务来替代它。这就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解释,为什么资本财的所有者不把资本财用之于消费。在假想的静态情况(均匀轮转的经济)的那些假定下,没有为准备意外事故而保存它们的必要。但是,即令假使(这是极不一贯的假定)我们这样假定:它们的一部分用之于这个目的,所以不立即消费,可是,至少相当于资本家的储蓄超过单纯的储蓄那个数量的资本会消费掉。[4]

如果眞的没有原始利息,资本财不会用在立即的消费,资本不会消耗。正相反,在这样的一个不可想象的情况下,根本没有任何消费,只有储蓄、资本累积、和投资。归结于资本消耗的,不是原始利息的消灭,原始利息的消灭是不可能的;而是对资本所有者的利息支付之被废除。资本家之消费他们的资本财和他们的资本,正是因为有原始利息,而现在的欲望满足优于稍后的满足。

所以废除利息这个问题是不会发生的。任何制度、法律,以及银行政策都不能废除利息。凡是想「废除」利息的人,必须使人们对于一百年以后的一个苹果的评値不低于对今天的一个苹果的评値。法律和命令所能废除的,只是资本家接受利息的权利。但是,这样的法律将会引起资本消费,而且将会很快地把人类推回到原始的穷困境界。


[1] 这是流行的利息定义,例如Ely, Adams, Lorenz, and Young, Outlines of Economics (3d ed. New York, 1920), p. 493.上面所写的。

[2] 参考Hayek, The Mythology of Capital,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L (1936), 223 ff. 可是Hayek敎授已经部份地改变了他的观点,(参考他的论文:Time-Preference and Productivity, a Reconsideration载在Economica, XII [1945], 22-25.)但是本文所批评的那个观点还有许多经济学家接受。

[3] 参考J. Schumpeter, The Theory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trans. by R. Opie (Cambridge, 1934), pp. 34-46, 54.

[4] 参考Robbins, "On a Certain Ambiguity in the Conception of Stationary Equilibrium," The Economic Journal, XL (1930), 211 ff.

人的行为 medium avatar
2
人的行为 Jiav    11 个月前

三、利率的高度

在孤立的经济行为人的单纯储蓄和资本家储蓄当中,对于不同的未来期欲望满足的评値之差异,表现于人们为较近的未来,准备得比较远的未来更丰富的那个程度。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如果均匀轮转的经济结构所依据的那些假设都具备的话,原始利率等于今天的一定金额与以后某一时日的被视为等値的一定金额之间的比率。

原始利率指导企业家的投资活动。它决定等待期,以及每一生产部门的生产期的长短。

人们常常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怎么样的利率,高的或低的,更能刺激储蓄和资本累积。这个问题毫无意义。对于未来财的折扣愈小,原始利率就愈低。人们并不因为原始利率上升而多储蓄,原始利率也不因为储蓄额的增加而下降。原始利率的变动和储蓄额的变动——假定其他情形不变,尤其是法制方面的情形——是同一现象的两方面。原始利率的消灭,等于消费的消灭。原始利率过度地上升,等于储蓄的消灭,也即对于未来不作准备。

资本财的现实供给量,旣不影响原始利率,也不影响继续的储蓄额。即令最丰富的资本供给,旣不一定使原始利率降低,也不一定使储蓄倾向下落。资本累稹和那作为经济进步国家之特征的平均每人投资额的增加,旣不一定降低原始利率,也不减弱个人们储蓄的倾向。人们在处理这些问题的时候,大都只拿那些由借贷市场所决定的市场利率来比较,因而被误导。但是,这些毛利率不只是表现原始利率的高度。它们还包含有其他的因素(以下将要讲到),这些因素的影响,可以说明为什么在较穷国家的这种毛利率,通常总比在较富国家的高些。

一般的说法是这样:在其他情形不变的假定下,人们为最近的将来所作的准备愈好,则他们为较远的将来的欲望准备得就愈好;因而一个经济制度里面,储蓄和资本累积的总额,繋乎这个经济的人口如何安排在不同的所得阶层。在一个所得接近平等的社会,据说,比一个所得较不平等的社会,储蓄得少些。这样的一些说法当中有一点眞理。但是,它们是关于一些心理事实的陈述,因而缺乏行为学陈述中固有的一般有效性和必然性。而且,这些说法所假定的「其他的情形不变」的「其他情形」包括各个人的评値,也即,各个人对于立即消费和推迟消费的赞成和反对所作的主观价值判断。当然,有许多人的行为是这些说法所描述的,但也有些人的行为不是这样的。法国的农夫们,尽管大部份有中等收入和财富,在十九世纪当中是以节俭习惯着称的,而那些贵族的富有份子和工商业富有的子弟则以挥霍著名。

所以,关于一方面全国或个人可以利用的资本量,与另一方面储蓄量或资本消费以及原始利率的高度之间的关系,我们不可列出行为学的任何公式。稀少的资源分配于不同的未来期欲望之满足,是决定于价值判断,而且,间接地决定于所有的构成行为人之个性的因素。

人的行为 medium avatar
3
人的行为 Jiav    11 个月前

四、变动经济中的原始利息

到这里为止,我们已经把原始利息这个问题放在一些假定之下讨论:财货的周转受到中立的货币之使用的影响;储蓄、资本累积,和利率的决定,不受制度上的障碍;以及整个经济程序在均匀轮转的经济架构中进行。在下一章里面,我们将要取消前两个假定。现在我们想讨论变动经济中的原始利息。

凡是想为未来的需要满足而作准备的人,必须正确地预料到那些需要:如果他不能做到这一点,则他的准备就会欠周或完全无用。我们不会有一种抽象的储蓄可以为所有各类的欲望满足作准备,而不受情况和评値方面发生变动的影响。所以,原始利息在变动经济里面不会以纯粹而不夹杂的形式出现。只有在假想的均匀轮转的经济结构里面,单凭时间的经过就可产生原始利息;在时间的经过和随着生产程序的进行,发生于那些补助的生产要素之价值愈来愈多;随着生产程序的终止,时间的经过在产品的价格中产生了原始利息全额。在变动经济里面,生产期当中,也会同时发生评値方面的其他变动。有些财货比以前的评値高,有些则较低。这些变动是企业家的利润和躬损的来源。只有那些在生产计划中已经正确地预料到市场的将来情况的企业家们,在出售产品的时候,能够享有超过生产成本(包括原始利息)的收益。至于不能预料将来的企业家,如果他还能出售其产品的话,他的收入就不能包括原始利息在内的全部成本。

像企业家的利润和亏损一样,利息不是价格,而是用一特殊的计算方式,从成功的营业所出卖的产品价格中分解出来的一个数量。一件货物卖得的价格和在生产中花掉的成本(包括投下资本的利息),两者间毛差额在英国古典经济学的术语中叫做利润[5]。现代经济学则把这个数量看作交换学上一些不同项目的一个综合。古典经济学家叫做利润的那份超过费用的毛收入,包括企业家用在生产过程中自己劳动的工资、投下资本的利息、以及最后的企业利润本身。如果在产品的销售中没有收到这份超过额,则这位企业家不仅没有得到利润本身,他也没有收到他所贡献的劳动的市场价值的等値,也没有收到所投下的资本的利息。

把毛利润(古典的意义)分解为经理的工资、利息、和企业的利润,这不仅是经济理论的一个设计。它是随着商业会计的趋向于周密,而在商业惯例中发展出来的,商业上的惯例与经济学家的推理无关。精明的商人不重视古典经济学家所使用的那个混乱的利润观点。他的成本观念包括他自己贡献的劳务的可能市场价格,付给借入的资本的利息、以及他自己投下的资本如果是供给别人,按照巿场情况他所能赚得的利息。只有收入抵补了这样计算的成本以后还有剩余,在他的心目中,才是企业利润[6]。

把企业家的工资从那些包括在古典经济学家的利润概念中的一切其他项目的综合里面分解出来,不引起什么特殊问题。至于要从原始利息中分解出企业利润则较为困难。在变动的经济里面,借贷契约上所载的利息总是一个毛値;从这个毛値当中,必须用一特殊的计算程序和分析,算出纯粹的原始利率。我们曾经指出,在每一借贷行为中,即令货币单位的购买力不发生变动,都有企业风险的因素。信用的授予必然是一可能归于失败的企业投机,贷出的金额可能一部份或全部损失。借贷中约定的和支付的每一笔利息,不仅是包括原始利息,也包括企业利润。

好久以来,这个事实误导了一些想建立满意的利息理论的企图。使正确地区分原始利息与企业的利润和亏损成为可能的,那只有均匀轮转的经济结构那样的精心构想。


[5] 参考R. Whatley, Elements of Logic (9th ed. London, 1848), pp. 354 ff.; E. Cannan, A History of the Theories of Production and Distribution in English Political Economy from 1776 to 1848 (3d ed. London, 1924), pp. 189 ff.

[6] 但是,现在有些人把经济学的一切概念故意弄得混淆,这有助于蒙蔽这种区别。所以,在美国,大家把公司所发的股利(dividends)叫做「利润」。

人的行为 medium avatar
4
人的行为 Jiav    11 个月前

五、利息的计算

原始利息是一些不断摇动的评値之结果。它也随着它们而动摇。以一年作时间单位来计算利息,只是商业上的惯例,一个便于计算的规律而已。它不影响市场所决定的利率之高低。

企业家的活动,趋向于在整个市场经济里面建立一致的原始利率。如果在市场的某一部门现在财的价格与未来财的价格之间的差距不同于其他部门的差距,则会出现一个倾向于一致的趋势;这种趋势是由于商人们大家挤进差距较大的那些部门,返出差距较小的部门而引起的。在均匀轮转的经济里面,最后的原始利率在市场的一切部门都是―致的。

归结于原始利息之出现的那些评値,把较近未来的满足,看得比较远未来同类、同程度的满足更重要些。但是,我们没有理由可以假定,这种对较远未来的满足打折扣会继续地、均匀地推进。如果我们这样假定,我们就是意涵准备期是无限的。但是,人们对未来所作的准备,彼此是不同的,即令就最谨慎的行为人看来,超过了一定时期的准备也是不必要的。单凭这个事实,我们就不应想到无限期的准备。

借贷市场的惯例不应误导我们。惯例是为借贷契约的全期规定一个一致的利率,[7]并用一致的利率来计算复利。利率的眞正决定是独立于这些和其他的算术方法。如果利率被契约规定在某一时期中固定不变,市场利率在这期中发生的变动,就反映在本金价格的相对变动上,这是考卢到到期时要偿还的本金数额是规定不变的。至于我们是用不变的利率和变动本金来计算,或用变动的利率和不变的本金来计算,或用变动的利率和本金来计算,都不影响其结果。

借贷契约的一些条件,不是与规定的借贷期无关的。借贷拜约按照所规定的借贷时期之长短,而有不同的评値和估价,这不仅是因为,「使市场利息违离原始利率的那些组成市场利息毛率的因素」受到了借贷时期长短不同的影响,而且也由于那些引起原始利率变动的因素发生作用。


[7] 当然,也有些不同于这个惯例的作法。

Tu ne cede malis, sed contra audentior ito © 2015 - 2019 MisesCircle.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1.5.4.6
Inspired by V2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