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积分排行榜   注册   登录
Mises Circle
Time for Mises's Privat Seminar.
现在注册
已注册用户请 登录
Weibo login btn
3c5044a2611
Mises Institute

Austrian Economics, Freedom, and Peace

7caf96a5eb7
Master Program of URJC

Study Austrian economics under the direction of Prof. Jesús Huerta de Soto.

VerifiedMisesCircle精选 large avatar
Mises Circle  ›  中文

有非营利组织这回事吗?

MisesCircle精选 Jiav · 11 个月前 · 316 次点击 · 11.89645541

原文发表于2018-11-19

凯伦·塞利克 文
禅心云起 编译

“四条腿好,两条腿坏,”奥威尔1945年讽刺作品《动物庄园》中绵羊吟唱着。今天在加拿大,人们在念叨的东西略微不同:“非营利好,营利不好。”

以医疗为例,最近广泛宣传的政府委托报告《罗曼诺报告》,建议将数十亿美元用于公共医疗设施,拒绝给私营医疗机构更多空间的见解。现在,一些组织正在电台广播上大吐苦水:我们必须“停止滑向营利性医疗机构。”

最近,当政府重新宣布国家儿童保育计划时,一些游说者一时如沐春风。这些人不停地称赞非营利性日托中心,苛评私营日托中心,甚而常常暗示:私营机构对孩子来说不安全。

还有一例。当一家私营公司经营的安大略省监狱,在每名囚犯的身份标签上记录种族,还有头发和眼睛的颜色时,引起了一阵怒不可遏,一位评论家称之为“将我们的监狱留给私营利益方为何注定产生种种不公的完美例证”。

像奥威尔笔下的动物们一样,加拿大人似乎在心理上将世界划分为两个不同群体。每一个为盈利而工作的人,都是贪欲难遏、眼里只有金钱、不走正道尽抄捷径、连自己祖母都敢骗的罪人;而非营利机构雇用的每一个人,都是尽职尽责、大公无私、关心别人、懂得分享的圣人。

我给这些忠实的信徒提一个问题:你认为非营利机构要到哪里才可以找到这些像什穆(shmoo)一样的生灵在组织中工作?你认为这些生灵是会自我繁殖呢,还是有其他什么类似之处?【注:shmoo由Al Capp在1948年的连环漫画Li'lAbner中首先绘制,具体形象见文章开头图片。Shmoo是一种可爱的小动物。它生蛋产奶,接触到饥饿的眼神就会因为过度兴奋而死。shmoo很好吃,味道可能像你想要的任何食物。Shmoo皮可制成精致皮革,连胡须也可制成优质牙签。shmoo有能力满足全世界所有的“需求和欲望”。shmoo无性繁殖,靠空气就能维持生命。】

答案当然是,非营利机构的员工,和营利性企业的企业家及雇员一样,都是从人类中选出的。无论是教师、护士、日托工作者还是监狱看守,他们表现出的自我中心、贪婪懒惰、不忠不信和见利忘义,都与其他人大致相当。

事实上,非营利机构每一位员工都是自己真正的“利润中心”。为了更好地运转下去,他有一些基本开支必须承担:食物、住所、衣服、交通,或许还有工具或培训。他试图通过货比多家来减少这些费用。他试图通过寻求加薪、晋升或更好的工作,来增加他的收入(工资)。他的财务目标是最大化收入和支出之间的差距,以便有尽可能多的余钱,用于寻求享受、爱好、假期或其他任何在生活中自己认为值得的回报。这就是他(她)的利润。

安大略省促进儿童保育联盟的Kira Heineck和Cheryl DeGras最近在《多伦多星报》(Toronto Star)中写道:

“非营利性[儿童]保育几乎总是比商业保育质量更高。简而言之,这是因为所有可获资源都用于提供照顾,而不是为了获利而省下一些资源。”

这是非营利组织倡导者的典型心态。他们似乎认为私有企业是一瓶未经加工的牛奶,在脱脂牛奶的顶层有种叫做“利润”的奶油。

实际上,每家企业,无论是私营的,还是“非营利的”,都更像是瓶匀质的牛奶。奶油混合在整个瓶子里。从组织的顶部到底部,每个人的目标都是获得自己的利润。因此,虽然Heineck女士和DeGras女士也许认为非营利性儿童保育基金被用于“提供照顾”,但实际上其中一部分用于向受雇于该组织的员工提供利润——即超出被雇佣者必要支出的收入。(…)

当一个非营利性企业从政府获得资金时,组织内没有任何人有控制成本的激励。相反,所有员工都有同样动机:靠要求更高的工资和更多的税收来增加自己的利润。

通过利润实现效率

在私营企业中,企业家逐利实际上起到了非常有益的作用:它提供了寻找最有效工作方式的动力。如果企业家可以靠寻找更便宜的生产要素来降低成本,或者通过发明一种全新的、更经济的方法来生产一模一样的成品,那么他就可以赚到差价。这不仅仅对他有利,也对于整个社会也有利。制作一种产品所消耗的资源越少,制作其他产品的资源也就越多。

批评人士认为,利润动机导致了贪图省事和伪劣产品。他们忘记了在允许竞争的情况下,企业家不能光靠削减成本来致富。他们还必须争取市场份额,这意味着他们必须以尽可能低的成本制造出尽可能好的产品。

考虑一下:加拿大医疗保健(一个几乎完全是非营利的行业)正变得越来越昂贵、越来越短缺。加拿大的计算机(由营利性行业生产)正变得越来越便宜、越来越好用。

加拿大人,聪明一些。利润不是一个肮脏的词,非营利性企业只是你想象中的一个虚构物。


【编者评论】

最近国内也有类似于加拿大的这种声音,尤其在某幼教上市机构因政策不确定性出现股价腰斩之后,有人借机鼓吹,应当“坚持国民基础教育的非营利性”,并评论道:“问题的关键(…)在于资本的短期逐利性、上市套现冲动和业绩考核要求,与国民基础教育天生应当以人为本、善心缓行的初衷是内在冲突的。”“教育上市集团会将主要资源投入于能够短期扩大其收入的领域,在相当长时期内,会将主要精力放在规模扩大方面,为了满足业绩对赌而提升利润,只能压低各种成本,进而会忽视教职员工的利益,几乎不可避免的会产生教育质量、食品安全、校园安全等诸多方面的问题。”

听起来言之凿凿,实际有没有道理呢?编者认为上述观点有四大误区:

其一、人性和道德误区。从普遍人性来说,一个人不会因为到了非营利机构就变得更高尚而有爱心,到了营利机构就变得更卑劣而不择手段;不会因为在营利机构才追求利润,到了非营利机构就视利润为无物。否则如何解释现实当中公办(非营利)教育普遍存在的补课兼职、收取红包等等现象?又如何解释许多公立机构比如医院面临人才流失甚至招不到人的困境?(目前国内公办学校人才挽留情况稍好一些,因为课外创收没被严格掐死,但就在美国,一些公办学校就出现了严重的师资流失。)此外,非盈利机构并非道德的代名词,盈利机构也并非贪婪的代名词。过去有一种自动把贪婪和盈利,把良心和非盈利划等号的思维惯性,但近几年发生的不少事情(比如在慈善领域),让大家的眼睛变得明亮了许多。

其二、名称和概念误区。在市场经济中,非营利和营利不是泾渭分明,“非营利”这个概念有误导性,私营的非营利机构一样有募捐指标,并主要靠善款来维持运营。为了取得社会认同,一样要用到很多商业营销技术。在某些特定环境(富裕社会)中,如欧美某些名牌大学,比起直接向学生收钱(考虑到有些学生家庭收入不高但本人天姿极高,学成有助于学校长期声望),以学校未来声誉和教育质量为担保向社会民间人士募资,显然赚钱效率更高。成绩差及竞争力一般的学生相应要上收费更贵的大学或家长要给得起大笔捐款。“非营利机构”本质上仍然必须要有自己的营利技术和方法。

其三、竞争和质量误区。许多人往往忽视问题症结不在于营利性而在于竞争不足。所谓市场竞争,不光是成本和价格的竞争,还是服务质量的竞争,声誉的竞争,最终是人才的竞争。稍有商业常识的人都知道,在以市场为基础配置资源的领域中,没有服务质量、没有商誉和人才,业绩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毋庸置疑,有些商业机构存在服务质量问题。但它们为什么能够生存下来呢?不是因为“竞争太激烈”、“业绩压力太大”,恰恰是因为竞争不够激烈,缺乏业绩压力,故即使存在“教育质量、食品安全、校园安全等诸多方面的问题”,消费者舍此外也无更好选择,这些商业机构即使不思大幅改善,依然能够大赚特赚。进一步追究下去,又涉及行政门槛太高导致的竞争不足。具体到幼教或学前教育机构,这个行业的行政门槛有多高呢?还有师资的牌照限制有多严呢?不妨自行了解一下。

其四、资源和效率误区。强制非营利性规定,只会进一步抬高人为制造的行政门槛,不仅弱化教育机构竞相提高服务质量和人才待遇的竞争,而且打击民营资本把资源投入(学前)教育的积极性。不靠社会民间资本自愿投入,光靠加大财政转移支付(实际上是社会民间资本以税收形式被动投入)可以吗?在这种情况下,基本经济学原理告诉我们,由于公营部门没有盈亏核算和竞争压力的“硬”约束,同样的资源得不到善用,且往往出现滥用——公营部门中每个人照样追求利润,因此有利用公共资源来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激励,甚至出现误用——不仅可能要花好几倍钱才能“做好”同样的事,并且到底做的好不好,缺乏可以事后衡量的财务成果标准。结果可能从民间收了很多税,转移了很多资源,付出了很大代价,拉低了整个社会经济的运转效率和财富创造能力,问题也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

比特币打赏地址: 1MpN7nQa49ZLehNcY9GVy8iGi3uZa5GRrN

目前尚无回复
Tu ne cede malis, sed contra audentior ito © 2015 - 2019 MisesCircle.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1.5.4.6
Inspired by V2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