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积分排行榜   注册   登录
Mises Circle
Time for Mises's Privat Seminar.
现在注册
已注册用户请 登录
Weibo login btn
3c5044a2611
Mises Institute

Austrian Economics, Freedom, and Peace

7caf96a5eb7
Master Program of URJC

Study Austrian economics under the direction of Prof. Jesús Huerta de Soto.

VerifiedMisesCircle精选 large avatar
Mises Circle  ›  中文

新技术并不可怕,可怕的永远是强制

MisesCircle精选 Jiav · 11 个月前 · 220 次点击 · 11.89645541

原文发表于2018-12-03

谭镇年 文

我中学也是一个理中客,热爱物理。对科学家非常崇拜。当然年纪大了,经历多了,思想也改变不少。最早让我开始反思的争论也发生在中学。当时我开始接触到进化论和神创论的论争。我读过一本书,叫《自私的基因》。此书是我学习演化论的入门书。此书出版于1976年,正是我中学的年代。虽然我读的是天主教中学,但我始终认为演化论比神创论更合逻辑事实。幸运的是,当时中学并没有强制禁止学生讨论演化论。当然到今天,这争论还没有解决和停止。

我在后来的人生中经常看到这种争论。转基因争论已经长达数十年。全球暖化的争论长达十多年。核电争论也几十年。从米塞斯经济计算争论开始,自由市场与政府干预的争论也有百年。其中一个令我印象深刻的争论,是朱利安·西蒙(Julian Simon)及保罗·埃利希(Paul Ralph Ehrlich)关于人口增长对地球资源影响的争论。

60年代,全世界人口急速增长,当然不少“非常权威的专家”都说人口增长必然导致世界大饥荒出现。其中最权威的当然是埃利希。西蒙和埃利希同样研究人口学和人口增加问题。但西蒙是经济学家,而埃利希是生物科学家。而他们的结论,也完全相反。60年代未,埃利希预测人类在80年代会出现大饥荒,可能饿死几千万到数亿人。而西蒙就乐观得多,他预计人类通过自由市场和个人选择行动,可以避免这些灾难。今天回过头看,已过世的西蒙比起埃利希,从理论到事实都准确得多。可惜当时绝大多数人都相信自然科学权威埃利希,而非一个不起眼的经济学家西蒙。

但对我来说,西蒙的理论让我认识到(自然)科学家的一些先天不足。对于科学家来说,资源就是有多少石油。但西蒙教懂我:石油存在于地球很久,但并非人类的资源。只有当人类发现如何炼油,石油才成为人类资源。资源并非一个恒定量,而是人类知识技术决定的。从奥派经济学方法的角度出发,资源也是人的行动创造出来的,是企业家创新使到人类资源不断扩展。

现代科学家和大多数人普遍接受左派集体主义教育。在他们的认知里,永远要么只有强制所有人接受某项新技术,要么强制所有人在未经专家同意前不能使用某项新技术。但人类的历史却并非这样发展的。很多新技术都是某些人或企业家甘冒天下之大不韪而突破出来的。

爱德华·詹纳发现牛痘可以防止天花。但他并无强制所有人接种牛痘。当然,詹纳当时也无法说清牛痘究竟会有什么后遗症。依现代某些医学权威的观点,他的结局肯定比贺某人更惨。虽然他没有强制别人接种,只能依靠別人自愿参加他的实验。这是一种自由市场的技术推广和传播方式。最初他只能在乡村实验,参加的都只是穷人,有钱人一般不会参加这种试验。当然有成功和失败案例。但随着成功案例增加,越来越多人接种牛痘,在技术上也越来越好。那个时代的农民,也会充满疑问。即使放在今天,也许还会有人说,接种牛痘会不会让人拥有牛的基因,会不会变成“牛头人”。

今天,就有人相信吃了转基因食品会改变人类的基因。这其实是很荒谬的。还有人认为,修饰基因会“污染”人类基因库,这也被证明是同样荒谬的。人类基因在百万年中也现过很多突变。如果没有突变,就不会出现白种人和黄种人。白种人和我们(黄种人)就是基因突变而来的。我们的祖先都是非洲黑人。突变就是突变,无论自然突变或人工编辑;碱基组合只要进入人体,就遵循完全一样的遗传学和演化规矩(至少这样的区别对于人体来说没有多大意义)。没有科学家能保证几十万年后的人和今天的人拥有完全一样的基因。几十万年前的人也是如此。光从外表特征来说,几十万年前的人和今天的我们差别不大。

总而言之,自由市场的做法是:只要不是通过集体强制去强迫所有人去接受一项新技术,这项新技术是否被接受,最终由每个个人权衡自身利弊去决定。惟有通过这种自由市场制度,人类才有可能发现新技术给人类带来的是福还是祸。相反做法,就是某个集体强制所有人接受某项技术或禁止之。决策者根本不用承担后果,反正最后买单的是所有人。后一种做法才更容易出现灾难。很多人相信专家更懂得权衡整体利弊(即替别人权衡利弊),甚至包括某些专家也自以为是。可这在现实中犯下的错误正有如哈耶克所说的“佯装有知识”。

最近,一批英国政府的健康医疗专家(Nuffield Department of Population Health)写下了一份报告。报告称,根据世卫组织的说法,红肉(例如牛肉)被当成致癌或可能致癌的食品,还可能导致心脏病、糖尿病等等;英国每年有6000人死于吃红肉。他们经过精密的统计计算,建议对每磅红肉征税。他们竟能计算出最优红肉税率是14%,而加工红肉税率是79%。老实说,我看过不少这类专家报告。这种专家报告的问题就是“太精准”。精准到让人觉得不合情理,有时只能当笑话看。

比特币打赏地址: 1MpN7nQa49ZLehNcY9GVy8iGi3uZa5GRrN

目前尚无回复
Tu ne cede malis, sed contra audentior ito © 2015 - 2019 MisesCircle.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1.5.4.6
Inspired by V2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