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积分排行榜   注册   登录
Mises Circle
Time for Mises's Privat Seminar.
现在注册
已注册用户请 登录
Weibo login btn
3c5044a2611
Mises Institute

Austrian Economics, Freedom, and Peace

7caf96a5eb7
Master Program of URJC

Study Austrian economics under the direction of Prof. Jesús Huerta de Soto.

VerifiedMisesCircle精选 large avatar
Mises Circle  ›  中文

加州山火后面的政治经济学

MisesCircle精选 Jiav · 11 个月前 · 233 次点击 · 11.89645541

原文发表于2018-11-27

William Anderson等 文
禅心云起 编译

导读

加利福尼亚历史上最致命的火灾正发生在加州北部。坎普山火已造成了至少79人死亡,烧毁了7,700所房屋,并摧毁了整个天堂镇。灌丛火对加州南部造成严重破坏。伍尔西山火吞没98,362英亩土地,造成两人死亡,并损坏了好莱坞的几个地标。加州大规模山火不是今年才有,近年来越来越频繁爆发。这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远比你想象的要复杂。[注:美国大规模火灾按发生地命名,如Camp Fire、Woolsey Fire等。]

环保主义者的解释

随着加利福尼亚州各地山火呈燎原之势,烧毁森林、家园和企业,大规模疏散工作仍在继续。根据环保主义者的声明,全球变暖在引发这些最新的灾难,如果我们希望未来的火灾减少,我们从现在起就需要“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

一份环保主义出版物宣称:

“肆虐加州的山火非比寻常:不寻常之一,大火一下烧毁了这么多的住宅;不寻常之二,火情突然爆发,来势异常凶猛;不寻常之三,火灾正在耗尽一个山火频发地区的强大消防资源。

但在未来岁月,这样的大规模火灾可能成为常态。”

一些科学家已将火灾频率和强度的增加,与气候变化联系起来,他们相信,全球变暖孕育的条件,只会更有利于火灾的发生。甚至有科学家为这种森林火灾理论提供了“遮羞布”,就像下面这篇科学文章:

“人们普遍认为,近几十年来,美国西部森林山火活动增加,但无论是近期变化的程度,还是区域内火灾在气候推动下可能演变到何种程度,都没有得到系统的记录。关于美国西部火灾变化的公共和科学讨论,实际大多集中于19世纪和20世纪土地利用史的影响上。自1970年以来,我们编制了一个美国西部森林大型火灾的综合数据库,并将其与水文气候和陆地表面数据进行了比较。在这里,我们显示出大规模火灾活动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突然显著增加,大型火灾频率更高,火灾持续时间更长,火灾季节也延长了。增幅最大的,当属中等海拔地带的北部落基山脉森林,那里的土地利用史对火患影响相对较小,春夏气温升高和更早的春季融雪与火患联系更强。”

以上换成人听得懂的话就是:政府的森林管理不是问题;全球变暖才是美国西部当代森林大面积火灾的根源。这些政府供养的科学家,也许还会不假思索地告诉我们:真正的问题是私营企业产生了据说会杀死我们所有人的CO2。

特郎普也没完全说对

虽然干燥条件使火灾更容易发生,人类活动也经常引发火情,但这种看法是偏颇的。特郎普总统认为:“除了森林管理非常糟糕,没有其他理由在加州发生如此大规模、致命且代价惨重的森林火灾。每年花了数十亿美元,却造成这么多人死亡,这都是因为严重的森林管理不善造成的。现在赶快补救,否则将不会再有更多的联邦拨款了!”

特朗普正确在于:管理不善应对灾难承担大部分责任,但他也应该记住,联邦政府拥有加州林地的57%。实际上,联邦政府拥有加州45.8%的土地,州政府只拥有4%,其余51%是私有土地。加州消防局管理的是州和私人土地。管理加州森林如此困难的部分原因是官僚环境。根据美国政府预算2017年分析报告,林务局管理着1.93亿英亩的土地,拥有28,000名员工,每年支出为70亿美元。

一个多世纪以来,西部森林政府管理中“小问题”不断累积,不可避免地导致了今天我们眼中的景象。由财产与环境研究中心的艾莉森·贝瑞撰写的一篇论文,指出了一个与众不同但又令人熟悉的罪魁祸首:联邦政府。

贝瑞写道:

“在20世纪大部分时间里,美国联邦消防政策的重点,是压制国家森林的所有火灾。目标是保护木材资源和农业社区,但这一政策忽视了林火的生态重要性。北美森林与火灾相生相伴演化了数千年。林火将营养物质送回土壤,促进寿命更长的耐火树木生长,并促进幼苗的生根发育。

几十年来对火灾的排斥,在许多地区产生了异常茂密的森林。一些森林,以前每隔15-30年就会被轻度焚烧,现在到处塞满植被。一旦被点燃,这些森林就会爆发出远超历史水平的火灾。林下的杂草、灌木和幼树如今搭成了一道‘燃料梯’,火焰可借这道阶梯爬上森林树冠,焚毁整片林带。

自20世纪80年代后期以来,联邦政府减少了木材砍伐,加剧了火灾问题。由于缺乏林火、木材砍伐减少,林木变得稠密,许多小直径树木繁殖了起来。拥挤的林木争夺稀缺的水、阳光和生长空间。”

灾难的进步主义源头

要了解我们如何落到这般田地,就必须记得,我们正在处理旧的政治遗产。

首先,1803年“路易斯安那购地案”将所有新的西部土地置于联邦政府手中。即使在今天,政府仍拥有西部一半以上的土地。

其次,西奥多·罗斯福总统留给我们的不仅仅是好战及反商业的言论;他还留给我们公有制土地政策。罗斯福受到吉福德·平肖的强烈影响,平肖是一名进步主义人士,他认为土地最好交给国家而非私营企业经营。根据维基百科:

“平肖试图将资源分散在私人手中的土地政策,转变为维护联邦所有权和公共土地管理的政策。他是一位坚信‘效率运动'的进步主义者。最经济有效地利用自然资源是他的目标;浪费则是他的大敌。他的成功,部分基于从耶鲁大学学生时代开始并贯穿其职业生涯的个人关系网。他本人全程参与人事招聘,让林务局具有高度的团结精神,并避免了党派的政治任命。平肖充分利用他的专业知识,在一个专业和科学受到高度重视的时代获得追随者。他把林业服务的职业化作为重中之重;为此,他协助建立了耶鲁大学林学院,作为训练有素人才的培养基地。”

当时,伐木工砍伐了大片私人森林,一些自然资源保护主义者表示震惊,深恐所有美国森林很快就会消失。就像许多其他可怕预测一样,这个担忧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根据,但却是一种有用的修辞工具,可以在公众中传播恐惧,并赋予国家权力。

在建立美国林务局时,罗斯福政府试图在约翰·缪尔所倡导的彻底资源保护主义与向包括木材公司在内的私营业主出售政府土地的运动之间找到一条折衷路线。实际上,政府机构强调自己的“专业知识”,反对私营事业的“短期”利益,这意味着自己建起一套政策。贝瑞写道:

“林务局成立于1905年,负责管理国家森林保护区,不久后,该机构采取了全国性林火压制政策。消防历史学家斯蒂芬·派恩指出,早年,林务局需要证明自身水平专业、资格胜任。当时许多林务员都认识到‘轻度焚烧’可以清除林下植被的价值,但林务局希望自己的做法与乡下农民和美洲土著的普遍实践区分开来。林务局坚持认为应该由它来管理森林保护区,正因为它提供了与边地实践不同的做法(…)

此外,林务局还需要一条关于森林火灾的简单信息。该机构不想向公众宣传林火利用适当与否之间的差异(…)因此,森林管理局采取了明确的扑灭林火立场。后来,斯莫基熊(Smokey Bear)的扑灭林火信息——“只有你可以防止森林火灾”——成为历史上最有成效的广告活动之一。”【注:斯莫基熊是由美国林务局与艺术家共同创作的卡通形象,用来教育公众了解人为无意间引发林火的危险。】

这种管理形式与“效率运动”是一致的,根据维基百科的说法,

“支持者认为,经济、社会和政府等方面都充斥着浪费无度和效率低下。如果让专家识别并解决问题,一切都会好转。结果是给成立研究型大学、商业和工程学院、市政研究机构以及医院和医学院改革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最著名的领导者也许是工程师弗雷德里克·泰罗,他宣称解决问题始终是‘一个最好的办法’。”

简而言之,国家懂得的知识最多。在20世纪大部分时间里,政府森林受到的管理,主要为满足木材业利益集团,且经常采用露骨的政策来补贴伐木公司。虽然木材行业在这些条件下蓬勃发展,但存在两个问题。

首先,存在经济计算的问题:某样东西有多大价值,不再仅仅取决于市场,还取决于国会和行政部门政治上的突发奇想。

其次,对当前局面更重要的是,森林管理和灭火政策经历了重大变化。虽然林务局暂时停止其“斯莫基熊”政策,1988年一连串大规模山火,包括黄石国家公园大火灾(“任其燃烧”的管理政策生效),导致了公众一片哗然,这项政策被放弃了,国会再次要求压制火灾。

环保计划再度扭曲了常识。正如前述,防止大规模森林火灾的最可靠方法是使用可控制的轻度焚烧,通过燃烧积聚在森林地面上的灌木,降低林木密度,从而保持森林的健康。一位生态学家指出:“我们的百年压制火灾政策,导致了可燃物荷载量大幅增加。”

20世纪80年代后期,特别是在老布什和克林顿执政期间,政府开始积极推行《濒危物种法》,以此作为“保护”西部森林的一种方式。彻底转变允许木材公司采伐西部森林的政策,改为“绝对不要去伤害森林”,而这一政策改变了森林的特征。

从1960年到1990年,每年从联邦林地中采伐103亿板英尺木材。但从1991年到2000年,每年木材数量减少到21亿板英尺。

禁伐林木,意味着森林变得过于浓密,树木更紧凑地生长,互相争夺资源。许多树木体质变弱,更容易得病及染上虫害。这些状况,让整个森林变成了火种箱。一度普通的林火演变成大型火灾,就变得不可避免。

这些政策,虽然受到环保主义者欢迎,但对于一度依赖伐木生计的人来说,却是灭顶之灾。(我还要指出,克林顿政府许多反伐木和反采矿指令,都让那些在总统选举中敢于投票支持其政治反对派的县变穷。此乃巧合还是故意,由读者自己决断。)

最后的根源——以私有财产为敌

伐木工搬走,百万富翁搬来。想要远离拥挤西海岸城市的富人,在靠近国家森林的地区建造了新房。然而,环保主义者主导的政府拒不让这些房主清理自家附近土地上的树木,这意味着如果附近森林着火,他们的房屋几乎在劫难逃。《濒危物种法》的应用,目的就在于阻止房主排除附近的自然火患,这也迫使新建住宅易陷火海。

南州沿海山区尤甚,那里新近发生一连串大火。人们在更凉爽及风景更好的海拔高度上,建造了他们的“梦想之家”,幻想火灾停留在隐患而不变成现实。州和联邦政策援引《濒危物种法》,特别禁止个别土地所有者为减少火患而改变附近景观,以保护自家房屋和财产。

火灾是自然的,因为它们在地球上总在发生,并继续发生。然而,当前火灾的真正问题是政府。政府——以“科学”和“生态”管理的名义——粗枝大叶地管理自然环境。正如卢·罗克韦尔(Lew Rockwell)雄辩指出的那样,环境政策之运行,建立在“以私产为敌”的假设之上。他写道,环保主义者相信:

“自然本身就是目的。所以自然资源必须公有,也即国有。国家在管理这块土地时,一定不能对它做任何事情,务必不能有可控的燃烧、开荒、砍伐、甚至旅游。我们可以从远处欣赏它,但人类的手头事务绝不能干预它。”

如今,环保主义者又在鼓吹气候变化才是火灾的原因,以继续为国家主义政策开脱。不过,了解火灾的关键,在于明白产权制度在其产生中的作用。也许加州森林火灾是不可避免的,但它们没有理由成为“新常态”。

考虑一下这个事实:美国南部森林比加州还要茂盛,可无法控制的火灾几乎闻所未闻。这与各地公有(政府管理的)土地与私有(私人管理的)土地的比例高度相关。


美国西部和南部各州联邦(国有)土地比例对照图

当土地私有时,业主有强烈动机来维持其长期价值。在南方,这意味着业主监视其林地上枯木密度是否达到可能引发火灾的程度。特别是在旱季,可控的轻度焚烧在南方非常普遍,从而消除了火种及其他形态的可燃堆积物,因此不易受到雷击或其他可能导致火势失控事件的影响。这些土地所有者的行为符合其利益,因为任何失控的火灾都会影响其钱袋。仅仅出于自利心,他们也愿意采取符合社会利益的行动。

这就是加利福尼亚所缺乏的,事实上,所有西部各州大多数土地都由政府拥有和管理。当这种情况发生时,这片土地事实上的看护人是州和联邦的野生动物执法员,更不用说美国林务局官员了。他们不像私人所有者那样谨慎地管理土地。他们不拥有林地,也无法从良好的森林管理中获得效益。他们如果管理不善并让可燃物增加到不安全的水平,仍会保住工作。当山火爆发时,他们不仅不会受到责罚,还会得到增加资金和预算的褒奖。

在这个故事中,真正不可避免的,是与美国西部和南部不同产权制度高度相关的预测结果。结果是,难以驾驭的山火如今在加州成为常态,伴随着人命丧失和财产毁灭;而在南方各州则不然。林地私有化所产生的激励结构,与加州自然资源部门终身雇员所面临的激励结构是明显不同的。

结论

实际上,我们看到了敌视私产制度的环保主义政策亲手酿成的苦果:彻底破坏了人类和动物的栖息地。濒危物种与数百万美元价值的豪宅一同化为乌有。这些旨在抵御气候变化的错误环境政策,成了大量CO2排放的根源。这场森林大火一开始就释放出5.2亿吨温室气体,相当于一年110万辆乘用车的排放量。

这大部分要归咎于“保护”自然的国家。事实上,政府对待自然环境的方式,与美国武装部队对待越南的方式大致相同:他们以“拯救”为名而摧毁之。此外,加州人在意识到私有产权制度安排对于避免大规模火灾的重要性以前,他们可能不得不习惯于类似其好莱坞影片中的“反乌托邦”未来。

但愿天堂镇不是唯一失去的东西。

比特币打赏地址: 1MpN7nQa49ZLehNcY9GVy8iGi3uZa5GRrN

目前尚无回复
Tu ne cede malis, sed contra audentior ito © 2015 - 2019 MisesCircle.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1.5.4.6
Inspired by V2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