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积分排行榜   注册   登录
Mises Circle
Time for Mises's Privat Seminar.
现在注册
已注册用户请 登录
Weibo login btn
3c5044a2611
Mises Institute

Austrian Economics, Freedom, and Peace

7caf96a5eb7
Master Program of URJC

Study Austrian economics under the direction of Prof. Jesús Huerta de Soto.

VerifiedMisesCircle精选 large avatar
Mises Circle  ›  中文

几乎所有经济问题背后都有垄断因素

MisesCircle精选 Jiav · 11 个月前 · 337 次点击 · 11.89645541

原文发表于2018-12-06、

迈克·霍利 文
禅心云起

政客偏好权威命令而非市场经济,倾向制造垄断而非鼓励竞争。他们通过实施有利于自己袒护的企业和特殊利益者的政策,在所有主要工业部门直接创造了垄断(以及寡头垄断)。

2017年,大学的经济学家简·德·洛克尔(Jan De Loecker)和简·埃克豪特(Jan Eeckhout)发现,几乎所有经济问题背后都有垄断因素——它们减缓了经济增长,引发了经济衰退、金融危机和萧条。

这些垄断因素限制了商品和服务的供给,提高了物价和“利润”,同时降低了质量。此外,垄断减少了对于劳动力的竞争,压低了非垄断机构的工资水平。这导致了贫富差距、就业不足、失业和贫困。

垄断也是许许多多社会问题的根源。与真正具备竞争力的公司不同,拥有垄断力量的机构可以更任性地歧视弱势群体,尤其是女性和少数族裔。它们阻碍了创新这个长期繁荣的关键。垄断还导致了帝国主义和战争。

今天,控制着约92%经济(GDP)的8大工业部门由享受特惠政策的特殊利益集团主导。这包括:

银行业(8%):依靠美联储这家中央银行监管各家银行并支持大银行(尤其当它从大银行买卖债券来控制利率时)来实现垄断。

住房(15%):通过房利美/房地美房地产抵押贷款的双寡头垄断和联邦住房管理局垄断,资助和促进住宅建设及都市扩张;而当地政客则给予裙带房地产商以特惠。

医疗保健(18%):这个领域的垄断,借助于限制医生和其他医疗专业人员的供应的州行医执照法(诺奖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的观点),限制医院供应的医疗需求证书法【注:1974年,国会通过了《全国医疗规划和资源发展法案》,该法案鼓励各州建立医院投资审批制度,又叫医院需求证书,也就是说任何投资方或现有医院要开设新医院或增加新服务,必须向州政府提交社区医疗需求报告,得到批准之后才可以投资建设。】,政府(及其支持的)垄断购买方,联邦药品专利和其他知识产权法。

农业(8%):补贴传统作物,补贴这些作物的投入物及农产品销售垄断商,包括种子(如转基因作物)、单一作物大型企业农场和垃圾食品加工。这些补贴阻碍了替代作物、多元作物家庭农场和健康食品的发展。补贴跨国企业集团的农作物出口让发展中国家农业无法与之竞争。

能源(12%):通过政府鼓励的欧佩克石油卡特尔实现垄断,而电力和天然气市场则由地区公用事业垄断企业控制。公用事业垄断公司对电力供应采取了偏袒裙带关系的操纵投标。政府还从各类燃料中挑选输家和赢家来制造能源垄断。大石油和天然气公司获得了水力压裂环保法规的豁免待遇。在基本负荷电力市场中,照顾石油水力压裂法的天然气副产品,青睐风能和太阳能,打压低成本煤炭。风能和太阳能,还有由玉米和纤维制成的乙醇汽车燃料,都接受了量身定制的强制法规和补贴,这阻碍了包括可再生能源在内的其他潜在低成本能源的开发。

交通运输(10%):通过政府管制(包括救助)进行垄断,袒护三大汽车制造商,并给四大航空公司提供机场特惠。

技术(8%)通过专利和版权法垄断,而受管制的区域特许权则授予当地电话、互联网和有线电视垄断事业。

政府(13%)主要通过联邦、各州和地方资金制造公共垄断,尤其在教育领域。

这些垄断影响了消费者和政府支出。消费支出占到经济总量的70%左右,主要由住房(36%)、食品(14%)、交通(14%)、能源(9%)、医疗保健(8%)和教育(3%)所支配。美国政府开支主要集中于医疗保健(30-35%)、国防(20%)、食品(4%)、教育(3%)、交通(2%)和住房(2%)所支配。州政府的教育支出约占30%。

教育、医疗保健和能源垄断受到极大袒护,控制了近40%的经济总量,并且要为当今大多数经济问题负责。自20世纪70年代大通胀以来,教育、医疗和能源领域的垄断限制了供应,而需求一直在增长,导致消费物价上涨(见图)超过了工资上涨。能源占运输成本的近1/3、住房和农业成本的1/10。

美国的“医疗保健成本危机”始于1965年。政府依靠联邦医保制度(Medicare)和医疗补助制度(Medicaid)增加需求,同时限制医生和医院的供应,这导致了医疗领域达到通货膨胀率两倍的价格上涨。这些不断膨胀的成本也增加了药品工业所需的临床试验成本。自1984年以来,通过成功游说过度慷慨的知识产权(在专利基础上),制药业将其利润率提升至所有行业最高。

与此同时,公立教育控制着92%的K-12教育(从幼儿园至高中毕业)和78%的高等教育。大学通过特惠政府资金获得了垄断权,这些资金占收入的绝大比重。自1980年以来,大学入学人数增加近150%,而四年制大学数量仅增加约50%,这增强了大学的市场支配权。如果迄今未得到补贴的,就会在竞争中居于劣势。这给市场进入制造了障碍。需求增加和竞争对手供应的限制,使大学学费整体上一飞冲天。

政客可能会支持这些政策,部分原因是:这些政策为竞选活动提供财政捐助和其他捐款。他们通过指责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的市场不完美或失灵,为有利于垄断的干预提供借口。然而,他们经常在没有太多证据甚至分析的情况下,就冒然宣布市场失灵。

正如科学史学家詹姆斯·伯克(James Burke)所说:“你只有知道自己去过哪里,才知道今后会前往何方。”市场失灵、垄断和经济问题一直被不公平地归咎于资本主义。3个多世纪以来,大多数美国人漫无边际地受到命令经济形态的煎熬折磨。这类经济形态由偏向垄断和无效监管的政府政策所创造,掩人耳目、不断演变和倒行逆施:1900年以前的国家重商主义,直到20世纪70年代的国家社会主义,以及之后的国家法团主义。

比特币打赏地址: 1MpN7nQa49ZLehNcY9GVy8iGi3uZa5GRrN

目前尚无回复
Tu ne cede malis, sed contra audentior ito © 2015 - 2019 MisesCircle.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1.5.4.6
Inspired by V2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