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积分排行榜   注册   登录
Mises Circle
Time for Mises's Privat Seminar.
现在注册
已注册用户请 登录
Weibo login btn
3c5044a2611
Mises Institute

Austrian Economics, Freedom, and Peace

7caf96a5eb7
Master Program of URJC

Study Austrian economics under the direction of Prof. Jesús Huerta de Soto.

Verified奥地利学派经济学评论 large avatar
Mises Circle  ›  中文

夏道平:累进税没有依据

奥地利学派经济学评论 Jiav · 11 个月前 · 329 次点击 · 11.89645541

累进课税到现在还被认为是现代文明的特征之一而受重视。其实,它也和上述的若干福利政策一样,是在一些虚伪的托辞或错误的推理之下流行起来的。当法国革命以及1848的前几年社会主义狂潮澎湃的时候,鼓吹累进课税的人,坦白地把它当作重新分配所得的一个手段。马克斯与恩格斯合写的共产党宣言,更明白主张在革命第一阶段以后,无产阶级的政权要用高度的所得税逐渐夺取资产阶级的所有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的控制之下。在这个时期,坚决反对累进课税的,可以麦克可拉(J. R. McCulloch)和约翰穆勒(J. S. Mill)二人为代表。前者认为税率结构如放弃比例原则而采用累进,那就等于航海的船只放弃了方向舵和罗盘针;后者认为累进课税是“一种温和的劫夺。”

累进课税的鼓吹,经过那一次自由主义者的反击以后,换成了一个新的姿态再出现。鼓吹者的论调从“重新分配所得”转变到“量能纳税”(ability to pay)以保证“牺牲平等”。为要达成这个目标,他们认为最好的方法是用累进税率来征课所得。这个理论的基本论据,是边际效用递减律这个概念,他们把这个概念应用到货币所得(Money income),因而推论:例如每年有10万元收入的某甲,纳税100元以后所感觉到的牺牲(边际效用的牺牲),比每年只有1万元收入的某乙纳税10元以后所感到的牺牲要小些。于是他们认为如果对某乙课税10元,对某甲就应课100元以上。这样才可使甲乙二人纳税后的牺牲达到平等。所谓“量能课税”,最简单的解释就是如此。其他如“平等比例牺牲说”、“平等边际牺牲说”或“最小牺牲说”,也都是基于边际效用递减律这一概念而形成的;所不同者只是假想中的准则,因而税率累进的程度有缓急之分而已。详细的内容,这里可不具论。

累进课税有了这些效用分析的理论以后,看起来似乎很科学的。所以在十年前的几十年当中,财政学的教科书大都接受这一类的理论来支持累进课税,只有极少数人作了一些严厉的批评与反对。由于这少数人心智的努力,十年前视为有科学根据的那些用数学符号和曲线表示的概念,现在已被根本推翻;那些说词已被视为神话。其所以如此者,由于“效用”是主观的,各个人所感觉到的效用,既不可能计量,也就无法比较,那又如何可以做到所谓的平等呢?而且,用来解释个别财货(包括劳务)的边际效用递减律,能不能同样适用于货币所得,也大有问题。货币不只是代表某一财货,而是代表凡是可以买得到的任何东西。有时我们会听见某人讲“我的衬衫太多了”,“我的领带太多了”,或“我厨房里的米太多了”等等,但从来没有人会认真地说:“我的钱太多了”。钱、不仅代表所有可以买得到的消费品,也可以用来储蓄与投资,以保障或增加将来的消费。而且,钱的保有这件事的本身,也是一种欲望的满足。极端的守财奴固不用说,就一般人而言,荣誉感与权力欲每每随财富的增加而提升。你能把这一类的欲望视同生理上物质的欲望一样,因而认为货币所得的边际效用一定递减,而且递减得非累进征课不足以做到牺牲平等吗?我们可以相信,一块钱的重要性(效用),对于千元收入者比对于百元收入者会小些,但我们没有理由可以确信,十块钱的重要性,对于千元收入者比一块钱的重要性对于百元收入者会小些。既然如此,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一定要放弃比例税率而采用累进税率呢?主张累进税率者对于这个问题的答复,可以陶西格(F. W. Taussing)所讲的为代表。他说:“大家都认为富人所纳的税,与穷人比较,不仅要比例于他们的所得,而应该超过这个比例。这是时代精神,我们不能逃避”。

累进课税的观念或理论,发展到现在又回复到初期赤裸裸的说法,就是要重新分配所得。至于所谓“大家都认为……”、“时代精神”等说词,则为初期主张累进税率者所没有说过的。其实,累进课税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绝大多数的人不会了解。他们只知道富人应该比穷人多纳税,至于是比例的多,还是超比例的多,在大多数人的心目中,只是程度上的问题,以为后者多于前者而已;而不知道这是个严重地涉及经济后果的原则问题。如果大多数人都会了解累进课税所将招致的后果,是大众生活水准的降低,则所谓“时代精神”也就不会像今天这样。

目前尚无回复
Tu ne cede malis, sed contra audentior ito © 2015 - 2019 MisesCircle.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1.5.4.6
Inspired by V2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