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积分排行榜   注册   登录
Mises Circle
Time for Mises's Privat Seminar.
现在注册
已注册用户请 登录
Weibo login btn
3c5044a2611
Mises Institute

Austrian Economics, Freedom, and Peace

7caf96a5eb7
Master Program of URJC

Study Austrian economics under the direction of Prof. Jesús Huerta de Soto.

Verified人的行为 large avatar
Mises Circle  ›  中文

【人的行为】第二十八章 用租税干涉

人的行为 Jiav · 10 个月前 · 226 次点击 · 11.89645541

米塞斯 著
夏道平 译

一、中立的税

要使社会的强制建构能够运作,必须花费人力物力。在一个自由政治制度下,这些费用只占全国个人所得总和的一小部份。政府的活动范围愈扩大,它的预算也就愈增加。

如果政府本身保有并经营工厂、农场、森林、矿产,它也许想用所赚得的收益和利润来支付财政需要的全部或一部份。但是,公营事业照例是效率很低的,赔本的时候多,赚钱的机会少。所以政府必得靠课税收入。也即,必须强迫人民把他们的财富或所得缴出一部份。

中立的税,是不干扰市场运作的税。但是,关于课税问题和财政政策问题的大量文献,几乎没有想到中立的税这个问题。它们是更急于寻求「公平的」税。

中立的税当然也影飨到人民的境况,但其影响的程度,只限于政府机关所课去的那部份人力和物力。在假想的均匀轮转经济结构当中,财政部继续地课税,同时把全部税收用出去,不多也不少。以支付政府活动所必须的经费。每个公民,以其所得的一部份用之于公共支出。如果我们假定,在这个均匀轮转的经济里面,所得分配是完全平等的,即每个家庭的所得比例于各家庭的成员,那么,人头税也好,比例的所得税也好,都是中立的税,两者之间没有区别。这样,每个公民的所得被公共支出用去一部份,再也没有第二种后果发生。

变动的经济与这假想的均匀轮转而又所得平等的经济结构,完全不同。不断的变动与财富所得的不平等,是变动的市场经济之必要的特征,也即,市场经济唯一真实可行的体制。在这样的体制架构中,没有任何租税是会中立的。中立税这个观念,正如同中立的货币观念一样,是不能实现的。但是,这两者之必然非中立的理由,彼此不同。

人头税是不管各个人的所得和财富多寡,一律课以相等的税额。这种税,经济情况较差的人负担重,而经济情况较好的人却负担轻。大众消费的商品比富人们消费的商品之生产,受到较大的妨害。另一方面,这种税之损害储蓄和资本累积,却比对富人课的重税来得轻些。这种税不会把边际资本财的生产力相对于边际劳动的生产力而降低的趋势减缓到那种歧视富人的课税所会减缓的程度,因此,它也不致把工资率上涨的趋势减缓到相同的程度。

现在,所有的国家所实行的财政政策,完全是受一个想法的支配,即税负应按每人的「付税能力」来分摊。在那些最后归结于能力原则之普遍接受的考虑中,有个颇为模糊的概念,即:对富有者课得较重的税,是比较中立的税。不管怎样,凡是说到税的中立性,都是不足置信的。能力原则已被抬举为社会公平的一个条件。现在大家都认为,课税的财政目的、预算目的只是次要的。课税的主要功用是要社会情况改造得公平。课税是政府干涉的手段。愈是良好的税、愈是不中立的税,愈是使生产消费违离利伯维尔场所指导的途径。

人的行为 medium avatar
1
人的行为 Jiav    10 个月前

二、全部课税

隐含于能力原则的社会正义之想法,是所有的人财富完全相等。只要所得或财产的不平等还存在,那就振振有词地说:这些较大的所得和财产,不管它们的绝对量是多么小,即表示有了超额的付税能力,也可以说:所得和财产一有不平等的事实,即表示付税能力的差异。能力说在逻辑上唯一的终点,是把所有的所得和财产高于任何人的最低数量的部份没收[1]以实现完全的平等。

全部课税这个想法,是与中立税的想法相反的。全部课税即完全课掉——没收——所有的所得和财产。然后政府就从装满了的公库拿出钱来给每个人的生活费用。或者,政府在课税的时候,留下被认为是每个人应得的公平份,对于那些不够公平份的人们则补足之。这个作法其结果是一样的。

全部课税这个想头,终极的逻辑结果是不堪设想的。如果企业家和资本家不能从他们的生产手段的利用中有任何的个人利润与损失,他们对于行为方式之选择,就无可无不可了。他们的社会功用于是消失了,他们成为不关心不负责的公有财产的管理人了。他们再也不必适应消费者的愿望来调整生产。如果只把所得课掉,而把财产本身留给个人自由处分,那就是鼓励财产所有人消费他们的财产,因而也伤害到每个人的利益。为着实现社会主义,全部的所得课税,毕竟是一个非常不适当的手段。如果全部课税,对财产也和对所得一样的课税,那就不是税了——税,只是在市场经济里面筹取政府收入的一个方法。否则就变成了转到社会主义的一个措施。一旦完成了的时候,社会主义就取代了资本主义。

即令我们把它看作实现社会主义的一个方法,全部课税也是有争论的。有些社会主义者发动了倾向社会主义的税制改革计划。他们有的提议百分之百的遗产赠与税,有的提议课掉全部的地租或全部的「不劳而获」——在社会主义的用语中,凡不是经由劳动赚得的,都叫做不劳而获。对于这些计划的检讨是多余的。我们只要知道那些计划与市场经济的保持是绝不兼容的。


[1] 参考Harley Lutz, Guideposts to a Free Economy (New York, 1945). p. 76.

人的行为 medium avatar
2
人的行为 Jiav    10 个月前

三、课税的财政目的和非财政目的

课税的财政目的和非财政目的是不一致的。

就酒税为例来讲。如果把酒税看作政府收入的一个来源,那就是税收愈多愈好。当然,酒税是会增加酒的价格的,因此限制了销售量和消费量。所以,必须设法找出在什么税率下才可有最大的税收。但是,如把酒税看作寓禁于征的手段,税率就愈高愈好。高到某一程度以上,就可使消费大减,同时税收也大减。如果酒税完全达成了使人们戒酒的非财政目的,税收就是零。它再也不为财政的目的服务,它的效果只是禁止的。这样的情形不限于所有的间接税,直接税也是如此。对于公司和大规模企业所课的差别税,如果高到某一程度以上,其结果就会是那些公司和大企业的完全消灭。资本捐、遗产税,以及所得税,如果推行到极端,就会同样地自我摧毁。

课税的财政目的与非财政目的之间不可调和的冲突,是没有方法解的。大法官Marshall说得很对:课税的权力是破坏的权力。这权力可以用来摧毁市场经济,有些政府和政党确有决心用它达到这个目的。社会主义接替了资本主义以后,两个显然不同的行为领域,就不再并存了。政府把个人自发行为的轨道完全呑没,而成为极权的政府。为着财政目的,它再也不靠取之于民的手段。再也没有公产与私产之分了。

课税是市场经济的事情。市场经济的特征之一是政府不干涉市场现象,它的技术建构很小,因而这个建构的维持费只要征取全部个人所得的一小部份。这时,税是筹取政府经费的一个适当办法。之所以适当,因为它们是低的,对于生产和消费没有什么可察觉到的干扰。如果它们高到某一程度以上,它们就不是税了,就变成了破坏市场经济的工具。

租税变成破坏的工具这种转变,是现代财政的特征。重的税是好是壤,用税收来应付支出是否明智、有利,关于这些问题的十分武断的价值判断,我们不加讨论[2]。要紧的事情是要知道,税课变得愈重,它愈是与市场经济的保持不兼容。这里,无须提出这个问题——「现在还没有一个国家因为大众大量花钱而被拖垮」[3]这句话是否真实。市场经济是会被巨额的公共支出摧毁的。而且,有许多人是想用这个方法来摧毁它,这是不容否认的。

工商界时常为重税的压迫诉苦。政治家常被警吿:不要「吃掉了种籽」。可是,课税问题的真正难点,见之于「税愈是增加,愈是破坏市场经济,同时也毁灭税制本身」这个矛盾。所以,私有财产的维持与没收式的措施之不相容的这个事实,是很明显的。单一的税目也好,整个税制也好,当其税率高过某一程度的时候,都是要自我毁灭的。


[2] 这是处理财政问题的习惯方法,参考Ely Adams, Lorenz, and Young, Outlines of Economics (3d ed. New York, 1920), p. 702.

[3] 同上。

人的行为 medium avatar
3
人的行为 Jiav    10 个月前

四、租税干涉的三个类别

有几种课税方法可用来管制经济——即作为干涉政策的工具。这些方法可分为三类:

一、对于某些特定货物的生产加以遏止或限制的税。这种税也间接地干涉到消费。为达到干涉消费这个目的,有的是征课某些特殊的税,有的是豁免某些产品,而课在所有其他产品的一般的税,或者豁免消费者在没有租税歧视时所愿意购买的那些产品的税。采用那一种方法是不关紧要的。税的豁免,在关税方面用作干涉的工具。国内产品不负担关税;关税只课在国外输入的货物上。有些国家用差别的课税来管制国内的生产。例如,他们想鼓励葡萄酒的生产(中小规模的葡萄种植者的产品)以对抗大规模制造的啤酒生产而课啤酒更重的货物税。

二、征收所得和财产一部分的税。

三、征收全部所得和财产的税。

第三类的税我们不要讨论,因为它只是实现社会主义的一种手段,因而在干涉主义的范围以外。第一类的税,在它的效果方面无异于下一章所讨论的那些限制政策。第二类的税包含第三十二章所讨论的那些没收的办法。

Tu ne cede malis, sed contra audentior ito © 2015 - 2019 MisesCircle.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1.5.4.6
Inspired by V2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