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积分排行榜   注册   登录
Mises Circle
Time for Mises's Privat Seminar.
现在注册
已注册用户请 登录
Weibo login btn
3c5044a2611
Mises Institute

Austrian Economics, Freedom, and Peace

7caf96a5eb7
Master Program of URJC

Study Austrian economics under the direction of Prof. Jesús Huerta de Soto.

VerifiedMisesCircle精选 large avatar
Mises Circle  ›  中文

解决冲突:和而不同比以礼待人更重要

MisesCircle精选 Jiav · 10 个月前 · 163 次点击 · 11.89645541

原文发表于2018-12-12

约翰·加伦等 文
禅心云起

我们生活在充满冲突和怨恨的时代。常听人说,待人以礼、体贴入微,对解决冲突十分重要。这确实是好建议。可我们也将会看到,虽然保持文明礼仪很重要,但仅靠这一点,还不足以解决人类社会的潜在冲突。关键不仅在于人们能够倾听相互间的差异,还要能够让彼此以不同的方式行事。

市场和政治的不同

已故的米尔顿· 弗里德曼指出,如果我们“和而不同”(注:这里的“和”做“彼此赞成、和平交往”解),那么我们和同胞间的相处就要容易得多。反之以“同而不和”为背景,就必然已经为冲突做好了铺垫。

实际上,“和而不同”极其常见。我买黑色皮鞋、你买棕色皮鞋。我对你鞋子的颜色没意见,你对我鞋子的颜色也没意见。人人都赞成彼此可以采取不同的做法。类似结果十分普遍。我可能爱听乡村音乐,而你爱听歌剧;我可能喜欢吃鸡肉,而你喜欢吃鱼肉;我也许会读侦探小说,而你会读古代史。但从根本上说,我们都赞成彼此追求各自想要的东西,尽管这往往意味着我们彼此选择并不一致。

不幸的是,“同而不和”是政治解决方案的通常结果。这些解决方案往往会把“一刀切”的政策强加给每一个人。无论是否赞成,你都要为政治决定的结果交税。在这种背景下,少数人通常成为输家。特殊利益游说也许会克服这一点,但特殊利益者随后成为赢家。输家即使反对这一结果,也必须遵从。为了获得你想要的东西,你就需要参与政治斗争,击败他人所中意的,把你中意的结果强加给每个人。即使再讲礼貌,都改变不了这一点。实际上,政治竞争的本质加剧了冲突。输家再也无法按本人意愿行事,唯有黯然离开。如果涉及到的问题是有重要实质意义的,那么肯定会出现争端。这与市场的结果形成鲜明对比。人们在购买汽车、音乐、食品、住宅、衣服、书籍之类商品时,尽管差异如此之大,却不对此有丝毫抱怨,这真是令人感觉神奇。

在政治冲突中妥协是可能的,可任何一方都不会得到适合他们的东西。对皮鞋颜色的政治妥协,也许会给我们带来黑棕条纹皮鞋。

医疗保健:同而不和

这些想法一个风险极大的例子就是医疗保健。有人主张通过单一付款人或“全民医保”来实现政治决定的健康险和医疗。也有人主张以市场为导向的制度。前者基本上只允许一个保险计划。在这个计划中,由政府机构确定医疗保障范围。这一切当然都要从你的税单里掏钱。将出现类似于“平价医疗法案”强制下个人健康险市场(“交易所”)中所见的不满情绪。

附:奥巴马医改计划下美国人将失去五项自由:

选择医保项目的自由

国会两院的法案都要求各州建立医疗卫生“交易所”,由此提供“合格”的医保计划,美国人必须购买“交易所”的保险。但问题是,医保计划不能真正“以质取胜”,原因是联邦政府会硬性规定医保计划的最低保障水平。

健康生活则选择少交保费的自由

奥巴马的医改计划将州立法的一大缺点写入联邦法律:社区统一收费。十一个州,从纽约州到俄勒冈州,都实行某种形式的社区统一收费。社区统一收费就是要求所有病人不论年龄或健康状况,都要缴纳同等水平的保费。不管实行什么医保计划,先天身体就不好的人都需要补贴,但是社区统一收费这种方式很难实现医疗均等化。

选择高扣除额保险的自由

消费者慎花自己的钱,市场上就出现相应产品帮顾客省钱。两部法案将把这样的保险产品赶尽杀绝。但是有这样的产品才叫市场。医疗市场需要这样的保险产品增多,而不是减少。

现在数百家公司给总共约500万名员工提供医疗卫生储蓄账户。员工存入这个账户中的钱是免税的,工作单位也会给员工缴纳同样数额的保费。员工可以用这笔钱购买高扣除额的保险计划——比如超过12,000美元的大额医疗费用。 预防性医疗费用可以报销,但是其他所有的看病和体检费用都由病人从自己的医保账户中拿钱。所以,相比那些绝大部分医疗费用都可以报销的人,医疗卫生储蓄账户的持有人就非常注意看病要省钱。

继续投保原有计划的自由

奥巴马一直强调,新医改将给人们此项自由;但是法案规定的好象是另一套。法案将投保者分为两大类,两类人能否保留现有医保计划,境遇迥异。一类人是1974年的《雇员退休保险法案》涵盖的雇员。74年的这部法案针对的是自己投保的公司,这意味着这些公司不用从现金流中拿出保费,并没有真正的保险安排。这些公司包括通用电气、时代华纳等多数大公司。

众议院的法案规定,74年法案计划下的员工享受“祖父条款”待遇。他们可以唯我所愿:不必购买标准套餐,不必跟社区居民一样缴费,即使在法规限制的州,也可以健康生活者少缴保费。

选择医生的自由

参议院的法案规定美国人通过“交易所”买医保,人们现在也明白了,不久绝大多数人都得到“医保交易所”;法案还规定要通过所谓的“医疗之家”看病。“医疗之家”类似于健康维护组织:将指定一位初级医疗保健医生,该医生决定人们能不能看专科医生,决定什么样的医疗卫生服务最适合,比如核磁共振或者其他的扫描,决定什么时候确实需要找心脏病专家或整形外科医师。

这样的话,理论上讲,把门的初级医疗医生会引导病人接受性价比最高的检查和治疗。但问题是,如果医生不好好让病人到专家那治病,自己会有好处,十几年前的健康维护组织计划下的医生就是如此。

老年夫妇经常需要一个没有产假福利的高免赔额计划,对年轻夫妇来说恰好相反。人们需要不同的免赔额及共同支付额,需要对视力、牙科、脊椎按摩、避孕、处方药等等不同的保障范围。但无论你的个人需求和意愿如何,你都需要为政治决定的保障范围纳税。人们对于自己评价不高的项目,可能得到更多保障;对于自己评价高的项目,反而得不到多少保障。这真是彻底的“同而不和”。难怪它惹出了这么大的争议。

通过基于市场的健康险而非为强制计划纳税,人们用自己的钱购买适合自己的保险计划。小心选择保险计划十分重要,但谨慎者对于什么保险计划适合于自己,不同人存在着很大分歧。在基于市场的系统中,我们赞成各人可以各自购买不同的保险计划。这种“和而不同”显著减少了怨恨。

此外,为困难户提供医疗保障是一项普遍愿望。虽然我们想为自己寻求不同类型的健康险,但大多数政治观点,都希望在私人和政府的协助下帮到穷人。依自由至上论的见解,最好方法就是政府予以减税(不仅仅对穷人免税也要对富人减税)及依赖民间提供的慈善(减税增加了民间资本活动及慈善的活力)、降低社会力量办医及私人执业的门槛(较高门槛增加了穷人负担)。认识到这种共通性并努力实现之,可以让我们团结起来。没必要让所有健康险和医疗都完全相同。这样做只能撕裂社会。

公共教育的划一性

政治领域引起争议的另一重要例证是公立学校。在一系列问题上,各地方经常就公立学校进行不可调和的政治斗争,从学校祷告、着装规范、学校出勤区、性教育、强调体育还是学术、支持哪些课外活动、午餐菜单、学校自动售货机中的项目、课程内容、教科书到学校肃纪方法,这里所列不过是份简单摘要。许多父母,对这些纷争的政治结果不满,他们面临着两难选择:要么将孩子送到不适合的公立学校,要么承担一边交私校学费、一边替(自己孩子不上的)公校缴税的双重经济负担。公校制度势必会在社区产生紧张局面:不是有助于各种社会力量团结起来支持教育,反而成为磨擦不断的源头。

更广泛地拥抱私立学校的教育选项,可以避免这个问题。父母为孩子择校没有强制划一,每个人都必须为教育付费。此外,与医疗保健一样,人们普遍希望帮助低收入家庭子女入学。按照弗里德曼等人的看法,可以通过学券计划、特许学校和针对穷人的教育储蓄账户来实现这一点。但在自由至上论者看来,学券制亦有其弊端,如让一些私校蜕变成政府干预和管理的(实质意义上的)公校。当然更好的制度,无疑是让每个家庭能自由择校,并且实现“和而不同”。

政治解决方案产生冲突

对于某些商品,划一性似乎不可避免。例如,我们都拥有相同的军队和法院系统。在这里,政治决定几乎没有其他选择。但即使这些极特殊的情况,也存在“私营竞争性司法和安保体系”的构想,并在历史上和现实中不乏实例。

最重要的一点是,政治解决方案,通过强加“同而不和”,本质上产生了难以调和的冲突。随着更多结果由政治手段决定,冲突愈演愈烈。当墨守成规的强大利益集团遇到令自己不舒服的变化时,这种情况就会恶化。这些集团会拼命维持现状。奥巴马时代政治干涉经济的程度升级及当前的有所改观,就是美国现在所处的位置。

礼貌对话虽然一向重要,但要克服“同而不和”的后果,即使再礼貌也不起什么作用。待人以礼允许我们说出我们想要的。但是,“和而不同”允许我们按自己的意愿行事。这之间有很大差别。

因此,为了减少冲突,必须停止强迫“同而不和”以及早知行不通的政治解决方案。也许在极少情况下没有更好选择,我们应坚持把政治行动限制在这些情况,努力采取那些能够达成“和而不同”的市场化措施,而不是在社会中强制实施更多的“同而不和”。

比特币打赏地址: 1MpN7nQa49ZLehNcY9GVy8iGi3uZa5GRrN

目前尚无回复
Tu ne cede malis, sed contra audentior ito © 2015 - 2019 MisesCircle.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1.5.4.6
Inspired by V2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