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积分排行榜   注册   登录
Mises Circle
Time for Mises's Privat Seminar.
现在注册
已注册用户请 登录
Weibo login btn
3c5044a2611
Mises Institute

Austrian Economics, Freedom, and Peace

7caf96a5eb7
Master Program of URJC

Study Austrian economics under the direction of Prof. Jesús Huerta de Soto.

Verified人的行为 large avatar
Mises Circle  ›  中文

【人的行为】第三十三章 工团主义与劳资协作主义

人的行为 Jiav · 10 个月前 · 294 次点击 · 11.89645541

一、工团主义者的想头

「工团主义」(syndicalism)这个名义用来指称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

照Georges Sorel的党徒们的用法,工团主义是指那些为实现社会主义而使用的革命策略。它意涵:工会不应当在资本主义的架构下浪费他们的精力来求工人生活境况的改善。他们应当采取直接行动,不屈不挠地以暴力摧毁资本主义的一切建构。为着最后目的——社会主义——的实现,他们决不可停止斗争。无产阶级决不可让自己受资产阶级的那些口号——为自由、民主、代议政制——的欺骗。他们必须从阶级斗争中、在流血的革命中、在无情地消灭资产阶级中,求自己的解放。

这种敎条曾经发生作用,而且,在现代的政治中也还发生重大的作用。它曾经成为俄国布尔雪维克、意大利法西斯、和德国纳粹的中心思想。但是,这是一个政治问题,在交换行为的分析中,可以不管它。

「工团主义」这个名词的第二个意义,是指社会经济组织的一个方案。社会主义的目的是要以生产手段的公有制代替私有制,工团主义是要把工厂的所有权给与工厂所雇用的工人。「铁路工人有其铁路」、「矿工有其矿场」这一类的口号,最能表现工团主义的最后目的。

就其「直接行动」这个意思来讲,社会主义和工团主义的一些观念,是由一些知识分子发展出来的。而这些知识分子,却是马克斯宗派中,那些思想一贯的信徒所不得不称之为资产阶级的。但是作为社会组织的一种制度而言,工团主义的观念就是「无产阶级的心灵」的一件产物。它正是天眞的佣工所认为的改善他的物质福利的一个公平而便利的手段。消灭那些赋闲的寄生动物——企业家和资本家,把他们「不劳而获的」所得给与工人!没有比这更简单的事情。

如果有人把这些计划认眞地想,他就不会在讨论干涉主义的一些问题时来讨论它们。他就会认识工团主义旣不是社会主义,也不是资本主义,也不是干涉主义,而是异乎这三个主义而自具特征的一种制度。但是,你不会认眞地去想工团主义的方案,谁也未曾认眞地想过。谁也没有胡涂到把工团主义当作一种社会制度来公开颂扬。在经济问题的讨论中,工团主义曾经扮演过角色的,只是在某些方案无意中包含着工团主义的一些特征的场合。在政府和工会干涉市场现象的某些目标中,具有工团主义的一些要素。而且,还有基尔特社会主义(guild socialism)和劳资协作主义(corporativism),这两种主义掺合工团主义的成份,来假装避免一切社会主义和干涉主义所固有的政府万能。

人的行为 medium avatar
1
人的行为 Jiav    10 个月前

二、工团主义的谬误

工团主义的思想根源,见之于「企业家和资本家是些任意作为,而不负责任的横行覇道的人」这个信念中。像这样的横行独裁,决不可容忍。自由运动,曾经以代议制度代替世袭的君主和贵族专制的自由运动,必须以「产业民主」代替世袭的资本家和企业家的暴政而完成其功绩。经济革命一定会把政治革命所发动的人民解放推进到最高峰。

这种议论的谬误是显而易见的。企业家和资本家不是不负责任的暴君。他们无条件受消费者的主权之支配。市场是消费者的民主。工团主义者想把巿场变成生产者的民主。这个想法是错误的,因为生产的唯一目的是消费。

工团主义所认为资本主义制度最严重的缺点,以及他们所诬蔑为专横的谋利者的残忍无情,正是「消费者至上」的结果。在无拘束的市场经济的竞争情况下,企业家不得不致力于改善生产技术,而不管工人的旣得利益。雇主付给工人的工资,势必不能高于消费者对他们的成就所作的评价。如果一个工人因为他的妻子生了一个小孩而要求加薪,雇主基于这个婴儿的诞生无益于他的工厂这个理由而拒绝这个要求,这时,雇主的行为是遵照消费者的命令。这些消费者不准备仅为这个工人有个大的家庭而对他所生产的货物支付较高的代价。工团主义者的天眞幼稚,可从「他们自己决不会因为生产某一货物的工人经济情况不佳,而出较高的价钱来买这件货物」这个事实看出来。

工团主义的原则是要把每个公司的股份从不作工的股东手中拿出来,平均地分配于工人;债本债息的支付应当停止。管理权放在一个委员手中,这个委员由工人选出,这时的工人也就是公司的股东。这样的没收和重分配的方式,不会在一个国家内部或世界上实现平等。那将使一些工人收获较多,而另一些工人收获较少,前者是每个工人所使用的资本配额较大的那些工业所雇用的工人,后者是资本配额较小的那些工业所雇用的工人。

工团主义者在处理这些问题的场合,总是说到管理工作,从不提及企业家的一些活动。照一个平凡的低级职工的见解,工商业里面所要做的事情都是一些委之于管理部门的辅助工作。在他的心目中,今天在开工的各个工厂或工场,是个永久的建构。它将永不变更。它总是生产同样的产品。其实,一切情况是在一个不停的流变中,产业结样必须天天调整以解决新的问题。他对这些现象一概置之不理。他的世界是静态的。它不理会新的工商业部门、新的产品、新而更好的制造方法用以制造旧的产品,企业的基本问题是为新的产业和已有的产业提供资本,缩减那些需求降低了的产品的生产部门,促进生产技术的改良。这些问题,工团主义者全不理会。如果我们把工团主义叫做短视者的经济哲学,叫做顽固的保守份子的经济哲学,不是不公平的。这样的一些保守份子嫉视任何的创新,而其嫉妒心使他们蔽固到连那些为他们提供较多、较好、较便宜货物的人们也要咒骂。有些病人对于那个为他们诊好痼疾的医生的成功,反而心怀嫉妒,这些保守份子正像这样的病人。

人的行为 medium avatar
2
人的行为 Jiav    10 个月前

三、一些时髦政策中的工团主义的成份

工团主义的风行,显现在当今一些经济政策的各种标语中。这些政策的精髓,总是牺牲大多数人而使少数人的集团享有特权。这些政策的后果,总是损害大多数人的财富和所得的。

许多任务会是要限制在被雇用的会员人数。一般大众总希望有更多、更便宜的书刊、报纸可读,如果在自由的劳动市场里,他们是会实现这个希望的:可是,印刷业工会偏要限制印刷厂雇用新工人。其结果当然是会员工人所赚得的工资提高。但连带发生的事情就是,那些不能进入印刷业的工人们的工资率降得很低,以及印刷品的价格上涨。工会的反对技术改良以及工作均摊的策略(featherbedding),也引起同样的结果。

急进的工团主义是要完全消灭股东的股息和贷款人的利息。干涉主义者则热心于中庸之道,他们想把利润分一部份给工人,以缓和工团主义者的激烈情緖。利润分享是个很响亮的口号。这个口号所涉及的一些谬见,没有再进一歩检讨的必要,这里,只要指出它所会引起的一些后果也就够了。

如果生意赚钱给员工额外分红,这在小规模的商店或雇用高级技术员工的企业,有时是个好的政策。但是,如果把这个在特殊情况下就单独一个厂商而言是明智的政策,也视为可以普遍实行的一般制度,那就不合逻辑了。我们没有理由主张,一个接焊工人因为他的雇主赚得高的利润,他也应当赚得更多,其他的接焊工人因为他的雇主赚得较低的利润或完全没有利润,他就应当赚得少些。对于这样的报酬法,工人们自己也会起来反对。即令是在短暂的时期,这个办法也不能实行。

利润分享制的一个滑稽办法,是美国工会最近采用的「给付能力」原则。原来的利润分享是要把已经赚得的利润分一部份给员工,「给付能力」制是要把某些局外人所认为的雇主在将来会赚到的利润提前分配。杜鲁门政府在接受这个新的工会敎条以后,宣布成立一个「事实调查」局,这个机构为着决定雇主们较高工资的给付能力,有权查阅雇主们的帐册。可是,帐册所能提供的情报只是一些关于过去的成本与收益,以及过去的利润与亏损。至于将来的产量、将来的销售量、将来的成本、将来的利润或亏损,都不是事实,而是预先的测度。关于将来的利润是没有什么事实可查的[1]。

依照工团主义的理想,企业的收益应该全部归之于被雇的员工,不给所投的资本留下利息,也不留下利润,要实现这个理想,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但是,就我们所知,如果取消所谓「不劳而获」,也即是实行社会主义。

[1] 参考F.R. Fairchild, Profits and the Ability to Pay Wage (Irvington-on-Hudson, 1946), p. 47.

人的行为 medium avatar
3
人的行为 Jiav    10 个月前

四、基尔特社会主义与劳资协作主义

基尔特社会主义(guild socialism)与劳资协作主义(corporativism)的想法是渊源于两个不同的思想路线。

颂扬中世纪制度的一些人们,一向是赞美基尔特的。洗涤所谓市场经济的罪恶所要作的事情,只是回复到那些经过多次试验的老办法。但是,对于市场经济的这些恶骂,仍然是徒劳无益的。那些批评者从来没有为社会秩序的重建,具体地提出他们的办法。他们至多只是妄说法国的Etats-Generaux和德国的Standische Landtage那些旧式的准代表制会议优于现代的国会。但是,即令在这种制度问题上,他们的观念也是有些模糊的。

基尔特社会主义的第二个渊源,可从英国的特殊政治环境中看出。当英国与德国的冲突愈来愈激烈,而终于在一九一四年引发战争的时候,英国年轻的社会主义者对于他们自己的方案开始感到不安。费边社社员们的国家崇拜,以及他们对德国和普鲁士的那些制度的赞扬,到了他们自己的国家和德国作殊死战的时候,确实是很矛盾的。当本国最「进步的」知识分子渴望实行德国社会政策的时候,和德国人打仗有什么用呢?颂扬英国的自由,谴责普鲁士的奴役,同时又推荐俾斯麦和其后继者的那些办法,这是可能的吗?于是,英国的社会主义者就想要有一种特属于英国牌子的社会主义,尽可能地做到与条顿牌子的社会主义不同。这个问题就是要建立一个免于国家至上、国家万能的社会主义制度,也即个人主义型的集体主义。

要建立这样的社会制度,正如同要制作一个「三角形的四方」―样地不可能。可是,牛津的靑年们却很自信地想解决这个问题。他们从一羣不著名的复古主义者(颂扬中世纪制度的人们)借来「基尔特社会主义」这个名称以名他们的方案。他们宣称,他们的方案特异于别国的社会主义,是产业自治,是最有名的英国政治制度——地方政府所衍生的一个经济制度。在他们的计划中,他们把领导的任务委之于英国最有力量的压力团体——工会。他们尽力把他们的设计做得合乎本国人的口味。

可是,这些迷人心窍的修饰也好,卤莽烦嚣的宣传也好,对于明智的人们都不会发生误导作用。计划本身是矛盾的、行不通的,不到几年以后,它就在它的发祥地完全湮没了。

但是,后来又一度复活。意大利的法西斯党人急于需要一种厅于他们自己的经济方案。他们在返出马克斯社会主义的国际政党以后,就不能再以社会主义者的姿态出现。他们是那无敌于天下的古罗马军团的团员们的后裔,他们以此自傲,所以,他们旣不愿对西方资本主义让步,也不愿向普鲁士的干涉主义学习。普鲁士的干涉主义,在他们的心目中是些伪装的野蛮人的意理,而那些野蛮人曾经打垮他们的光荣帝国。他们要探求一种纯粹的专属于意大利的社会哲学。至于他们是否知道他们的信条只是英国基尔特社会主义的复制品,这一点是不关重要的。无论如何,劳资协作国家(the stato corporativo)不过是基尔特社会主义的一个再版。其间的差异只是一些不重要的枝节。

劳资协作主义由于法西斯党人的大肆宣传而获惊人的成功。许多外国的作家也极力赞扬这个新制度的奇迹。奥国和葡萄牙的政府也特别强调,他们要坚决实行这个高尙的劳资协作主义。敎皇的通谕——Quadragesimo anno (1931),也有些地方可以(但是不必)解释为协对作主义的承认。无论如何,天主敎的作家,在那些经敎会当局认可出版的书籍中,是支持这种解释的。

可是,意大利的法西斯党人也好,奥国和葡萄牙的政府也好,都没有认眞地想实现劳资协作的幻想。惫大利人给种种机构加上「劳资协作的」(corporativist)名称,而且把大学的政治经济学讲座改为「政治的与劳资协作的经济」(economia politica e corporativa)讲座。但是,关于劳资协作主义的本质,也即工商各部门的自治,只是见之于空谈。法西斯的政府首先是固执干涉主义的同样原则(干涉主义是我们这个时代所有名义上非社会主义的政府所已实行的经济政策)。后来,它一歩一步转向到德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即政府对经济活动的全盘控制。

基尔特社会主义和劳资协作主义的基本观念都是:每个营业部门形成一个独占体,这个独占体叫做基尔特或劳资协作(corporazione)[2]这个存在体享有充份自治;它可自由处理所有的内部事务而不受外在因素的干涉、不受外人的干涉。各个基尔特之间的相互关系,则由它们直接商讨处理,或由所有基尔特的代表大会来决定。在通常的情形下,政府不加任何干涉。只有在特殊情形下,当各个基尔特之间不能得到一致的意见时,才需要政府干预[3]。

在草拟这个方案的时候,基尔特社会主义者是记住英国地方政府的情况,以及那些地方政府与中央政府之间的关系的。他们的目的是要使产业的毎个部门得以自治;像Webb夫妇所说的,他们想「给每个行业的自决权」。[4]这正如同每个地方政府管理它的地方事务,中央政府只处理那些有关全国利益的事务,基尔特对于它内部的事情应有处理权,政府应把它的干预限之于基尔特本身所不能解决的那些事情。

但是,在一个分工合作的社会制度下,决没有仅仅关系一个特定的工场、特定的行业、或特定的产业部门,而与外人无关这样的事情。任何基尔特或劳资协作团体,决没有什么内部事务而其处理不影响到全国的。一个营业部门不仅是为它内部的人们服务,它是为每个人服务。任何营业部门如果其内部缺乏效率,稀少的生产要素被浪费,或者不采用最适当的生产方法,则每个人的物质利益都受到损害。我们不能把那些关于生产技术、生产的数量与质量、工作时间、以及许许多多其他问题的决定委之于基尔特内部的成员,因为这些事情不仅关系其成员的利益,也同样地关系外人的利益。在巿场经济里面,企业家在做这些决定的时候,是无条件地受制于市场法则的。他是向消费者负责。如果他拒绝消费者的命令,他就要赔本,而且,会很快地丧失他的企业家地位。但是,独占的基尔特却不怕竞争。它在它的生产范围以内享有处理一切的全权。如果置之不管而让它自治自决,它就不是消费者的仆人,而是它们主人的仆人。它就可自由地采取牺牲别人以利其成员的一些办法。

在基尔特的内部,是仅由工人们统治,还是与资本家、企业家合作管理,这是不关重要的。基尔特的管理部门是不是有消费者的代表参加,这也是不关重要的。重要的是:如果基尔特是自治的,它就不受制于市场压力以调整它的活动来满足消费者。它就把其成员的利益放在消费者的利益之上。在基尔特社会主义和劳资协作主义的制度下,决不会想到「生产的唯一目的在于消费」。事情恰好顚倒。生产本身变成了目的。

当美国的「新政」开始实行国家工业复兴方案的时候,政府和它的智囊团完全知道,他们所计划的不过是建立一个机构,以便政府对工商业的全盘控制。基尔特社会主义者和劳资协作主义者认为,自治的基尔特或劳资协作团体可当作一个可行的社会合作制度。从这一点就可看出他们的短视。

每个基尔特要把它的所谓「内部事情」处理得叫它的成员们充份满意,这是很容易做到的。缩短工作时间、提高工资率、不再做那些使成员们感觉不便的生产技术改良一好极了。但是,假若所有的基尔特都这样作,其结果将会怎样呢?

在基尔特制度下,再也没有市场的问题。再也没有任何价格(行为学意义的价格)。竞争价格也好、独占价格也好,都不存在。那些独占了必需品供给的基尔特,取得一种独裁的地位。它是必需的食物和燃料的生产者,以及电力和交通的供应者,它可以榨取全民而无所恐惧。谁会认为大多数人可忍受这种情形呢?假若这些与基本生活有关的产业,滥用它们的特权地位,而政府不加以干涉,则为实现劳资协作这个乌托邦而作旳任何企图,将会很快地导致暴力的冲突,这是不容置疑的。于是,这些空想家视为仅是一个例外措施的——政府干涉——将会变成惯例。基尔特社会主义和劳资协作主义将会变成政府对一切生产活动的全盘控制。普鲁士的统制经济(Zwangswirtschaft)是基尔特社会主义和劳资协作主义所想避免的,但其发展的结果,却正是这种统制经济。

对于基尔特社会主义的其他基本缺点,这里没有讨论的必要。它和任何其他的工团主义者的方案一样,都是有缺陷的。它没有想到,资本和劳动从这个部门转到另一个部门,以及创立一些新的生产部门,都是必要的。它完全忽视了储蓄和资本累积的问题。总而言之,它是荒谬的。


[2] 对基尔特社会主义叙述得最详细的是Sidney and Beatrice Webb合着的A Constitution for the Socialist Commonwealth of Great Britain (London, 1920);关于劳资协作的最好的一本书是Ugo Papi, Lezioni di Economia Generale e Corporativa, Vol. III (Padova, 1934).

[3] 一九三四年一月十三日,墨索里尼(Mussolini)在上议院宣布:「只有在更后的阶段,当基尔特相互间没有达成协议的时候,政府才能干预。」(Papi上书,p. 225引用)

[4] Sidney and Beatrice Webb, op. cit., pp. 227 ff.

Tu ne cede malis, sed contra audentior ito © 2015 - 2019 MisesCircle.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1.5.4.6
Inspired by V2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