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积分排行榜   注册   登录
Mises Circle
Time for Mises's Privat Seminar.
现在注册
已注册用户请 登录
Weibo login btn
3c5044a2611
Mises Institute

Austrian Economics, Freedom, and Peace

7caf96a5eb7
Master Program of URJC

Study Austrian economics under the direction of Prof. Jesús Huerta de Soto.

VerifiedMisesCircle精选 large avatar
Mises Circle  ›  中文

外来移民有利于一国经济吗?或者有害?

MisesCircle精选 Jiav · 10 个月前 · 236 次点击 · 11.89645541

原文发表于2018-12-18

瑞恩·麦克马肯 文
RADL
禅心云起

当今时代,经常会看到有人宣称:移民总体上有利于经济,或在其他某些方面有益于“美国”。

《自然》杂志声称:“移民和难民对经济有益”。另一位作者写道:“开放移民对人民的健康和经济有好处”。而CNN则坚称:“1500位经济学家联名致信特朗普:移民有益于美国经济”。

在这里,我既不反对契约自由,也不反对美国公民与外国人交往。换言之,如果一位私营雇主想给一名外国人提供工作机会,这位外国人就应当被自由地接纳。同样,如果一位美国房东想要与外国人签订租赁协议,那也是这位房东应享的权益。

但请注意,在这些情况下,所涉及的私人当事者都是具体的个人。与房东和雇主达成协议的并不是某种模糊的“移民”概念。他们是在与身份碰巧是移民的特定个人打交道、做生意。

这一现实状况围绕着一个重要事实:移民并不是同质的。每个人技能各异、需求各异、运气也各异。况且,甚至来自于特定国家和族群的移民也非同质。很显然,一位一口流利英语、无犯罪污点的墨西哥中产阶级一员,与来自同一国家劣迹斑斑的黑帮杀手之间,就没有什么共同之处。

因此,我们无法说移民在总体上有益于经济或者别的什么。有些移民是有益的,有些移民则不然。

同理,说“移民和难民对经济有害”、“移民造成犯罪”或“移民是公共财政的负担”也不正确。毫无疑问,这对于某些移民来说属实,但肯定并非人人如此。所以每当看到一篇文章标题呼喊道“移民对美国有益”时,我都好奇于“这是指所有移民吗?”

但是,哪些移民会是受人欢迎的邻居和顾客,哪些移民又会在将来吸干纳税人血汗钱呢?

这才一直是移民政策的核心问题。

不同的方案

虚构的神话宣称,美国19世纪的边境是完全开放的。但事实恰好相反,当时美国有多个州采取了各种法律方案,以阻止那些被认为会消耗公共资源的特定移民如乞丐入境。(各州之所以可以这样做,是因为当时大多数人都赞成联邦政府无权插手移民事务。)在拒绝潜在无业移民入境的各州中,纽约州和马萨诸塞州特别出名。

这些法律要追溯到殖民时期——甚至英格兰——在那里,“济贫法”被制定来防止外来不速之客在一处新村落或地区落脚,挤占本打算用于本地居民的济贫资源。

直到后来,联邦政府才开始设定总人数配额,甚至将“移民法”建立在移民原籍国而非其具体特征的基础上。

于是,19世纪80年代之后,联邦政府逐渐开始采取禁令主义方法,其中最典型的事例就是1882年的《排华法案》。

然而,像这样的配额制度总有些像反市场中央计划。它们涉及大规模禁令和对整个移民阶层的管制,全然不顾本地雇主、家庭和慈善团体的需求——这些人员和团体很可能对接收这些移民颇有兴趣。

全面禁止来自于甲国的移民,其性质正如一个自由经济体禁止从乙国进口商品。这不过是政客武断决定美国人可以从事什么样经济活动的恶例。

此外,即使各州都想拒绝疑似“乞丐、流浪汉和可能犯罪之人”入境,也不时依靠担保入境手段的运用。在此情况下,那些想要“引进”移民的人,须提交履约保证金,以防新移民最终要靠领取救济金度日——不管是关进监狱还是入救济院。如果碰到这种情况,该州就可以拿这笔钱用做补偿。

具有理智的美国人会认识到,有些移民的确会给当地居民带来危险,而其他许多移民则不然。顺便提一下,这一认识适用于所有进口商品、人员和其他事物。毕竟,只要进口农产品,就总会带来入侵物种或疾病,并威胁到本地农作物。应对这种威胁的措施是挡下有风险的进口货物,而非连优质货物也一并禁止。

在当代背景下,重新采取并强调这样的策略而避开禁令主义方法,将有助于同时减轻国家对公民和移民这二者生活的影响。

有鉴于此,我们一方面应该采取更具灵活性、允许更多自由协作和市场交易的移民政策,另一方面同样仍要处理好诸如犯罪和一度被称为“赤贫化”的问题。

1)对于放弃所有补贴或福利(包括公立学校、医疗补助和其他类似计划)的移民,应快速或立即允许他们入境。

2)实行赞助、担保或“吸收”(注:指帮助移民融入新的社会文化环境)计划,适用于愿为移民提供保证的私人、雇主和慈善组织。如果这些移民最终沦为罪犯或公共资源消耗者,其赞助实体要为之负责。无法找到赞助人的移民将被驱逐出境。

3)废除移民人数上限,但将入境条件严格限制于:获得赞助与担保、放弃公共福利计划或者能够证明自己财务独立的人。

这些方案之目的,是允许美国公民更自由地与来自全世界的移民进行贸易往来,同时也限制移民给纳税人带来的风险。这也会自然而然地限制移民总量,而不需要政府武断地确定上限,因为私人资源所能提供的赞助和担保毕竟是有限的。

这个计划当然不会讨得反移民狂热人士的欢心,他们压根就不想要任何跨越边境的活动自由。在他们看来,他们关于美国人口和文化的情感,能够为联邦政府权力凌驾于私人协议与自由合作之上提供正当性。另一方面,这一计划也无法取悦那些因理想的或政治的原因而致力于最大化引进移民的美国人。对他们来说,移民是改造美国文化并使之变得更适应其偏好的手段,政府提供的财政补贴多多益善。双方都指望借政府之手将己方的移民偏好强加给对方,而置(受双方活动家们猜疑的)私营部门的自主决策于不顾。

然而对大多数美国人来说,他们的顾虑通常限于对犯罪和纳税人资源滥用方面的担心。这些问题和其他许多问题一样,都可以通过更多采取私营市场导向以及更多由私营部门决定入境移民人数的措施来解决,无论市场主体这样做是为了盈利还是慈善。

比特币打赏地址: 1MpN7nQa49ZLehNcY9GVy8iGi3uZa5GRrN

目前尚无回复
Tu ne cede malis, sed contra audentior ito © 2015 - 2019 MisesCircle.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1.5.4.6
Inspired by V2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