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积分排行榜   注册   登录
Mises Circle
Time for Mises's Privat Seminar.
现在注册
已注册用户请 登录
Weibo login btn
3c5044a2611
Mises Institute

Austrian Economics, Freedom, and Peace

7caf96a5eb7
Master Program of URJC

Study Austrian economics under the direction of Prof. Jesús Huerta de Soto.

Verified人的行为 large avatar
Mises Circle  ›  中文

【人的行为】第三十六章 干涉主义的危机

人的行为 Jiav · 10 个月前 · 220 次点击 · 11.89645541

米塞斯 著
夏道平 译

一、干涉主义的结果

资本主义的西方国家几十年来所实行的干涉政策,已经发生了经济学家所预料的一切后果。国际战争与内战、独裁者给大众的迫害、经济萧条、大量失业、资本消耗、饥荒,一一发生。

但是,导致干涉主义之危机的,并不是这些灾难。干涉主义的理论家和其徒众,把所有这些坏的后果解释为资本主义不可避免的现象。照他们看,正因为有这些不好的现象,所以必须加强政府的干涉。干涉政策的一些失败,一点也不损伤那蕴含着的敎条的名望。他们对于这些失败的解释,并不削减那些敎义的名望,反而提高它的名望。正如同一种邪恶的经济学说,不能仅以历史的经验来驳倒,干涉主义的宣传家,能够不顾他们自己所播出的灾害而大言不惭。

可是,干涉主义的时代快到它的末期了。干涉主义已经是黔驴技穷,一定会消灭。

人的行为 medium avatar
1
人的行为 Jiav    10 个月前

二、准备金的枯竭

一切干涉政策的基本观念是:富有者的较高所得和较多的财富,是可以自由用来改善穷人生活的一笔基金。干涉政策的精髓,是取之于一羣人用之于另一羣人。也即,没收和分配。干涉主义者认为,凡是刼富救贫的办法都是对的。

财政方面对所得与遗产课以累进税,是这个敎条最明显的具体化。课富人的税,把税收用于改善穷人的生活,是现代预算的原则。在工业的关系方面,缩短工时、提高工资、以及许许多多其他办法的实行,都是被认为有益于受雇者而增加雇主负担的。所有政治问题和社会问题的处理,都从这个原则的观点出发,而不管其他。

国营事业和市营事业所采用的经营方法就是一个例证。这些事业大都是亏本的;其亏损就是国库或市库的负担。亏损的原因是公营事业的缺乏效率呢,还是至少有一部份由于定价太低?这倒没有检讨的必要。更重要的是,「纳税人必须承担这些亏损」这个事实。干涉主义完全赞成这个办法。他们从情感上反对其他的两个解决法:把这些事业出卖给民营,或者把定价提高使其不再赔本。在干涉主义者的心目中,第一个办法是反动的,因为不可避免的历史趋势是一歩一步走向社会化。第二个办法是「反社会的」,因为它加重了消费大众的负担。要纳税人——也即富有的公民——承受这笔负担是公平的。他们的支付能力大于那些乘国营火车和市营地下车、电车、公交车的一般人们的支付能力。干涉主义者说,要这样的一些公用事业自给自足而不由公库贴补,那是过时的老式的财政观念;如果这些公用事业应当自给自足,那么,公路和国民学校也应当自给自足不用公库贴补。

我们无须和这些贴补政策的主张者辩论。很明显的,「量能付费」这个原则(ability-to-pay principle)的采用,要靠一些还可以征课的所得和财富的存在。一且到了那些可课征的资金被租税和其他干涉政策榨完了的时候,这个原则就再也不能应用了。

欧洲许多国家现在的情况正是如此。美国还没有到这种程度;但是,如果它的经济政策的现在趋势不赶快大大转变,几年以后美国也会是这种情况。

「量能付费」这个原则的彻底实施,一定会引起许多后果。为着讨论方便起见,我们只就金融方面的后果来讲,而不管其他的一切后果。

干涉主义者,在主张政府增加支出的时候,没有想到「可以利用的资金是有限的」这个事实。他没有想到一个部门的支出增加,必使另一部门的支出减少。在他的见解中,金钱是充裕无缺的。富人的所得与财富可以自由吸取。当他主张给学校较多津贴的时候,他只强调「在敎育方面多花些钱总是好事」这一点。他并不去证明为学校筹取津贴比为其他部门——例如保健部门——筹取津贴更方便些。他从未想到,严肃的辩论是会得到「限制公共支出,减轻租税负担」的结论。在他的心目中,凡是主张削减预算的人,都是维护富人阶级利益的人。

在现在这样高的所得税率和遗产税率之下,干涉主义者所赖以吸取作为全部公共支出之用的这项准备资金,很快地就要枯竭了。在欧洲的许多国家,这种资金差不多已经消灭了。在美国,最近提高税率的结果,税收的增加微乎其微。对高所得者课征的高附加税率,是干涉主义的半吊子们特别欢迎的,但是,这些高税率只稍微增加一点税收[1]。公共支出的大规模增加,不能靠「向富人榨取」,而其负担必须由大众承受,这种情形一天一天地明显了。干涉主义时代的租税政策、累进税和浪费支出这一套设计,已经推行到再也无法掩饰其荒谬的程度了。「私经济量入为出,公经济量出为入」这个有藉藉之名的原则,否定了它自己。今后,政府该会知道,一块钱不能用两次;政府的各项支出是相互冲突的。政府支出中,每一文钱的增加,正是要取之于那些想把负担转移其他人羣的一些人。那些急于想得津贴的人们,必须为这些津贴自行付账。公有公营事业的亏损终归要落在大众的身上。

在雇主与雇工的关系中,情形也将类似。流行的敎条是说,工资的赚取者应当获取「社会利得」,使剥削阶级的「不劳而获」受牺牲。据说,罢工的人不是为打击消费者,而是为打击「经理部门」。当劳动成本上升的时候,没有理由提高产品的价格;其间的差额应当由纳税人负担。但是,到了企业家和资本家的份内所得渐渐被租税、被更高的工资率、被其他名目的雇工的「社会利得」、以及被限价等等榨完了的时候,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剩下来可作为缓冲之用的。到了那个时候,很明显地,工资提升多少,产品的价格就会升高多少,任何一羣人所得到的所谓社会利得,必然全部反映于其他人羣所遭受的社会损失。每一次罢工,即令是短期的,也会成为对其余所有的人的打击。

干涉主义社会哲学的基础,是要有一项可以永久榨取不竭的资金存在。当这个财源枯竭的时候,干涉主义的整体就要崩溃。圣诞老人的那种做法,是消灭这个做法本身的一种做法。


[1] 参考A Tax Program for a Solvent America, Committee on Postwar Tax Policy (New York, 1945), pp. 116-117, 120.

人的行为 medium avatar
2
人的行为 Jiav    10 个月前

三、干涉主义的终结

干涉主义这段历史上的揷曲,一定会终结的,因为它不能成为社会组织的一种永久制度。其理由有三:

第一、限制的办法总归是限制生产量,因而限制了可供消费的财货量。对于某些特定的限制和禁止所提出的理由,不管是什么,这些限制办法的本身,决不能构成社会生产的一种制度。

第二、所有干扰巿场现象的一切措施,不仅不能达成设计者和主张者所想达到的目的,而且会引起——从设计者和主张者的观点来看——比他们所想改变的原先事态更不好的事态。如果对于这些更不好的事态再用干涉的办法纠正再纠正,那就一定走向市场经济的完全崩溃,社会主义取而代之的境界。

第三、干涉主义是要把某一部份人的「剩余」没收,而赠给另一部份人。到了这种剩余被全部没收无遗的时候,这种政策的再继续,也就不可能了。

循着干涉主义的途径再向前走,终于采用了中央计划——兴登堡型的社会主义(Hindenburg pattern of socialism),首先是德国,后来是英国和许多其他的欧洲国家。値得注意的是:在德国,采用决定性手段的,不是纳粹,而是希特勒夺取政权以前的威玛共和(The Weimar Republic)时期那位天主敎徒的总理布朗林(Brüning);在英国,不是工党,而是保守党的首相丘吉尔。事实的眞象,被英伦银行国有化、煤矿和其他若干企业国有化这类的轰动事件掩盖了。但是,这些企业的被没收,不过是次要的事情。英国之应叫做社会主义国家,不是因为某些企业已经正式被没收和国有化,而是因为每个人民的一切经济活动都要受政府和它的许多机构的完全控制。政府机关指挥资本和人力配置于各部门;它们决定生产什么、怎样的质量、多大的数量,而且也规定每个消费者的配额。一切经济问题的最高权力完全握在政府手中。人民都降到被保护者的地位。留给工商业者(也即以前的企业家)的,不过是些准经理功能而已。他们所可自由作的事情,不过是在有限的范围以内,把政府机关所作的企业决定付之实行而已。

我们曾经指出,管理制度——即:把营业行为的辅助工作委于助手们,对于他们给以一定范围内的决定权——只有在利润制的架构以内才可能实行[2]。经理人员之所以为经理人员,而异于纯粹技术人员之特征,就是在他的任务范围以内,他自己决定那些使他的行为得以符合利润法则的方法。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旣没有经济计算,也没有资本会计,也没有利润估计,因而就没有管理活动的余地。但是,社会主义的国家,只要还能靠国外市场所决定的价格作计算,它也可以在某种程度内,利用一种准管理的阶层负责制。

把任何一个时期叫做过渡时期,这是个拙劣的权宜之计。在现实的世界里面,总是有变动的。每个时期都是个过渡时期。我们可以把那些会永久存在的社会制度,与那些由于自我毁灭而必然是过渡的社会制度区分得淸淸楚楚。这已经在上文讲到干涉主义的自我毁灭,而终于走向德国型社会主义的时候指出。欧洲的大多数国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谁也不知道美国会不会追随。但是,只要美国坚守市场经济而不实行全部旳政府统制,西欧的社会主义经济还可以作计算。他们的营业行为还不具备社会主义行为的特征;它还是基于经济计算。如果全世界都转到社会主义的话,情形就完全不同了。

常常听到这样的说法:当半个世界是社会主义的时候,另外半个世界就不能仍然是市场经济,反过来说,也是一样。但是,我们没有理由假定这样的两个制度把地球分割而又彼此并存是不可能的。如果眞的是如此,那么,那些已经放弃资本主义的国家的现在经济制度,也许会无限期地延续下去。这个制度的推行,会引起社会分解、混乱以及人民穷困。但是,低的生活水平也好、愈来愈穷困也好,都不会自动地消灭一个经济制度。只有人民自己的明智足够了解这种制度的改变是有利的时候,它才会由一个更有效率的制度代替。或者是被外国更厉害的武装力量摧毁,而那些外国的武装力量是由于他们更有效率的本国经济制度所供应的。

乐观的人们,总希望那些曾经发展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和其文明的国家,至少也可坚守这个制度于将来。对于这个希望,确有些肯定的迹象,但也有同样多的否定迹象。在财产私有与公有、个人主义与极权主义、自由与独裁这些原则性的意理大冲突之间,预测其结果,是徒劳无益的。关于这个斗争的结果,我们所能预先知道的,可以浓缩成下列三点。

1、在这个意理的大冲突中,我们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力量,一定会使那些有利于人类的意理——社会的纽带和人类的物质福利所赖以保持和促进的那些意理——得到最后胜利。没有什么东西叫我们坚信,人类前途一定是更满意的情况,也没有什么东西叫我们坚信,人类前途不可能变得更坏。

2、人们必须在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之间选择。想避免作这种选择而采取所谓「中间路线」,这是做不到的,不管给这中间路线什么名称。

3、普遍地实行社会主义,废除经济计算,其结果一定是一团糟,社会的分工合作也就归于解体。


[2] 参考第十五章第十一节。

Tu ne cede malis, sed contra audentior ito © 2015 - 2019 MisesCircle.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1.5.4.6
Inspired by V2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