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积分排行榜   注册   登录
Mises Circle
Time for Mises's Privat Seminar.
现在注册
已注册用户请 登录
Weibo login btn
3c5044a2611
Mises Institute

Austrian Economics, Freedom, and Peace

7caf96a5eb7
Master Program of URJC

Study Austrian economics under the direction of Prof. Jesús Huerta de Soto.

VerifiedMisesCircle精选 large avatar
Mises Circle  ›  中文

《货币、银行与国家》 ——如何避免逃不开的经济周期 中文版序言

MisesCircle精选 Jiav · 10 个月前 · 548 次点击 · 11.89645541

蒋豪 文

金融基础理论涉及三个方面:货币、信用及利息理论,三者紧密相关,而货币则更加基础和关键。自然而然,货币银行制度是根本的金融制度。

有关货币的论著可谓汗牛充栋,各种学说亦是交错杂乱。不要说常人难以厘清货币的本质,就是有的经济学家甚至顶级金融专家都自叹“不识庐山真面目”。

由于货币金融理论的混乱,人类至今未能摆脱金融危机的桎梏。美国2007—2008年危机及随之而来的大衰退就是最新鲜的例证。鉴此,英格兰银行前行长默文·金(Mervyn King)在2016年也忍不住说,当前的货币银行制度是“炼金术”,应终止这种金融炼金术。

事实上,始终有一小批人能够预见到金融危机,并知晓避免危机之道。他们是古典自由主义的继承人,由于历史的机缘现在常常被称为“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本书作者理查德·M.埃贝林就是这样一位经济学家。

埃贝林是美国塞特多大学(The Citadel)伦理和自由企业领导力杰出教授。他曾任诺斯伍德大学经济学教授,美国经济学教育基金会(FEE)(2003—2008)主席,密歇根希尔斯代尔学院(Hillsdale College)(1988—2003)米塞斯经济学教授,并曾任自由未来基金会(The Future of Freedom Foundation)(1989—2003)主管学术事务的副主席。他还著有《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和《自由的政治经济学》(Edward Elgar,2003)以及《政治经济学、公共选择和货币经济学:米塞斯和奥地利学派传统》(Routledge,2010),并编著三卷本《米塞斯选集》和五卷本《资本主义之辩》(2009—2014),并与他人合著有《当我们自由》(2014)。

本书不是传统意义的教材,也不是严格意义的学术著作,而是一本面向大众的轻学术著作,语言通俗易懂,但不失学术著作的严密与准确。

通过引入问题“一点通货膨胀没啥害处,不是吗”,作者开始带我们进入货币思辨之旅。作者分析指出,20世纪20年代美联储稳定价格水平的政策是大萧条的根源。而大萧条的严重性和持续时间之长是由政府干预主义和集体主义的政策造成的。作者用了几章篇幅详细介绍、对比了奥地利学派、美国新政、凯恩斯革命以及芝加哥学派的货币主张。

作者论及了历史上的金本位。贸易的国际化需要得到一个稳定、稳健而值得信赖的货币秩序的帮助。人们认为黄金是历来证明最能服务于这个功能的商品。因此,19世纪古典自由主义国家所担负的有限职责中,地位最显著的就是维持金本位。不过,作者也正确指出,彼时的金本位并没有逃脱被干预的命运,事实上仍是政府管理货币。

最后一章“自由银行”是本书的重心所在。

“在一个自由银行体系中,一家私营银行能试着扩张其在市场中的钞票和支票一超过储户对它们的需求吗?是的。那么这种情况能维持很久吗?很不可能,正是因为在很短时间内,该银行将认识到自身行为的后果。这家银行也不可能强迫别的银行采取同样的行动,也不能以其孤立的货币和贷款政策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一般价格水平或者市场中的相对价格结构。因此,私营银行钞票超发和对该银行黄金储备的负反馈之间的间隔将更短,而且相比于中央银行,其影响也将更加具有局部性。”

在这里,作者实际上谈及了自由银行制度与现代货币金融制度的一个重大区别,即自由银行制度为什么是稳定的?而现代金融制度为什么具有所谓的“脆弱性”?在自由银行制度下,不同的银行就像轮船下面的不同隔离密封舱,单个银行“大也能倒”,最大程度减少了债务违约的相互扩散。也只有这样,才能够避免现代金融体系所谓的脆弱性。

作者批评了以中央银行为代表的货币银行制度,犀利地指出:

“货币中央计划是人们广泛接受的世界上彻头彻尾的中央计划中的最后一点残余。事实是,即使货币政策可以通过某种方式不受到意识形态和特殊利益政治压力的影响,我们也从来没有过成功的中央管理货币体系。通过废除政府对货币和银行体系的垄断控制和管制,货币政策将在各个地方变得没有必要。”

事实上,中央银行并非是市场法治的自发结果,而是私人银行引入部分准备金制度后,政府对银行偏袒呵护情况下不可避免的结果。而公正的法律准则对于自由市场的运作是必要的!政府没有担负起严格执行市场经济法律原则的责任,任由不负责任的银行自行倒闭,反而通过创设中央银行作为最后贷款人的方式成为银行不负责行为的最后拯救者。为了挽救破产的命运,不少银行家迫切希望有一个最后贷款人能够挽救自己。而一些理论家认为,防止私人银行家过度进行通货膨胀的最好方法是赋予一个受官方控制的中央银行垄断发行货币的权力。这样,中央银行就出现在历史舞台上。

维护公正的市场交易秩序是政府的职责所在,但是,在货币的演化过程中,政府不是维护公正的市场秩序,而是建立中央银行,使政府与商业银行分享部分准备金制度的好处,继续扭曲甚至放大不公正的市场秩序。这样,不诚实货币产生的根源没有消除,经济危机的根源也就继续存在!

十分少见且难能可贵的是,作者在最后一节中还提出了美国从当前货币银行制度迈向自由银行制度的六大步骤,使得作者的理论主张很接地气。

对于未来自由银行制度的细节,作者运用哈耶克自发秩序原理指出:

“这些问题并没有绝对的答案,而且也不存在绝对的答案。正如沃尔特·李普曼(Walter Lippmann)所解释的那样,理解和预见自由社会产生的复杂过程中的市场互动和发现机会的所有结果,对我们而言是不可能的。正因如此,自由才弥足珍贵。自由让只有自由占据上风时才出现的变得可能。这也是为什么货币自由必须在21世纪经济自由议程。”

人类文明的延续,在于保存自由;而自由发挥作用,往往受制于个别节点。当前,货币制度就是这样的节点。

本书引证丰赡,论述有力,代表了奥派在这一领域当前的水平。对于想一窥科学货币理论堂奥的读者来说,本书是一本略有挑战性的清晰明确的指引图。

比特币打赏地址: 1MpN7nQa49ZLehNcY9GVy8iGi3uZa5GRrN

目前尚无回复
Tu ne cede malis, sed contra audentior ito © 2015 - 2019 MisesCircle.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1.5.4.6
Inspired by V2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