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积分排行榜   注册   登录
Mises Circle
Time for Mises's Privat Seminar.
现在注册
已注册用户请 登录
Weibo login btn
3c5044a2611
Mises Institute

Austrian Economics, Freedom, and Peace

7caf96a5eb7
Master Program of URJC

Study Austrian economics under the direction of Prof. Jesús Huerta de Soto.

VerifiedMisesCircle精选 large avatar
Mises Circle  ›  中文

打破“钟罩”,赋权穷人,为经济腾飞奠基 ——德索托对资本与产权的洞见

MisesCircle精选 Jiav · 10 个月前 · 449 次点击 · 11.77749086

原文发表于《南方周末》2018-12-20

朱海就 文

当资产的收益权有法律保障之后,企业家才愿意把资产投入到追求利润的经济活动中,将资产转化为资本。否则,人们会选择小规模经营而不是扩大生产,因为扩大生产可能会遇到更多的掠夺。另外,资本交易往往是在陌生人之间进行的,要让资本所有者放心地把资本交给陌生人去使用,必须用正规的财产权制度来保障他的产权。当资本不能流动时,也就失去了资本的特性。

为什么大部分国家没有成为发达国家,为什么市场经济只在少数国家取得成功,没有在大多数国家出现?为什么很多国家会陷入到“中等收入陷阱”?秘鲁经济学家德索托教授在他的《资本的秘密》一书中给出了回答。他认为发展中国家有数额惊人的资产,但这些资产不能转化为资本,这是阻碍发展中国家转变成现代国家的根本原因。德索托教授对资本秘密的揭示,也是对“发展”问题的解释。

资产如何转变为资本

在发展中国家,人们会看到有大量的微型企业、小商小贩,但经济没有进一步的发展,而是停滞在这个水平。德索托教授认为其原因是缺乏正规的所有权制度,使僵化的资产无法变成资本。作者有一个精彩的比喻,他认为资产相当于水库,资本相当于建立发电厂,把蕴藏在水库中的能源提取出来,为社会的运行提供能源。类似地,当资产变资本时,资产中的无形潜能就被提取出来,变成驱动社会发展的能源,这样经济发展的“火车”就会跑起来。

正规的所有权制度包含两方面的含义,也是它的两种功能,即表述和法律保障。资产变成资本的前提条件是资产有清晰的表述。资产是资本的载体,资产有多种属性,只有当资产的基本属性,如机器设备的性能被表述清楚之后,才有人愿意购买,把它投入使用,从而变成资本。资产的物理属性会发生变化,比如机器设备会随着使用年限的延长而磨损。借助于表述体系,企业家才能对资产的价值进行重新估计,使资产的转让变得具有可能性。

当资产用文字和数据表述清楚后,资产就具有了“信息”的形态,这就极大地便利了资产的交易。企业家根据资产的数据信息,可以在远距离进行资产交易,比如股票交易就是以投资者能够获知公司资产的信息为前提的。正规的产权制度不仅记录资本的信息,也记录资本所有者和使用者的行为,如他没有按照法律规定办事,那么他的违法行为也会被记录在这一制度中,他的声誉会因此受损,甚至会受法律处罚。

一般来说,资产与资本并不是一对冲突的概念,资产有时也是资本,资本有时也是资产,两者很大程度上是重合的。但在德索托教授这本书中,资产更多的是指分散在无数个体手中,被资产所有者用于谋生的生产资料,而资本是指被企业家和资本家用于扩大再生产的手段。资本可以是实物形式,也可以是货币形式。当资产的收益权有法律保障之后,企业家才愿意把资产投入到追求利润的经济活动中,将资产转化为资本。

另外,正规的所有权制度也通过降低交易费用将资产变成资本。假如产权没有得到正式的承认,不合法的经营者总是处在恐惧之中,他们不得不用一种不正当的方式去保护自己的产权。德索托教授说,秘鲁15%的收入都用于行贿,菲律宾、海地和埃及等等其他发展中国家,无一例外都有非常高昂的产权保护费用,这就降低了生产经营者资本积累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人们会选择小规模经营而不是扩大生产,因为扩大生产可能会遇到更多的掠夺。资本尤其需要正规的产权制度,还有一个原因是资本交易往往是在陌生人之间进行的,要让资本所有者放心地把资本交给陌生人去使用,必须用正规的财产权制度来保障他的产权,否则他是不愿意把资本交出去的。当资本不能流动时,也就失去了资本的特性。

资本与企业家

资本变成资产后,资本就从资产中“游离”了出来,融入到资本的海洋中之后,这时,资本的使用和之前的资产已经没有关系了。不同资产需要组合起来才能创造价值,比如企业就是一个不同资产的组合。但是,资产要实现流动和新组合是很难的,比如面临着搬运的问题。但资本的流动和组合都很方便,可以在账户间瞬间完成。

资本的组合会产生无穷的威力,比如货币资本的新组合可以创造出新的资本和实物资产。市场经济就是将不同的资本以不同的方式组合在一起的经济,比如市场是利用“看不见的手”实现的组合,而企业是通过“看得见的手”实现的组合,资本组合得怎么样,直接影响资源配置效率和经济发展水平。当然,资本组合的前提条件是一个社会首先要有资本,也就是需要德索托教授强调的正规的产权制度。

资本是与企业家相关的概念,准确地说,被企业家用于追求利润的货币或财物才是资本,当企业家放弃经营活动时,资本也就消失了。资本也只有与企业家的结合才会产生魔力,变出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产品和服务。没有资本,企业家也会面临“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困境。那么,资本来自哪里?答案不是印钞,而是从资产中提取,“提取”的方式包括抵押、交易或股份化等等。资产变成资本之后,资本就可以汇聚起来,通过金融市场,交给某个能干的企业家支配,实现大规模生产,满足大众的需求。和德索托教授一样,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的代表人物米塞斯也把资本积累视为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他认为发展中国家不是缺技术,而是缺资本。德索托教授从产权和法律的角度,对发展中国家如何才能积累资本做了进一步的回答。

有了资本积累,生产的效率会大大提高,生产成本和产品价格也会下降,从而使普通人也能够消费得起,比如汽车、家电和手机等等都是以这种方式进入平常百姓家的。不仅如此,资本积累也推动了创新,使产品种类大大丰富。这样,通过使用他人生产出来的价廉物美的商品,原先的资产所有者也获利了,即他除了可以利用自己的资产获利外,还通过把资产变成资本,把资本交给他人集中使用而间接地获利。另外,他还可以通过分享资本的红利,比如股票的红利等方式获取资产资本化的利益。

社会资本总量的大幅度增加,生产规模的大幅扩大,生产技术水平的大幅提升,都有赖于资产向资本的转化,这一转化过程其实也是资本积累的过程。利用资本的生产方式,一定比利用资产的生产方式效率更高。事实上,资源的有效配置,是通过资产变资本实现的。换句话说,假如资源停留在资产状态,那么资源的配置效率会很低,因为在一开始就面临着流动的困难。资本脱离资产的实物形态之后,可以在大范围内流动和组合。通过资本的重新组合,可以创造出新的资产,这些资产可以再次资本化,这就实现了资本的循环和不竭的使用。相反,如不能实现资产到资本的转化,那么资产的价值只停留在原有的使用价值层面,当这种使用价值耗尽时,资产的生命也就结束了。

资产转变为资本后,商品交易变成了资本交易,并出现资本市场。资本的流动和组合等功能一般都是通过资本市场实现的,这样资本市场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经济发达的国家,一般也是拥有较为完善的资本市场的国家。当资产转变为资本之后,产权保护这一概念就有了新的内涵,即除了防止资产不被偷或抢之外,还包括在资本市场上保障资本所有者的利益不会因为内幕交易、业绩造假等非法行为而受侵犯。

众所周知,市场经济利用价格机制来配置资源,而价格正是以正规的财产权制度为基础的。所有的交换,本质上都是产权的交换。没有明确的、有法律保障的财产权,产权交换就无法进行,价格也就不会产生或只能在小的区域,比如一个集贸市场的范围内发挥作用,这样价格机制的资源配置功能就很有限。因此,在资本市场上保护产权非常关键,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那些拥有发达资本市场的国家,一般也是法治程度比较高的国家的原因。

资产变成资本,也是大范围和大规模的分工合作体系得以产生的重要条件。发展中国家,虽然也有分工,但那只是低层次和小范围的分工,相应地,人们的生活水平只能维持在温饱水平而无法进一步提升。资产变资本之后,资本得以大范围流动和集聚,从而也推动了大范围的分工。可见,有两个不同层面的分工,一是常说的资产或生产层面的分工,二是资本层面的分工。资本层面的分工合作是看不见的,但却是更为重要的,它一般借助于金融市场实现,比如企业资产的购并,风险投资家对创业项目的投资等。资本层面的分工驱动了资产层面的分工,使分工不断深化。在资本主义社会,资源配置更多的是在资本层面,而不是在资产层面进行的,资本是从资本中衍生出的平行实体。

不合法定居者的权利

资产变成资本的过程,是非正规的协议和规则变成正规的产权制度的过程,这方面美国做得很成功。美国并不是在某部法案中一下子就确立了正规的法律制度,而是经历了一个较长时期,在19世纪末期才逐步地建立起这套制度的。不难发现,也正是从那时起,美国开始了经济的腾飞,经过约一百年成为世界第一强国。在其他发达国家,正规所有权制度的建立也同样经历一个较长的演进过程。

在美国,正规的产权制度的形成,一个重要方面体现在将公共领地的不合法定居者“合法化”。美国是普通法传统,产权规则的建立是通过一个个案例,在演化中实现的,其中一个著名的案例是“格林与比德尔诉讼案”。诉讼双方是大地主的继承人格林和格林家族土地上一个名叫比德尔的不合法定居者。究竟应该把土地的所有权判给原来的土地所有者格林,还是判给该土地上的非法侵占者比德尔?

在一开始,联邦最高法院作出了有利于前者的判决,但肯塔基州的法官们拒绝执行。结果,州法官取得胜利,一个原因是人们对这些非法定居者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不合法定居者的权利得到了越来越多的支持,他们不再被视为不劳而获的罪犯或野蛮人,而是“高尚的开拓者”。这也促使美国国会改变立场,让不合法的社会契约与正规的法律具有同样的威力,把不合法定居者的各种协议纳入到了正规的法律体系中。美国国会最终通过了优先权法案,巩固了最底层定居者的权利。到1830年,支持给不合法居民权利的州从当初的13个增加到了24个。

正规所有权的建立,除了国会的承认这个因素之外,还与不合法定居者自己的努力有很大关系。他们确立了自己的不合法协议,这些协议作为非正规制度,成为正规所有权的基础。他们还建立了自己的组织,如“权利要求协会”。矿工们也有自己的组织,这些组织本身就是法律的创建者。在没有形成正规法律之前,矿工们就已经创建了自己的法律和协议,如矿工们凭借他们的智慧和敏感性,自行建立了一种便于操作的矿工法。这些非正规的法律和协议得到了政治家的支持,被法院批准,被纳入到正规所有权法律之中,从而构成正式法律的来源。所以,政府并非“构建”一种新的制度,而是批准和规范一种已经建立的制度。政府接受了不合法协议的存在,采取合适的策略,将它们纳入法律体系中,这也正是美国在建立正规法律制度方面可以提供给发展中国家的经验。

无论是承认非法定居者开拓的土地的产权,还是接纳他们创立的非正式规则和协议,都体现了对非法定居者“创造精神”的尊重,因为两者都是创造精神的产物。把“创造”作为法律的依据,也体现了洛克的产权思想。这种有助于创造力得到充分发挥的产权制度促进了美国经济的持续增长。

“发现”和“确认”

正规的所有权法律根植于人们已经习惯的社会契约,换句话说,产权是已经存在的,需要的只是正式的认可,如德索托教授所说的,立法者走上城市街头和乡镇公路,去听一听狗的叫声,就会知道产权的存在。法律来自民间,强制性的法律无法建立可运转的所有权,要尊重社会自身形成的契约和惯例,这些“不合法的所有权社会契约”是法律的来源。政府需要做的是“发现”和“确认”,填补非正规的产权制度与正规的所有权之间的鸿沟。如同资本是从资产中“提取”出来的一样,正规的产权制度是从非正规的产权制度中“提取”出的,显然,这一提取过程也是资产转化为资本的过程。

法律源于人们对权利的诉求,要满足人们的期待,必须与人们设计、使用和分配所有权的方式保持同步或一致。只有满足社会需要,法律才能生存下去,或者说,除非有利可图,否则人们不会接纳正规的所有权制度,这意味着有关所有权的法律是一个“经济”概念。这也表明,判断一种法律“合法”还是“不合法”的关键不在于它是否得到政府的确认,而是它是否经过了长时期的筛选,被证明为有效。

正规的产权制度的确立,包括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两个过程。从自下而上角度看,政府要给非正规的法律的成长提供空间,不要把可能变成正规的产权制度的法律扼杀在摇篮里;从自上而下的角度看,政府要解决非正规的法律制度“表述”不充分与不成文,只能在低层次上运转的问题,要及时地去发现和确认,使之正规化。

打破这个“钟罩”

从不合法的法律,到正规的产权制度,是发展中国家面临的一个艰巨的挑战,这种挑战包括法律和政治上两个方面。法律方面的挑战,如前所述,主要是指发现和确认那些已经形成的不合法的法律,并将它们与正规的法律加以对比,逐渐抛弃后者中那些不适用的、难以执行的部分,而把那些可以发挥作用的部分吸收进来,建立关于所有权的可调整的法律框架。

在政治方面,德索托教授认为必须超越“技术治国”的限制,“高层人士要挺身而出”,承担起改革的责任。他认为领导者至少要做3件事,包括从穷人的角度看问题,团结和吸收特权阶层,充分发挥律师和技术人员的作用。但是,如特权阶层反对变革产权制度怎么办?这是很多人会问的一个问题,德索托教授给出的答案是说服他们,让他们改变主意,让他们认识到确立正规的产权制度对他们也是有利的。

德索托教授引用布罗代尔的“钟罩”来比喻扩展受到限制的市场秩序,指出打破这个“钟罩”,关键在于建立正规的产权制度,实现从资产到资本的转换,从而也回答了市场经济何以可能这个关键的问题。德索托教授的观点提醒人们市场秩序的扩展不是自然而然的,而是需要付出艰辛的努力。

德索托教授提供了理解发展和改革的新视角。他把正规的产权制度作为解决发展问题之道,这远比使用宏观经济政策来解决问题高明。确实,没有一个发展中国家是通过宏观政策或使用金融工具而变成发达国家的。着眼于产权制度,改善法律体系,才是实现持久增长,最终从发展中国家变成发达国家的不二法门。

比特币打赏地址: 1MpN7nQa49ZLehNcY9GVy8iGi3uZa5GRrN

目前尚无回复
Tu ne cede malis, sed contra audentior ito © 2015 - 2019 MisesCircle.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1.5.4.6
Inspired by V2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