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积分排行榜   注册   登录
Mises Circle
Time for Mises's Privat Seminar.
现在注册
已注册用户请 登录
Weibo login btn
3c5044a2611
Mises Institute

Austrian Economics, Freedom, and Peace

7caf96a5eb7
Master Program of URJC

Study Austrian economics under the direction of Prof. Jesús Huerta de Soto.

Verified黄花非鱼 large avatar
Mises Circle  ›  中文

论价值与效用的客观性

黄花非鱼 Jiav · 8 个月前 · 374 次点击 · 28.52040253

价值是一个多义词,在经济思想史中存在多种含义和用法,为了避免混乱和误解,本文所使用的效用和价值的概念如下:

效用是人实现某一目的所获得的满足的程度,类似于古典经济学中的“使用价值”。

价值是财货对于个人的重要性程度,类似于古典经济学中的“交换价值”。

需要指出的是,效用对应于目的,价值对应于手段(财货)。例如说水的效用是解渴是不严谨的,实际含义在满足解渴这一目的时水所提供的效用。效用必须与具体目的相关,价值则不然,当我们说水的价值时,其所指是相同品质的每一升水的价值。

价值理论最大的困扰是经济学家常常用价值一个词表达效用和价值两种含义。

根据奥派经济学的边际效用递减规律,财货的价值由其边际效用决定,边际效用是最后一单位财货所提供的效用,或者说满足的最后一个目的的效用值。需要注意的是,如果一个人拥有五袋米,用于不同目的,这五袋米的价值是相等的,也就是都等于第五袋所提供的效用,但是这五袋米各自提供的效用并不会有任何改变。换个例子,现实中水的价值极低,但是我们所饮用的水仍然满足维持生命这个目的,也就是说其效用没有丝毫降低。只有严格区分价值和效用的含义,才能更好地理解这一点。

奥派的“主观价值论”有两方面的含义:一、价值源于效用;二、每个人的效用表(目的排序)不同。

第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因为目的是手段的原因,我们之所以需要某物,完全是因为它能够满足我们的某个目的,古典和奥派经济学家都承认这一点。

第二点是本文要重点探讨的,它可以细分为两层含义:1、效用是序数的而非基数的;2、每个人的效用表不同。

说效用是序数而非基数的主要理由是不存在度量效用的尺度,罗斯巴德的《重建效用与福利经济学》中的观点最具代表性。然而,效用代表满足、幸福和快乐,不存在度量尺度并不足以否定效用的基数性,人的每个目的都有其客观的内涵,绝非仅仅是为排序而排序,而是想实现一个个具体的目的。不过,对此问题本文不想费太多笔墨,读者可以自己仔细思考。

第二层含义所说的效用表不同,不仅指不同个人的目的排序不同,而且同一个人在不同时间的目的排序也不相同,存在大量事实可以证明这一结论,以至于质疑它们反而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对此,本文想指出的两点是:A、经济学家夸大了效用表的差异性,而忽视了其一致性。B、效用表相同与否与经济学关系不大,至少是个次要问题。

生活中存在大量萝卜白菜各有所爱的例子,但是经济学家对于效用表的差异性的强调忽视了人的目的的层级性,吃萝卜或白菜都不是终极目的,而是为了维持生存、获取营养,品尝美味这个更根本的目的,在这个目的的层级中,越是根本的目的,人们的排序就越一致,当然,对于是否存在衡量人的目的的终极标准,不同的哲学立场有着不同的结论。米塞斯认为对于人的目的不存在任何标准。但是,显然人的效用表不是随机的,只要我们摆脱对细节目的的过分关注,就会发现,其一致性远远超过了差异性,人们都偏好健康胜过疾病,偏好财富胜过贫穷,偏好幸福胜过不幸。

过分强调效用表的差异是因为经济学家错误地认为,只有效用表不同,交易才有可能发生,并因此将其视为经济学的必要基础。但是我们可以假设这样一个世界,其中每个人的效用表都是一致的,基于边际效用递减规律,只要每个人拥有的财货数量不同,他就会愿意用自己拥有较多数量的财货交换拥有较少数量的财货。在真实世界中,交易发生的原因有99%以上要归于此,而与人的效用表不同无关。也就是说,效用表不同不是交易的必要条件。

除了混淆效用和价值的概念以外,强调效用的序数性的另外一个原因是经济学家们担心,一旦承认效用是基数的,且每个人的效用表在整体上存在一致性,就会得出将富人的财产转移给穷人会增加社会总效用的结论。当然,效用基数论并不支持这种结论,财富再分配侵犯个人的财产权,摧毁的是最根本的生产动机。顺便说一下,以“人际之间效用不可比较”来反对财富再分配明细说服力不足,因为至少在公众看来,一元钱对于穷人显然比对富豪的效用更高。

序数效用论的一个糟糕的推论是否认财富概念,如果效用是序数的且人际之间不能比较,那么什么是财富呢?我们如何能够说现代人的境况比原始人更好?李嘉图在两百年前就对价值和财富进行了区分,简言之,财富就是总效用,其中包括那些免费获得的效用。在奥派经济学中,免费财货与经济财货分开论述,实则完全没有必要,免费财货也符合价值由边际效用决定这一条规律,只不过它们的边际效用为零。以空气为例,人们呼吸的空气所提供的效用是他的财富的一部分,但因其取之不尽,其边际效用和价值均为零。

不同个人对于细节目的的排序不同,一个人在不同时间对目的的排序不同,经济学家一直过度关注这些次要问题,以至于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实际上这些都不妨碍我们说效用具有客观性。这可以使我们理解,效用是最高准则,因为效用对应于目的。

举个例子说明效用而非价值是最高准则,假设一个人拥有五袋米,显然他希望拥有更多袋米,随着他拥有更多袋米,他所获得的总效用是增加的,但是一袋米的价值,也就是边际效用是降低的,他所拥有的总价值也可能是降低的,因为从价值角度,增加一袋米虽然带来相应的价值增加,但是同时也是的对于之前拥有的米的依赖性下降,也就是之前拥有的米的价值下降。我们可以想象当米多到成为一种免费财货时,其总价值将下降为零,而其总效用却是最大值。显然,人的目的是拥有更多效用,而非更多价值。关于这部分内容参见维塞尔的《自然价值》。

在原始经济和货币经济中价值的概念是有区别的,如上例中,价值是以边际效用表示的,边际效用本身是可变的,因此总价值可能增加或减少。在货币经济中,价值是以货币表示的,如果我们假设货币总量恒定,则总价值就是恒定的,随着商品增加,人们获得的总效用增加,单位商品的价值下降,在此情况下,我们可以说货币是价值的客观标准。

历史上,无数经济学家寻求价值的终极或客观标准,其中最著名的是李嘉图和庞巴维克,不过他们都以失败告终,究其原因是他们想同时找到价值和效用的标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根据我们上面的讨论,在货币经济中,货币就是价值的客观标准,不过,显然它不是效用的标准。

但是这里有一个看似的矛盾,虽然效用是最高准则,但在货币经济中,人们好像追求的是更高的总价值(总货币)。其实这很好解释,虽然效用是最高准则,但是货币,也就是价值是获得效用的手段,因此在货币经济中,货币,也就是价值成为了看起来更重要的标准。

在货币经济中,我们可以简单假设所有商品都可以卖出交换货币,同时货币可以用来购买所有商品,这就使得货币经济与原始经济有了一个根本的不同,在原始经济中,价值来源于效用,人的行为往往基于效用的比较进行。在货币经济中,价值依然来源于效用,但是由于货币交换所有商品的特性,使得价值反过来又成为商品的效用之一。举例来说,一个人得到一件对自己毫无用处但是市价很高的商品,他不会将之抛弃,而是会在市场上出售;一个人想要一件对自己非常重要但是市价极低的商品,他会去市场上购买。因此,市价虽然形成于每个人的效用,但是市价又会成为每个人的“客观”的价值标准。除了消费品的选择以外,货币成为经济计算的工具。

成本是指为完成某件事或取得某件商品所做出的付出,显然,滥觞于现代经济学中的“机会成本”不是成本。在货币经济中,成本就是指购买商品所支付的货币量。

在货币经济中,商品的名义价格等于货币量除以商品数量,商品的相对价格取决于成本,但同时效用为商品的成本设定上限,也就是说,当成本高于效用时,价格由效用决定,当成本低于效用时,价格由成本决定。对于成本决定价格,很多人会以捡到钻石来反驳,实际上这个问题李嘉图在二百年前就回答过了。对于碰巧捡到的钻石,其成本仍然是无限大,因为成本是你再增加一颗钻石,因此仍然是其效用决定价格。在货币经济中,成本决定价格,效用为价格设定上限,需求则会决定消费和生产的数量,也就是说决定供给的方向。

由于价值来源于效用,资本品的价值来源于消费品的价值,早期奥派经济学家进而认为资本品也就是生产要素的价格直接决定于消费品价格。边际生产力理论认为,一单位生产要素的价值等于损失掉它所损失的消费品的价值,这显然违背了上述讨论的原则,无论生产要素的边际贡献多么大,只要它可以以很低的成本获得,那么它的价值就是它的生产成本。边际生产力理论还违背了古典经济学的工资基金理论,抛开对生产要素的供给和需求本身讨论其定价。

基于客观基数的效用概念和价值决定于边际效用的理论,我们可以形成完整的价格理论,包括消费品和资本品如何定价等等,接下来还可以探讨资本家和工人在总收入中获得的比例,也就是利润和利息问题。基于利润理论,还可以形成关于商业周期理论的探讨,因为商业周期正是以企业利润为表象体现的。

目前尚无回复
Tu ne cede malis, sed contra audentior ito © 2015 - 2019 MisesCircle.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1.5.4.6
Inspired by V2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