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积分排行榜   注册   登录
Mises Circle
Time for Mises's Privat Seminar.
现在注册
已注册用户请 登录
Weibo login btn
3c5044a2611
Mises Institute

Austrian Economics, Freedom, and Peace

7caf96a5eb7
Master Program of URJC

Study Austrian economics under the direction of Prof. Jesús Huerta de Soto.

VerifiedMisesCircle精选 large avatar
Mises Circle  ›  中文

物价管制四千年

MisesCircle精选 Jiav · 8 个月前 · 184 次点击 · 29.39341638

托马斯・迪洛伦佐 文
彭美昂 译
熊越 董子云 校

通常需求和供给可以在能源市场自由发挥作用,所以汽油价格时起时落。每当汽油价格显著上升,这个产业就会必然受到国会物价管制的威胁,美其名曰“反价格欺诈法案”或其它代名词。

不管政客们怎样拐弯抹角地称呼物价管制,数百年来反对它的理论已为公众熟知。物价管制消除供给行为的一部分或全部盈利性,同时人为刺激需求,必然会造成短缺。它们还会诱使供应商尽可能偷工减料,并常常导致政府实施荒诞的限量供应方案,而这只能让事情变得更糟。

然而,反对物价管制并不只是局限于经济学教材的学术探讨。价格管制接二连三地造成灾难,已有四千年的历史记录。罗伯特·舒廷格尔与爱蒙·巴特勒1979年出版的《四十个世纪的工资与物价管制》一书漂亮地记录了这段物价管制的历史。

两位作者开篇引用了《古代世界经济生活》一书作者让-菲利普·列维所说的话,指出公元前三世纪时的埃及,在谷物的生产与分配上“国家真可谓是无处不在”。“各种级别的法令规定了一切价格”。这种“管制已经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检查员队伍非常庞大”。埃及的农民因为物价管制政策而异常愤怒,纷纷离开自己的农田。到该世纪末期,“埃及经济崩溃,也失去了政治稳定”。

在四千多年前的巴比伦,汉谟拉比法典实际上就包含了林林总总的物价管制。国家规定“如果一个人雇佣了一名农场劳工,此人应每年给这位劳工8古尔[古巴比伦体积单位,1古尔约300升]谷物”。“如果一个人雇佣了一名放牧人,此人应每年给这位放牧人6古尔谷物”,以及“如果一个人租用了一艘载重60吨的船只,此人应为此每天支付六分之一谢克尔(shekel)银币的租金,等等。根据历史文献记载,像这样的法律“扼杀了帝国好几个世纪的经济发展”。而一旦废除了这些法律,“人民的命运大大好转”。

古希腊也把实施过谷物价格管制,并建立了“一支谷物检查队,委派他们把谷物价格维持在雅典政府认为合理的水平上。”希腊的物价管制无法避免地导致了谷物短缺,但古代企业家用黑市规避了这些不公平的法律,使数以千计的百姓免于饥饿。虽然违反希腊价格管制法令会被执行死刑,但价格管制的法令“几乎不可能执行”。希腊的价格管制法令制造出短缺,而短缺又创造出有益公众的黑市交易机会。

公元284年,罗马皇帝戴克里先在流通中注入太多货币造成了罗马通货膨胀,并接着“规定了出售牛肉、谷粮、鸡蛋、服装及其他物件的最高价格。他还规定如果有人用比较高的价格销售他的货品,则会被处以死刑”。结果,就像罗伯特·舒廷格尔和爱蒙·巴特勒引用古代历史学家所说的,“既然人们在这个市场无利可图,他们就不再向市场供应粮食,因此大大加剧了粮食短缺。最终许多人因此丧命,这条法令也被弃之不用。”

移步到现代,宾夕法尼亚州和其他一些殖民政府实施的食品价格管制,几乎使乔治·华盛顿的革命军有饿死之虞。宾夕法尼亚州特别规定了“那些军需商品”的价格,使军队所需要的几乎每样商品都出现了灾难性的短缺。而大陆会议在1778年6月4号明智地采纳了反物价管制决议。该决议写到,鉴于经验已经告知我们限制商品价格不但与其初衷背道而驰,而且也产生了许多恶果。决议认为应建议各州废除或暂停所有限制、调节和控制价格的法律。罗伯特·舒廷格尔和爱蒙·巴特勒也写到,“这项政策变化的直接结果是,到1778年秋,军队就有了很好的补给。”

法国政客在大革命之后重复了相同的错误。1793年,他们颁布了“最高价格法”(Law of the Maximum),首先对谷物实施了价格管制,随后又管制了一长串其他物品。可想而知,“在一些【法国】城镇,许多人食不果腹、营养缺乏,饿倒在街上”。各省代表团写信给位于巴黎的政府,称在新物价管制法实施之前“我们的市场一直有谷物供给,但就在我们规定了小麦和黑麦价格之后,就再也没有谷粮供给了。市场上卖的只剩下其他不受最高价格法管制的谷物。”。在数以千计人平白丧生之后,法国政府被迫废除了这部灾难性的物价管制法。罗伯斯庇尔被押往刑场途中,穿过巴黎街道,人们纷纷喊道,“最高价格法去死!”

二战结束后的美国中央计划者,在经济政策上的极权主义思维显然堪比纳粹。战后占领德国期间,美国的中央计划者们相当欣赏纳粹的经济管制(包括物价管制)。所以他们在战争结束后仍保留了这些管制。臭名昭著的纳粹分子赫尔曼·戈林甚至都教导美国战地记者亨利·泰勒说,这样的政策实在是愚蠢之举。罗伯特·舒廷格尔和爱蒙·巴特勒在书中重述了戈林的话:你们美国在经济领域上做的很多事情,都曾给我们造成很大的麻烦。你们想去控制人们的收入和物价——乃至他们的工作。如果这样的话那就必须控制人们的生活。只控制一部分,我试过,但是失败了。也不可能一直控制下去。这我也试过,同样是失败告终。你们的计划并不比我们高明,我觉得你们的经济学家应该看看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1948年的一个星期日,即将卸任的美国占领军当局没有制止住经济部长路德维希·艾哈德。终于,他终止了德国的物价管制,酝酿出了“德国经济奇迹”。然而,这只是回归到让市场而非政客制定价格的常识,当然算不上是什么奇迹。

物价管制是导致美国二十世纪70年代和加州二十世纪90年代能源危机的元凶。四千多年来,各式各样的独裁者、国王、专制君主以及政客都以物价管制作为最吸引人的承诺,让公众以为自己可以“空手套白狼”。而四千多年的物价管制,所产生的结果也都一样:资源短缺、产品质量降低、罪犯所开设的黑市横行、贿赂、本国产能遭破坏、经济混乱、出现大规模的价格管制官僚机构和警察国家,以及权力集中到物价管制者手中的险象。

比特币打赏地址: 1MpN7nQa49ZLehNcY9GVy8iGi3uZa5GRrN

目前尚无回复
Tu ne cede malis, sed contra audentior ito © 2015 - 2019 MisesCircle.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1.5.4.6
Inspired by V2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