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积分排行榜   注册   登录
Mises Circle
Time for Mises's Privat Seminar.
现在注册
已注册用户请 登录
Weibo login btn
3c5044a2611
Mises Institute

Austrian Economics, Freedom, and Peace

7caf96a5eb7
Master Program of URJC

Study Austrian economics under the direction of Prof. Jesús Huerta de Soto.

VerifiedMisesCircle精选 large avatar
Mises Circle  ›  中文

经济学家:“绿色新政”以恐惧而非事实为依托

MisesCircle精选 Jiav · 8 个月前 · 270 次点击 · 29.39341638

威廉·弗莱施曼 文
禅心云起 译

上周,反碳活动组织350.org环保活动家和领导人比尔·麦吉本(Bill McKibben),给众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和参议员埃德·马基送去了一份情人节厚礼,宣称绿色新政非但不会导致人类退回“黑暗时代”(照明设备尚未大规模普及的前工业革命时代),反会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麦吉本告诉我们,这项措施的反对者“有一个用来打消绿色新政受欢迎度的计划:吓唬人们。”但可以预言,恰是他自己“贼喊捉贼”(干着他指责别人干的事)——提供虚假的谎言和真假掺半的信息,目的是吓唬大家,让他们对绿色新政是气候变化“虎狼之药”(疗法较疾病本身为害犹烈)的事实视而不见。

接受的尽是不知情者

麦吉本首先将“绿色新政”民意调查的支持率形容为高得可以“掀掉屋顶”。他提供的链接把投票支持率估为43.7%(多数,当然是,但掀掉屋顶了吗?),而耶鲁大学气候变化与交流项目的一项调查指出,对“绿色新政”措施的“跨党派强烈支持”,对应于高达97%的受访者,对这些措施不太了解或一无所知。

他接着引用了《The Nation》杂志对以下问题的一项民意调查:

“你是支持还是反对一项旨在结束美国化石燃料使用的‘绿色新政’,让政府创造清洁能源的就业机会?该计划将靠提高税收来买单,包括对碳排放征税。”

这个问题预先假定了前所未有且将来也不太可能发生的结果(十年内能源供应的大规模重组以及政府净创造就业岗位),故不应当被视为是真正的问题。

恐怖的展示

麦吉本然后展示了一道画风恐怖的“走廊”:卡特里娜飓风、“玛丽亚飓风之后波多黎各哀鸿遍野,尽管工人努力抢修输电线,岛上大部分地区还是陷入长达几个月的黑暗”、加利福尼亚野火、叙利亚内战、寨卡病毒、童工和饥饿。狮子、老虎和熊,哦,老天!

他说,这就是“现代人重返‘黑暗时代’的样子。”至少对于那些没弄错事实的人来说,这份清单的主要问题就是,即使这些状况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受气候变化影响,绿色新政也几乎无力解决这些问题。

关于气候变化导致更强更狂暴飓风的论点,远未得到证实。虽然最近一项研究旨在将气候变化和1982年以来飓风严重程度的猛升联系起来,鉴于飓风周期的长短,这段时期相对较短,且考虑到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认为结论“是提示性而并非决定性的”,在麦吉本先生发出诅咒前不到一周,该局发布了一份报告,这份报告发现:

“总之,无论是我们对21世纪的模型预测,还是对大西洋飓风和热带风暴活动趋势的分析,都不支持这个观点:温室气体引起的气候变暖是大西洋热带风暴或整体飓风数量大幅增加的祸首。(…)因此,我们的结论是,现在就有把握地断言人类活动——尤其是温室效应——造成了大西洋飓风活动可观测的变化,还为时尚早。”

波多黎各断电持续了那么长的时间,当然和当地基础设施不足关系更大。

认为加州森林大火是气候变化结果的观点,很大程度上也被否定了,全球范围内的研究表明,在过去几十年间,燃烧面积一直在减少。

虽然有人认为,2007-2011年袭击叙利亚的干旱加剧了冲突,但几乎没人将其定性为直接原因(冲突始于要求民主的改革、释放政治犯和结束腐败的抗议;宗教仇恨也起到了重要作用)。

他谈及寨卡病毒,预先假定了蚊子向北迁徙,但这种迁徙从未发生过,且自2017年以来,寨卡病毒引起的传染一直未被视为全球威胁。

至于气候变化引起童工和饥饿增加,同样缺乏证据。恰恰相反,童工人数一直在稳步下降,特别是在印度和中国,因为这两国更广泛地接受了市场改革。

关于饥饿问题,麦吉本先生似乎歪曲了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关于“营养不良人口”报告的数据。这不是一回事。

从正确角度来看,营养不良人口比例从2005年全球的14.5%急降至2015年的10.6%。他们最近的估计数据显示,2017年这一数据为10.9%。这一小幅上升,不该仅仅归咎于气候变化,还要归咎于多种多样的其他原因,比如全球各地的冲突,不仅包括叙利亚的,还包括阿富汗、也门、索马里的;还有很多主要因素和气候变化无关,委内瑞拉的公有制计划灾难就是如此。

当然,假如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气候敏感性数据是正确的,全面实施“绿色新政”最多只能让人们期望:到2100年,全球变暖减少(区区)0.137摄氏度。

独角兽和彩虹

在呈现给我们“空洞无物”的恐怖表演之后,带来的是绿色新政的“独角兽”(假想的存在)和“彩虹”(虚幻的希望)。

我们被告知,“未来的前景是,电动车各项指标都要优于燃油车”。显然,他从未听说过电动车的行驶里程限制(尤其在寒冷天气中),也从未听说过电动车的平均维修成本更高。

我们被告知“拥有和运行它们(电动车)的成本更低”,但忽略了一个警告。根据密歇根大学的一项研究,电动车的平均运行成本,约为内燃机的43.4%,因为相对而言,电力要便宜得多。可一旦“绿色新政”取消了化石燃料发电(目前占63%)和核能(目前占20%)发电,这种情况继续存在的可能性,就将迅速接近于零。

就在加利福尼亚州州长取消了大体上无价值的高速铁轨项目两天后,麦吉本这样告诉我们:“未来的前景是公共交通(大众通勤)”。可你没法造出这些东西。

麦吉本让你相信,采用这些东西是“很容易做到的”,并且“到了未来,相比之下会省大笔钱”,但他显然连现存条件的事实都搞不清楚,更遑论让别人接受他对未来任何表面肤浅的评估。

鉴于只有3%的受访者对绿色新政有“不少”了解,看来打消目前绿色新政受欢迎度的最有效计划,就是简单地介绍事实。

你不会从麦吉本那里得到这些事实。

比特币打赏地址: 1MpN7nQa49ZLehNcY9GVy8iGi3uZa5GRrN

目前尚无回复
Tu ne cede malis, sed contra audentior ito © 2015 - 2019 MisesCircle.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1.5.4.6
Inspired by V2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