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积分排行榜   注册   登录
Mises Circle
Time for Mises's Privat Seminar.
现在注册
已注册用户请 登录
Weibo login btn
3c5044a2611
Mises Institute

Austrian Economics, Freedom, and Peace

7caf96a5eb7
Master Program of URJC

Study Austrian economics under the direction of Prof. Jesús Huerta de Soto.

VerifiedRADL large avatar
Mises Circle  ›  中文

简读《社会主义》 第十六章 准社会主义的理论体系

RADL Jiav · 8 个月前 · 161 次点击 · 29.39341638

一、社会连带主义

在社会主义对资本主义进行了大肆批判之后,有些人虽然不愿屈服,却也受到了社会主义宣传的影响,转向一种试图调和矛盾的折中主义,其中传播较为广泛的就是社会连带主义。

社会连带主义者在认识到公有制有害于社会生产力的同时,还认为全体社会成员的利益是和谐的,仅靠私有制的社会秩序也无法保障全体人民的利益。人们的利益是休戚相关的,具有“连带性”,因此社会中人的行动也应该是“连带性”的。有的社会连带主义者认为应该通过法律来迫使有产者对穷人和大众承担福利的义务,另外一些社会连带主义者则诉诸于道德律令。

社会连带主义在浪漫主义盛行的法国流传甚广,首届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苏利·普吕多姆就是一位社会连带主义者。实际上,今天西方的白左和国内的进步主义青年们大都属于社会连带主义者。他们承认私有产权、也常为自由呐喊,但当他们看到成功的企业和企业家时,就不假思索地把一大堆“社会责任”扔到他们的肩膀上。他们就是无法认识到:只要通过权力的手段去干涉人们支配自己财产的自由,就是在破坏私有产权。社会连带主义的学说就是一个自相矛盾的悖论。
 
二、各种没收方案

以财富平等作为最高目标的社会改革运动,主要体现为重新分配土地等财产。这与生产资料公有制的社会主义不同,只能算是一条通向社会主义之路。

当被没收的财产不再被用于再分配,而是充公作为社会的生产基础时,大体上就可被视为社会主义了。个人允许保有的财产限度越低,就越接近于社会主义。

这种财产没收制度,包括对继承权的废除(或高额遗产税),都会大大削弱有才能的人创造财富的积极性,并迫使富人铺张浪费,造成资本消耗。
 
三、利润分享

有人主张将企业家的利润拿出来在企业家和工人之间重新分配,使工人在获得工资之外还分享利润。恩斯特·恩格尔认为这“能够让双方都满意,从而平息激烈的对抗,从而也能解决社会问题。”

这种观点建立在剥削理论的基础上,认为工人的劳动是不可让渡的权利,因而产品有一部分是工人的。这种思路混淆了生产组织和权利问题,无异于和稀泥。如果承认生产资料私有制,就要承认企业家对产品及利润的完整产权。

当代有些企业家会分给员工一些股份和红利,这是建立在自愿基础上的一种合作方式,与制度化的强制性剥夺不可相提并论。当工人所得到的利润份额来自于对企业家的强制,这根本无法使工人获得更强的劳动激励,而只会打击企业家的盈利积极性。

不同企业家赚得的利润不等,因而在不同企业的工人所分得的利润也不相等。利润较低的企业工人势必要求获取和高利润企业的工人同等的份额,这又会将利润低的企业家推向绝境。

还有一种办法,利润不是在每个工人之间分享,而是在全社会公民中分享。所有企业都要上缴一部分利润,用以无差别地分配给所有人。这几乎就是现在的税务制度了,只是如今的税收不会分配到每个人,而是被用于“公共服务”。
 
四、工团主义

工团主义是劳动者为达到其政治目的而组织起来采取的一种政治策略。他们的目的有可能是真正的社会主义,也可能是一种特殊的社会和政治宗旨:使工人成为生产资料的所有者。本节所讨论的就是这种作为社会宗旨的工团主义。

工团主义来源于普通工人内心最直接的、本能式的“当家做主”的愿望。与社会主义不同,工团主义不是要全体工人成为全部生产资料的所有者,而是按照产业进行划分:铁路属于铁路工人,矿业属于矿工,工厂属于工人。

短视的工团主义者认为通过瓜分资本家的资产,就能给自己带来可观的利润。他们幻想着自己能成为管理工厂的专家,企业家成为受劳工领袖指挥的傀儡,却不考虑没有利润激励的工厂是否能够长久维持。

工团主义也无法实现生产资料的公平分配,受自然条件和生产结构所限,生产资料本身的价值和该生产资料需要的工人数量并非呈比例关系。例如,车床工人和厨师所支配的生产资料的价值显然有巨大的差异。

即使在某些行业或局部能够实施较为平等的收入分配,由于有人勤俭有人铺张,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工人之间又会出现财富的不平等。那些挥霍了财富的人又将主张重新分配,瓜分节俭者所积存的财产。

事实上,工团主义者的逻辑是如此的幼稚,以至于他们的理想只能存在于一种静态的社会之中。生产方式、供需关系、技术和人口都不发生任何变化,每个工人都刚好有一个后代接替他的职位。人员不能在不同部门之间流动,因为人员流动伴随着生产资料的迁移,否则迁移者就会失去他的生产资料。如果要使他在新的部门获得一个新的份额,势必遭到该部门原有工人的抵制。于是,产业也就因为无法获得必须的人手而失去了发展的可能。

“总之,工团主义将使任何生产变革成为不可能。哪里有它,哪里就没有进步。……工团主义除了是掠夺性部落的理想外,从来就不是任何别的东西。”

 
五、局部的社会主义

生产资料的所有权,本质上是其支配权。一件不可分割的商品,即使名义上是公有,其实际所有权也只能是归其实际支配者(即发号施令者)所有。

半公有半私有的折中方案只是临时的妥协,它无法作为一种合乎逻辑的理论而长期存在。

“这两种制度仅仅是互不相干地并存着,在它们各自的领域内运行。任何人都会认为这种社会组织原则的混合毫无意义。没有人会相信,不应当把自己视为正确的原则贯彻到底。谁都不可能宣称这种或那种制度只对某些生产资料更为有益。”

比特币打赏地址: 13DUaAm6GXm5HMWXnAVRVSPr7tZ1u2v5rH

目前尚无回复
Tu ne cede malis, sed contra audentior ito © 2015 - 2019 MisesCircle.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1.5.4.6
Inspired by V2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