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积分排行榜   注册   登录
Mises Circle
Time for Mises's Privat Seminar.
现在注册
已注册用户请 登录
Weibo login btn
3c5044a2611
Mises Institute

Austrian Economics, Freedom, and Peace

7caf96a5eb7
Master Program of URJC

Study Austrian economics under the direction of Prof. Jesús Huerta de Soto.

VerifiedMisesCircle精选 large avatar
Mises Circle  ›  中文

暴虐超出你想象的南北战争——保罗·克鲁格曼政治正确的“内战”妄想

MisesCircle精选 Jiav · 7 个月前 · 183 次点击 · 29.39341638

托马斯・迪洛伦佐 文
熊越 等 译
熊越 董子云 等 校

在1986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后,詹姆斯·M.布坎南在乔治·梅森大学的记者招待会上说的第一件事,便是这个奖“并没有让我在所有事情上都立即成为专家”。布坎南充分注意到——并且惊讶于——之前的一些获奖者出尽了洋相:他们把奖项看成一种能让他们对一切事物夸夸其谈的许可,而不管他们是否对这个领域一无所知。

最近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奖者保罗·克鲁格曼,就没有布坎南的这种谦逊和务实精神。作为一名《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他经常做所有《纽约时报》专栏作家都会做的事——假装他的确无所不知。一个例子便是他在2012年3月29日刊登在《纽约时报》博客上的《通往阿波马托克斯之路》一文。在提到了《时代》杂志的一篇博客对开战150周年纪念特别“不友好”之后,克鲁格曼对“内战”进行了一番滑稽的、小学生般的“演绎”。

李和格兰特各属于什么阶层?

克鲁格曼声称,他一直对李在阿波马托克斯投降的“象征意义”着迷,“李作为贵族身着军礼服,”相比之下格兰特将军“由于策马疾驰而泥泞不堪、衣冠不整。”克鲁格曼显然不知道,在1860年战争前夕,罗伯特·E.李度过了连续担任美军军官的第32个年头,他的主要职务是军事工程师。很难说李是一位“贵族”或统治阶级成员。相反,格兰特却是他富有的岳父名下一片850亩的奴隶种植园的监工。这座坐落在圣路易斯的种植园名叫“白色避风港”(听起来这名字或许是三K党起的),今天这里则是一座国家公园。(在“白色避风港”的网页上,国家公园管理处委婉地把格兰特称为奴隶种植园的“管理者”,而不是用在历史上更准确的词“监工”。)

在1862年,李遵照他岳父的愿望,释放了他妻子所继承的奴隶们。而直到《1865年密苏里解放奴隶法》迫使他们解放奴隶之前,格兰特的岳父在白色避风港的奴隶都没有被释放。与“全知”的克鲁格曼所说相反,李将军在正式投降前换装的这一事实并不会把这位服役36年的老兵变成一位“贵族”。

林肯和暴君有什么区别?

克鲁格曼接着声称,北方在战争中的胜利,是“擅长和平的一方”在“礼数上”的胜利。事实并非如此。北方“擅长”的其实是发起针对南方民众的全面战争。林肯政府制定了第一部《联邦征兵法》,接着命令数千名北方人在野蛮而血腥的拿破仑式突击——这场战争的特征——中送死。当数万名北方人逃跑时,林肯政府开始每天公开处决逃兵。当纽约人为了抗议征兵而发起暴乱时,林肯派了一万五千名士兵进城,他们杀害了数百名(甚至数千名)征兵草案的抗议者。

林肯同时也招募了数千名欧洲雇佣兵(他们中许多人甚至不会说英语),把他们武装起来送往南方,以此来告诉詹姆斯·麦迪逊、帕特里克·亨利和托马斯·杰斐逊的后人们,身为一个美国人实际上意味着什么。威廉·特库姆塞·谢尔曼将军传记的作者李·坎特记录了无数林肯新兵被以抢劫、掠夺和强奸的罪名而遭到特别起诉:

“来自纽约的军团(…)充满着一股大城市罪犯和旧欧洲监狱里囚犯的气息。”

北方对南方平民发起的战争持续了四年之久,屠杀了超过五万名南方平民。北方炮轰了像亚特兰大这种只有平民的城市数日之久,而北军士兵则在南方各地奸淫掳掠。克鲁格曼先生,这确实是“和平的艺术”。

若真如克鲁格曼所说的那样,北军在南北战争中以“谋略”取胜的话,那就让我们看看事实吧:当新奥尔良的妇女拒绝对那些占领他们的城市,屠杀她们的丈夫、子女和兄弟的北军士兵们屈膝时,野蛮的本杰明·巴特勒将军下令将整座新奥尔良的妇女掠作妓女。

巴特勒在1862年5月15日下达了第28号军令,称“北军的士兵和军官,受到了新奥尔良妇女(…)反复的侮辱。因此从今日起下令,凡是在言辞,举止和行为上侮辱任何北军军官及士兵的女性,其将承担沦为妓女的风险。”

巴特勒的命令很大程度上是对妇女强奸的许可令,因此全世界的舆论都在谴责他。这就是巴特勒禽兽不如的“谋略”。【注:这种“强奸权”使欧洲文明国家极度震惊,英法随即签署了抗议书。英国首相宣布:“把一个被征服的城市的女性居民交由一群胡作非为的士兵肆意凌辱,在冷酷地犯下如此令人不齿罪行的那道命令得以公开之前,我敢说,在文明国家的历史上找不到这样的先例。”】

北方站在正义一边?

克鲁格曼在他的博客中庆祝南北战争是“民主国家(北方)的胜利”,但战争期间的北方几无“民主”可言。

林肯非法中止了人身保护令,将数千名北方政治反对派未经审讯即投入大牢;林肯当局关闭了数以百计的反对派报纸,将批评他的俄亥俄州议员克莱门特·法兰迪加姆驱逐出境;罗杰·托尼因对林肯中止人身保护令“违反宪法”的批判意见,而被林肯威胁关进监狱;同时林肯对所有电报进行审查,非法操纵选举;将参选马里兰州议会的代表,巴尔的摩的议员亨利·梅,以及巴尔的摩的市长抓进监狱;非法策划了西维吉尼亚州的分离以令共和党多得到两个席位;违反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非法没收了边境州的合法枪支;以及签署了宣布南方为“叛乱”的法令从而非法入侵南方州。

因为“叛乱”的定义仅限于发动针对合众国的战争,或是在合众国与敌国的战争中援助敌国,所以这一做法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二条第三款。【根据宪法,由于南方州宣布自己主动分离,所以不构成叛乱。——译者注】

克鲁格曼在这个意义对民主的看法是对的:民主在本质上是一种大型的有组织霸凌行动,较大的团体欺负较小的团体,以便用税收来掠夺它。“南北战争”证明,当较小的团体不堪重负想要离开的时候,较大的团体会采取一切办法——甚至是屠杀数万人、轰炸和焚烧整座城市——来阻止他们离开。

林肯在他的第一次就职演讲中,使用了“武力”、“侵犯”和“血流成河”的词藻来威胁那些拒绝缴纳(两天前刚刚翻倍的)联邦关税的州。林肯不仅发出了威胁,并且最终将威胁付诸实行。

克鲁格曼在博客里说道,这就是“我信仰的那种国家”。

比特币打赏地址: 1MpN7nQa49ZLehNcY9GVy8iGi3uZa5GRrN

目前尚无回复
Tu ne cede malis, sed contra audentior ito © 2015 - 2019 MisesCircle.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1.5.4.6
Inspired by V2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