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积分排行榜   注册   登录
Mises Circle
Time for Mises's Privat Seminar.
现在注册
已注册用户请 登录
Weibo login btn
3c5044a2611
Mises Institute

Austrian Economics, Freedom, and Peace

7caf96a5eb7
Master Program of URJC

Study Austrian economics under the direction of Prof. Jesús Huerta de Soto.

VerifiedMisesCircle精选 large avatar
Mises Circle  ›  中文

终结“两房”败家子,而不是复活它们——关于金融危机的忧思

MisesCircle精选 Jiav · 7 个月前 · 217 次点击 · 29.39341638

导读:房利美和房地美,即使往好里说,也通过转移生产性投资资金破坏了经济繁荣,往坏里说,它们让美国陷入了一场金融危机。

丹尼尔·米切尔 文
禅心云起 译

政府做过什么最糟的事情呢?

这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我认为,以每一美元开支为基准,将美国税款缴纳给经合组织(OECD),是预算中最差劲的一项。

对于没收公民财产这种可怕做法,我个人表达过严厉鄙视。美国的税制有某些破坏性的特征,比如“海外账户税收遵从法”和“死亡税”(即遗产税)。

但你可能有强烈理由以“房利美”和“房地美”为首选。【注: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是两家美国政府赞助企业。主要业务是在美国房屋按揭贷款二级市场中收购贷款,并通过向投资者发行机构债券或证券化的按揭债券,以较低成本集资,赚取利差。以下简称“两房”。】

“两房”是公有制形态

这两家政府创建的公司,不仅通过扭曲资本配置来打压经济的长期增长,而且对于十年前的金融危机也负有相当大的责任,因为它们在助长房地产泡沫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美国的经济学家将美国的这种干涉主义制度描述为一种公有制形态:

“抵押贷款体系在很大程度上是国有化的,并受行政控制。拥有11万亿美元债务的美国抵押贷款金融体系,可能是世界上金融风险最集中的地方。美国的抵押贷款供应,带有公有制计划命令和控制的明显风格。这些贷款的结构、数量及它们带来的风险,都不受市场而是由行政命令左右。住房债务补贴每年约1,500亿美元,约占GDP的1%。一场和上回一样糟的危机,花费纳税人的金钱将达到GDP的2-4%,和2008-12年对银行的救助所花的钱相差无几。(…)证券化贷款以往大部分处于私营部门,现在几乎完全由国家经营。至少有1万页相关联邦法律、监管命令和规则手册。在这片把自有住房作为梦想的自由土地上,政府却插手放贷买房,而纳税人则承担风险。”

换句话说,我们的住房金融体系被政府干预搞得一团糟(非常类似于同样被弄得一团糟的医疗体系)。

以上是坏消息。

好消息是,自从“两房”在过去10年获得大规模救助以来,它们一直处于被“接管”的状态。这意味着这两家裙带主义的公司,现在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限制。

例如,“两房”无法花钱游说(尽管两党应其他住房游说团体竞选资金之请,仍在寻求增加对“两房”的补贴)。

但最坏的消息是,特朗普政府中有人想回到救助以前的荒唐岁月。

“两房”将往何处去

在特朗普准备就职之际,《华尔街日报》对这个问题发表了看法。这篇社论指出,政府对“两房”的隐性担保,导致了一场明确的救助。

住房危机爆发前,“两房”的老板数十年来享受着隐含纳税人担保的盛宴。所有人都知道这两家由政府创建的抵押贷款巨头,将在危机中获得联邦政府救助。所以“两房”能够冒着巨大风险,在最后拥有或者担保了5万亿美元房屋抵押契据时,仍能以较低的成本借到款。当房地产市场走下坡路时,不得不在2008年用纳税人的钱来实施救助,向这对有毒的“孪生子”注入了近1,900亿美元巨资。

作为救助计划和随后“接管”的一部分,“两房”依旧可以继续运营,而且它们仍然有一大笔隐性补贴,可以实现近乎自动的盈利(除非等到房地产市场再来一次大挫),不过是由财政部获取了这些利润。

不用说,这让“两房”股东们感到心烦意乱。他们购买股票,是为了从“两房”裙带主义商业模式带来的不当利润中分得一杯羹。

他们声称,回到救助以前的日子,将是一种私有化的形态,但《华尔街日报》社论正确地警告说,让这两家政府创建的公司利用政府给予的优惠、特权和补贴扭曲住房市场,并不是对自由市场的支持。

“有人期待财政部长提名人史蒂文·努钦(Steven Mnuchin)将重新恢复‘风险由公众承担而好处被私人拿走的’的‘华府环城公路’模式。(…)这些所谓‘政府赞助企业’(GSE)的私人股东一直在假装他们的收入并非源于政府。就好像没有‘山姆大叔’的支持,有谁会购买他们的担保,或者给他们提供廉价融资。(…)他们真正想要的,是把纳税人支持的双寡头垄断所带来的利润释放出来,好装入自己的口袋。我们都支持企业不受政府控制——除非他们在挥霍纳税人的钱。在上次危机之前,美国人被告知,房利美和房地美长期以来都是安全的。正确的答案就是关闭它们。”

阿门(但愿如此)。不只是要关闭它们,还要把它们扔到波多马克河里去。

去年早些时候,《华尔街日报》再次提到了这个问题,表达了对财政部长想要回归裙带之风无节制时代的担忧。

“房利美再度对纳税人毕恭毕敬(…)华盛顿(美国政府)应该把这一消息视为扯淡,最后着手让这家抵押贷款巨头及其难兄难弟房地美走向终结。但特朗普政府似乎正朝着反方向前进。(…)这对难兄难弟,目前正处于‘接管’状态,被打入冷宫之中。对冲基金买断了它们的股票,押注它们可以向华盛顿施加压力,以求恢复‘私人得利而风险让公众担走’的旧商业模式。财政部长努钦对参议院银行业委员会说:‘我认为我们有30年期抵押贷款是至关重要的。我不相信私人市场本身能够支持它。’但许多国家在没有30年期抵押贷款担保的情况下,拥有表现强劲的住房市场和住房自有率。努钦听起来像他的前任、民主党人杰克·卢。难道特朗普当选不是为了消除裙带资本主义吗?”

这个问题现在正在升温,有报道显示,财政部长正在推动恢复在过去10年造成了如此巨大破坏的道德风险体系。

“正在就谁应该在改革这两家政府赞助的抵押贷款公司房利美和房地美中起牵头作用,特朗普政府在和自身交战,(…)这场战斗的焦点,围绕着财政部是应该继续提倡它心中对于这两家公司的未来计划,还是应该将这些努力的控制权移交给联邦住房金融局即将上任的主管——经济学家马克·卡拉布里亚。”

好消息是,特朗普提名了一位明智的人来领导联邦住房金融局,该机构对“两房”有一定的监督权。

与此同时,白宫一些经济人士明白目前放松“两房”限制的危险,这也是一个好消息。

“白宫经济官员(…)正在努力防止那些助长抵押贷款泡沫、导致2008年金融危机和2000亿美元政府救助的公司重新上演冒险活动。这些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还表示,任何改革都必须有卡拉布里亚的同意。卡拉布里亚是一位长期的自由至上论经济学家,经常批评这家机构在危机前的商业模式。他还担心让‘两房’回到以前的模式——虽然是拥有股东的私营企业,但一陷入困境就会像2008年那样得到联邦政府的支持。”

但财政部的一些官员似乎——就像他们在奥巴马政府中的前任一样——没有从金融危机中吸取任何教训。

他们希望放松‘两房”的缰绳,这也许是为了帮助他们一些从事投机的密友。

“财政部长努钦和他的高级顾问克雷格·菲利普斯迄今为止带了坏头(…)1月,联邦住房局的代局长约瑟夫私下告诉员工有关计划(…)提到努钦过去关于此事的说法(…)努钦至少和一家在投机中受益的GSE股票主要投资者有业务关系(…)保尔森——持有GSE优先股——也提交了一份建议(…)努钦、菲利普斯、奥汀和保尔森吹捧的框架的一个关键特征,就是在紧急情况下,房利美和房地美一方面维持公众公司的身份,一方面得到联邦政府的支持,一种类似于在2008年之前‘两房’运作的那种商业模式。”

鉴于美国财政部在其他问题上的糟糕表现,我对他们在这个问题上也站在错误的一边,并不感到惊讶。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托比亚斯·彼得概括地论述了正确的方法。

“然而,政府赞助企业(GSE)所做的,很少是私营部门无法做到的,也很少是私营部门尚未做过的。此外,这些机构对美国纳税人构成了重大的金融风险。将这一成本和最小收益做权衡,就可以得出应该取消GSE的结论。(…)监管机构已让竞争环境倒向偏袒GSE。因此,GSE作为借款人可以承担更多的债务,来抵消价格上涨的影响。随着存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低,这些额外的债务最终将推动价格进一步走高,形成一个更多债务、更高价格、更大风险,以及(讽刺地)对GSE产生更多需求的恶性循环。让这两家GSE继续运营的,正是导致上次金融危机的同一失败住房政策。房地产市场不需要GSE,它们已成为不利于市场长期健康发展的有害因素。它们可以被淘汰(…)这将为再度出现一个活跃私人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市场创造空间,从而确保一个更安全、更稳定的住房金融体系。这个体系对所有人开放,同时让纳税人从‘救助黑洞’中脱身。”

彼得先生是对的。

我不惧明说,真正的私有化才是正确的做法。这将意味着特惠和补贴时代的终结。

在华盛顿,真正的斗争是在“接管”和假私有化之间展开的(这实际上应该被称为动力强劲和游说推进的裙带主义)。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显而易见的选择就是维持现状。

附注:“两房”是败家子

以下是次要问题,但也值得注意,房利美和房地美喜欢挥霍金钱。以下是《华盛顿自由灯塔报》发表的一份报告的部分摘录。

“房利美正在花掉纳税人数百万美元,给它的新总部装修升级,其中一盏水晶吊灯花掉25万美元。美国联邦住房金融局监察长最近在对房利美位于华盛顿市中心的新总部进行审计时,指出了3200万美元的可疑花费。(…)监察长报告说,新总部费用急剧上升,从2015年宣布加固总部大楼时的1.15亿美元增至1.71亿美元。在监察长询问有关水晶吊灯的情况后,官员们取消了价值15万美元的‘垂线锁匙雕塑’和98.5万美元的会议室‘装饰屏风’计划。”

总结一句,房利美和房地美,即使往好里说,也通过转移生产性投资资金破坏了经济繁荣,往坏里说,它们让美国陷入了一场金融危机。

它们应该被关闭而不是复活。

比特币打赏地址: 1MpN7nQa49ZLehNcY9GVy8iGi3uZa5GRrN

目前尚无回复
Tu ne cede malis, sed contra audentior ito © 2015 - 2019 MisesCircle.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1.5.4.6
Inspired by V2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