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积分排行榜   注册   登录
Mises Circle
Time for Mises's Privat Seminar.
现在注册
已注册用户请 登录
Weibo login btn
3c5044a2611
Mises Institute

Austrian Economics, Freedom, and Peace

7caf96a5eb7
Master Program of URJC

Study Austrian economics under the direction of Prof. Jesús Huerta de Soto.

VerifiedMisesCircle精选 large avatar
Mises Circle  ›  中文

灾难性的平均化执念

MisesCircle精选 Jiav · 7 个月前 · 161 次点击 · 29.69031958

雅各布·霍恩伯格 文
RADL 译
禅心云起 校

进步主义者的原则性目标之一,就是收入和财富的均等化。他们简单认为,有些人富足而另一些人匮乏,这是不公平、甚至不道德的。他们尤其会谴责亿万富翁的存在,但他们的失落怨叹,往往也会延伸到百万富翁,有时甚至波及比别人多一些钱财的人。他们希望政府来实现收入和财富的均等化,把富人的钱没收走,要么分给大家,要么就干脆放在政府金库里,花在总开销上。

左翼人士相信,之所以会有一些人穷困潦倒,恰因为另外一些人腰缠万贯。当然从理论上说,在“收税-再分配”这样的政治经济体制下,这种情况才是有可能的。也就是说,国家向人们征税,然后再把这笔钱赏赐给(比如说)某家公司,使之因为“公司福利”的恩惠而富有。或者国家可以授予某家公司在某种商品或服务上的垄断经营权,使之因缺乏竞争对手而富有。

然而,在一个不受束缚的自由市场经济中(这正是自由至上论者所青睐的),一个人变得富有的唯一途径,就是提供他人愿意购买的商品和服务。一个卖家越是成功地满足消费者就会变得越富有。

因此,在一个真正自由的社会中,靠制造他人的贫困而获取财务上的成功是不可思议的。实际上恰恰相反,这家公司越是成功,处于经济阶梯底层的人们生活就会变得越好。

首先,想想这家公司为人们提供的工作岗位。这些工作为雇员带来了收入和保障。一家公司一旦成功满足了消费者,就会扩大经营规模,从而意味着为更多的人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

其次,再想想这家公司给身为消费者的人们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它所提供的产品和服务越丰富,尤其当物价因供给增加而下跌时,消费者的生活就越得到了改善。

第三,通过收入和利润的增长,公司在增加社会资本的总体水平,这会带来生产效率的提高,也就意味着进一步的繁荣,表示社会整体生活水准的提升。

因此,在一个真正的自由市场中,企业主、投资人、雇员和消费者的利益是和谐的。在维持及扩大企业成就上,他们的利益是一致的。只要考虑到人人都比先前过得更好,那么有些人比其他人变得更富有的这一事实,也就变得无足挂齿了。

什么是左翼平均化运动背后的驱动力?嫉妒和贪念。左翼人士就是无法忍受有人比他们更有钱这样一个事实。通过国家权力向富人征税,强行均等化,即使让包括穷人在内的每个人生活变得更糟,他们也毫无意见。重要的是让富人变得不再富有。

我们已经见识过平均化思维模式在公有制国家所上演的荒唐戏码。例如,菲德尔·卡斯特罗执掌古巴大权时,并不满足于仅仅向少数富人征税。他知道,这虽然会减少财富不平等,但却无法彻底消除之。他决定实现完全的均等。他夺走“富人”的一切,一切!——金钱、银行账户、住房和生意。政府掌握了一切东西的所有权,每个人都要给政府打工、靠官僚谋生。

一段时间之后,几乎每个人在收入和财富方面都均等了——也就是说,平等的贫困。实际上,此时几乎每个人都处于饥饿的边缘。(当然享有特权的官僚除外。)通过控制全部企业并由政府官僚来经营,政府不仅毁掉了驱动自由市场经济的企业家精神,也毁掉了私人资本积累——这个提高生活水准、增进繁荣昌盛的关键因素之一。

就这样,左翼平均化的执念以破坏一个真正繁荣社会的经济基础而惨淡收场。更重要的是,它扼杀了公民自由。这是因为在一个真正自由的社会中,人们享有自然、天赋的权利去积累自己梦寐以求的财富,并随心所欲地利用这些财富,去实现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

比特币打赏地址: 1MpN7nQa49ZLehNcY9GVy8iGi3uZa5GRrN

目前尚无回复
Tu ne cede malis, sed contra audentior ito © 2015 - 2019 MisesCircle.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1.5.4.6
Inspired by V2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