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积分排行榜   注册   登录
Mises Circle
Time for Mises's Privat Seminar.
现在注册
已注册用户请 登录
Weibo login btn
3c5044a2611
Mises Institute

Austrian Economics, Freedom, and Peace

7caf96a5eb7
Master Program of URJC

Study Austrian economics under the direction of Prof. Jesús Huerta de Soto.

VerifiedMisesCircle精选 large avatar
Mises Circle  ›  中文

总统和货币——美国货币极简史

MisesCircle精选 Jiav · 7 个月前 · 451 次点击 · 29.69031958

格雷格·卡扎 文
禅心云起 译

今年(注:本文写于1996年)是美国历史上围绕货币政策(一个在当代政治中基本上被忽视的问题)展开的最重要总统大选100周年之际。

以威廉·麦金莱(William McKinley,第25任总统,任期:1896-1901)为候选人的共和党人,为古典金本位制辩护。民主党候选人威廉·詹宁斯·布莱恩支持铸造法定比价高于市场兑换率的银币,并以让当代人记忆犹新的“金十字架”演讲,煽动通货膨胀论者。

麦金莱在1896年选举中获胜。【注:这标识着金本位支持者对自由铸银论(通货膨胀论)者长期斗争的决定性胜利,尽管这场胜利的成果17年后就被美联储的成立所摧毁。】但货币问题将在20世纪被财政政策的风头所盖过。然而,一想到麦金莱之前的大多数美国总统都在讨论的问题,竟从今天的公共话语中这样消失得无声无息,就令我兴味盎然。他们对黄金、白银和中央银行业的意见,不仅在当时是相关的,在今天也是如此。

成立一家中央银行?

在早期的美国,经历了独立战争的通货膨胀之后,人们对于纸币毫无兴趣。实际上,货币政策的讨论聚焦于是否有必要成立一家中央银行。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和联邦党人通过对宪法进行宽泛的解释来拥护成立中央银行(由于宪法未对联邦公司特许经营做出规定)。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第3任总统,任期:1801-1809)和其他反联邦论者,敦促采取(对宪法的)“严格解释”,并反对成立这家银行。1791年,汉密尔顿和杰斐逊都向联邦论者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第1任总统,任期:1789-1797)给出了各自的解释。华盛顿站在汉密尔顿一边,签署了创建“美国第一银行”的法律。

在联邦论者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第2任总统,任期:1797-1801)执政期间,规定了所有外国金币都不再是法偿货币。亚当斯也签署了一份公告,让西班牙银元从类似的白银立法中获得了豁免。当时美国采用了双金属的货币价值标准(双金属本位制),金币充当高面额硬币,银币充当小面额硬币。

采用双金属本位制是一回事;面对波动的市场价值而维持它是另一回事。格雷欣定律指出,人们倾向于将贬值的硬币(那些价值被政府高估的硬币)留在流通当中,而把价值被低估的硬币囤积起来。由于白银的价值被高估,黄金开始从流通中消失。

托马斯·杰斐逊甚至在就任总统之前,就竭力解决这个问题。杰斐逊观察到西班牙银元银含量不同,建议由政府加以鉴定。这导致了1792年《铸币法》。

杰斐逊反对中央银行的部分原因,在于他认为这个机构会损害农业部门,同时迎合了商业和金融利益集团。杰斐逊虽然对美国银行持批评态度,但在总统任上,并没有直接危及这家银行的存在。然而,当银行特许状于1811年到期时,他对于宪法的解释,让公众舆论倒向了反对这家银行。他的继任者詹姆斯·麦迪逊(James Madison,第4任总统,任期:1809-1817)否决了一项重颁银行特许状的法案,尽管他个人信赖中央银行业。

不幸的是,1812年战争导致了硬币暂停兑现和州立银行的通货膨胀。这造成了美国第二银行在麦迪逊的第二个任期内成立。总统詹姆斯·门罗(James Monroe,第5任总统,任期:1817-1825)和约翰·昆西·亚当斯(John Quincy Adams,第6任总统,任期:1825-1829)在各自任期内支持中央银行。

杰克逊民主党人

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第7任总统,任期:1829-1837)在19世纪中叶对货币政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杰克逊否决了一项给美国第二银行重颁特许状的法案,并签署了1836年《铸币流通令》,要求用黄金清偿联邦债权。【注:《铸币流通令》是美国总统杰克逊根据《铸币法》于1836年发布的一项行政命令,由其继任者范布伦总统执行。它要求购买政府土地必须采用金银而非纸币来支付。】在向国会发表的年度致辞中,杰克逊对于货币问题的讨论,比其他任何总统都要丰富。

在那个时代,货币问题不仅仅是经济学术上的讨论;它源于地区甚至阶级的政治。杰克逊认为,中央银行在大企业与政府之间建立了一个联盟,让少数人受益,而让大多数美国人付出了惨重代价。

杰克逊在1829年说:“创建这家银行的法律合宪性和合宜性,都受到了我们大多数同胞的质疑,所有人都必须承认,它在建立统一和健全的货币这个最大目的上失败了。”他在1830年又宣布:“对于目前组织起来的这个机构,我们许多公民顾虑的危险丝毫没有减轻。”

1831年,国会重新授予美国第二银行特许状,但杰克逊否决了该法案。【注:杰克逊否决的意见超过7500字。】 杰克逊说,

“令人遗憾的是,有钱有势者常常使政府的行为屈从于他们自私的目的。(…)当这项法案承诺(…)让有钱人更富有,让有势者更强势,社会的卑微成员—— 农民、机械师和劳动者(…)就有权抱怨自己政府的不公。”

废除中央银行是杰克逊1832年成功竞选连任的基石。他向《独立宣言》最后一位在世的签名者查尔斯·卡罗尔吐露心声,“要么银行走人,杰克逊留下;要么银行留下,杰克逊走人。”杰克逊再次当选总统后,杰克逊于1833年抨击了银行官员,因为他们“积极利用银行的钱影响公职人员的选举(…)违背了特许状规定。”

在第二个任期内,杰克逊通过将中央银行资产移给被批评者称为“宠儿银行”的州立银行,进一步狠狠打击了中央银行。他将中央银行称为“祸害人民的东西”,并将金币描述为“一种良性且便携的货币。”1836年,杰克逊签署了《铸币流通令》,增加了金币数量。【注:《铸币流通令》出自于密苏里州联邦参议员托马斯·哈特·本顿之手笔,他因支持黄金的观点,而得到“老金条”的绰号。】同年,他提议暂停发行所有面值低于20美元的纸币。杰克逊说,

“达到这样的结果,将塑造我们国家历史的一个时代,这个时代将被我国自由和民主每一位真正的朋友所津津乐道。”

杰克逊不是货币民族主义者;他认为没理由不让外国金银币和本国铸币竞争。在两项单独的法案中,杰克逊主义者将所有外国金、银币的流通统统合法化了。在他的告别演说中,杰克逊警告说:“纸币体系(…)本身没有内在的价值(…)容易发生巨大而突然的波动,从而陷财产于不安全,让劳动者薪酬变得不稳定和不确定。”他抨击法定货币和中央银行破坏了自由制度。

马丁·范布伦(Martin Van Buren,第8任总统,任期:1837-1841)延续了杰克逊的政策。他付诸行动的头等大事,就是对付1837年大恐慌。范布伦的解决方案是:坚持金本位制,并提议成立一家独立金库,以进一步从央行支持者手中夺取联邦政府的控制权。1840年,国会通过了一项建立独立金库的法案(《独立国库法》),范布伦称之为“第二次独立宣言”。

辉格党人威廉·亨利·哈里森(William Henry Harrison,第9任总统,任期:1841年),1812年战争的英雄,在1840年竞选期间,被顾问告知要在货币问题上“严格封口”。哈里森在任职一个月后就去世了。他的继任者约翰·泰勒(John Tyler,第10任总统,1841-1845)否决了两项成立新美国银行的法案,称之“违宪”。在第二次否决后,中央银行论者要求泰勒,要么遵守辉格党控制下国会的意见,并签署法案,要么辞去总统职位。泰勒予以拒绝。

民主党人詹姆斯·波尔克(James Polk,第11任总统,任期:1845-1849)恢复了杰克逊的政策。作为一名国会议员,波尔克身为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和重颁银行特许令状的呼声作斗争。他的继任者,辉格党人扎卡里·泰勒(Zachary Taylor,第12任总统,1849-1850),美墨战争的英雄,对这个问题上三缄其口。辉格党人米勒德·菲尔莫尔(Millard Fillmore,第13任总统,1850-1853)推翻了杰克逊主义政策,设计了一套货币体系,这就是1863年《国民银行法》的前身。

格雷欣定律最终在19世纪50年代初让金银复本位制尝到了恶果。随着加利福尼亚州新矿的发现,黄金产量迸发,随后出现爆炸式增长,导致金价相对于银价下跌。银币迅速从美国消失。作为回应,民主党人富兰克林·皮尔斯(Franklin Pierce,第14任总统 ,1853-1857)支持黄金单本位制。【注:在黄金单本位制下,美元仅被定义为黄金的一定重量,而白银则按其称重流通。这是“自由金属主义”的一个例子,允许两种或两种以上的金属硬币在相同范围内自由波动。】和黄金相比,白银不再被严重高估了,并且继续流通。皮尔斯选择了暂时的金本位制,不过持续时间有些短促。

杰克逊主义方案部分在詹姆斯·布坎南(James Buchanan,第15任总统 ,任期:1857-1861)执政期间被废除。在一场货币民族主义的炫耀卖弄中,除了西班牙裔美国人的银辅币以外,外国硬币的法偿货币权被废除了。但不是其他哪位美国领导人,而正是下一任总统,将彻底改变杰克逊主义者的“硬通货”反央行政策。

林肯通货膨胀

对于仰慕者来说,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美国第16任总统,任期:1861-1865)被铭记为“联邦统一之父”。但是,第一位共和党总统在货币事务上,是一名通货膨胀论者,他的政策导致了今天仍会见到的后果。为了支付内战的费用,林肯放弃了金银铸币,并推出一种纸币(“绿背美钞”),导致了严重的物价上涨。

联邦支出因内战而大幅增长,从1861年的6,600万美元增加到四年后的13亿美元。林肯起初试图用政府债券为战争融资,但因公众对于硬币兑现的需求,兑现在年底暂停。林肯靠签署通过1862年《法偿货币法》(该法案授权用美元来支付战费),利用了美国的纸币不可兑换成硬币的这一事实。纸币发行量最初限制在1.5亿美元,可第二轮1.5亿美元很快于7月获批发行,第三轮1.5亿美元在1863年初获批发行。到1864年中期,1美元黄金价值为35美分(即贬值到原购买力的35%)。不过在战争结束时,由于投资者对未来赎回黄金的预期,它们回升至69美分。从1860年到战争结束,物价上涨了110.9%。

毫不奇怪,美钞对黄金贬值,导致林肯将“黄金投机者”当成了替罪羊。在不能管制黄金市场的情况下,他在1864年中期通过一项禁止所有黄金期货合约并对其实施严厉处罚的黄金法案,试图摧毁黄金市场。然而,公众的反对迫使该法案于当年就被废除掉了。

林肯任期的另一重要影响,是建立了一个准中央集权的、部分准备金的新银行体系,给最终于1913年成立的联邦储备体系奠定了基础。1863年的《国民银行法》永远结束了联邦政府与银行业的相互分离。林肯以联邦主义/辉格党的中央银行政策为基础,将“软货币”的传统永久地植入美国。

战后,公众恢复金币的诉求趋于强烈。由共和党人安德鲁·约翰逊(Andrew Johnson,第17任总统,任期:1865-1869)签署的1866年《贷款法案》规定从市场回收美钞。但约翰逊拒绝在1869年签署一项本来规定要恢复硬币流通的议案。这项任务落到共和党内战英雄尤利西斯·格兰特(Ulysses S. Grant,第18任总统,任期:1869-1877)身上,成为他上任后头一个行动。1873年恐慌并未动摇格兰特对通货膨胀的担忧;他否决了一项提议增发美钞的议案。1875年,格兰特签署了另一项法案,发誓十年内恢复硬币兑现。

金本位

1879年,在共和党人卢瑟福·海耶斯(Rutherford Hayes,第19任总统,1877-1881)执政期间,最终恢复了对硬币的兑现,但由于《布兰德-埃里森法案》,美钞既可用金币可用银币兑现。1877年,密苏里州代表,众议员“银迪克”布兰德倡导一项规定可自由无限制地铸造银币的法案。这项法案得到了美国西部新兴民主党“白银集团”的支持,并呼吁高估白银相对于黄金的价值。

1878年,爱荷华州参议员威廉·艾利森对该法案进行了修改,他在民主党人自由铸银论者和保守共和党人商业利益集团之间达成了妥协。《布兰德-埃里森法案》允许发行有限的银币,并要求财政部每月购买200万至400万美元的白银。海耶斯否决了这项立法,但他的否决又被推翻了。

共和党人詹姆斯·加菲尔德(James Garfield,第20任总统,任期:1881年)敦促政府以黄金偿还债务。虽然他反对自由铸银论者,但加菲尔德就在他被暗杀之前,表达了对双金属本位制的兴趣。共和党人切斯特·亚瑟(Chester Arthur,第21任总统,1881-1885)呼吁废除《布兰德-埃里森法案》。亚瑟在1881年说,“它们[银券]构成了对纸币的不必要的补充”,在1882年说,“至于银币的铸造和银券的回收,我看不出有什么可以改变的,却看到很多可以证实(这些)情绪的东西。”

民主党人格罗弗·克利夫兰(Grover Cleveland,第21、23任总统,任期:1885-1889,1893-1897)可能是有史以来拥护金本位的最伟大总统。在他第一个任期内,当民主党人在货币问题和民粹主义上出现严重分歧时,他以一人之力保住了金本位制。然而,克利夫兰对于关税的反对,让他在1888年大选中失利。

克利夫兰结束第一个任期,当要离任时,财政部拥有大量黄金储备,但共和党人本杰明·哈里森(Benjamin Harrison,第22任总统, 1889-1893)却耗尽了这些储备。1890年,哈里森签署了《谢尔曼白银购买法案》,要求财政部每月购买450万盎司白银。为了买入白银,财政部发行了一种被称为“国库券”(Treasury notes)的新型纸币。这项法案是民粹主义者的胜利;这些民粹主义者认为,损害农民的通缩可靠自由铸银政策来扭转。通缩势头不减,黄金储备下降,私营银行收紧贷款,1893年恐慌接踵而至。

克利夫兰再次当选并回到白宫。他抨击了《白银购买法案》,认为这是场“危险和鲁莽的实验”。他呼吁废除该法案,以恢复人们对美元的信心。克利夫兰知道格雷欣法则,并在民主党党内为黄金辩护,反对通货膨胀论者。国会试图妥协,但克利夫兰不肯让步,于是《白银购买法案》被废除掉了。克利夫兰是最后一位支持黄金的民主党总统。民粹主义者(其总统候选人在1892年赢得了100多万张选票)四年后作为布莱恩的支持者回归民主党。

留给今天的经验教训

麦金莱在1896年的胜利,也孕育了中央银行和政治操纵的种子,导致了20世纪猖獗的通货膨胀。民主党不复是杰斐逊、杰克逊和克利夫兰那样主张自由放任和支持硬通货的伟大政党,共和党不久也成了“法团国家”(corporate State)的政党。

共和党人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第26任总统,任期:1901-1909)呼吁在货币体系中采纳更多的立法和弹性。到1906年,他呼吁“大幅增加小面额纸币的数量”。威廉·霍华德·塔夫脱(William Howard Taft,第27任总统,任期:1909-1913)甚至走得更远,在他的就职演说中宣布,

“要进行的一项改革就是(…)对我国货币和银行法的修改,以确保更大的弹性(…)以免法律限制运用来增加金融恐慌的窘迫。”

到了这个时候,美联储的成立已成定局,美国旋即背负上了通货膨胀的部分准备制度,这种制度至今仍在决定着美国的货币政策。【注:美联储——当今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中央银行,最终于1913年在第28任总统威尔逊手上成立。】

美国历史上,硬通货拥护者有着光荣的传统。恢复这种传统,对我们的经济福祉至关重要。此外,在1971年美元和黄金之间最后几缕联系被斩断后,美元的贬值危害到了所有的美国人,即使这被大多数民选官员所忽视。【注:第37任尼克松还做了一件影响更深远的事情:1971年8月15日,单方面宣告“美国政府停止外国用美元兑换黄金”,亲手撕毁布雷顿森林协议,向全世界说:“赖账了!”】然而,经济规律是不可能被废除了。宽松的货币政策在任何一个世纪都会导致通货膨胀。有关硬通货的真相,被历史上我们许多最优秀的总统认识到的这些真相,需要被重新带回到公众的目光之下。

比特币打赏地址: 1MpN7nQa49ZLehNcY9GVy8iGi3uZa5GRrN

目前尚无回复
Tu ne cede malis, sed contra audentior ito © 2015 - 2019 MisesCircle.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1.5.4.6
Inspired by V2EX